汀江污染再调查:紫金矿业是众多官员最佳养老院

2010-7-20 08:11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收藏到BLOG
  “紫金矿业与当地政府之间的牵扯就好像一棵大树,你很难想象下面的根系究竟有多长、多复杂。”福建上杭一位知情人士如此形容。

  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因污水泄漏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而公司与当地政府之间的深层关系更是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到底有多少政府官员投身紫金矿业?公开资料显示这一数据为20多人。但据当地政府知情人士透露,达不到上市公司公开级别的官员实际上远远不止此数。

  “仅仅是我知道的就至少有50多人。”上杭县一位要求匿名的政府官员如是表示。不过,这一数据记者还无法从当地政府或紫金矿业得到核实。

  最好的养老院

  7月17日晚,在紫金矿业修建的上杭最好酒店金叶大酒店旁,幽暗的路灯照着汀江河水默默流淌,河对岸“企业、员工、社会,协调发展”的紫金矿业标语若隐若现。此时,昼伏夜出的烧烤摊早早占据了县政府门前的广场;而广场边紫金矿业捐赠的大屏幕并未亮起,只是一片漆黑。

  “紫金矿业这池浑水真的很黑!”几杯啤酒之后,上杭县政府官员吴敏江(化名)坐在烧烤摊前对记者表示。尽管已在政府部门任职多年,自己也享受到紫金矿业的诸多好处,但对紫金矿业的乱相,连吴敏江也表示实在看不下去。“好好的汀江,就这样被企业给毁了。”这也是他愿意接受记者采访的原因之一。

  据吴敏江介绍,在紫金矿业上市之初,由于当时黄金价格低廉,原始股的推销饱受冷遇,上杭县委、县政府曾动用行政手段,要求下属各行政单位购买紫金矿业原始股,所以很多行政单位都有公司的原始股。而这后来也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上杭地方官员退休后,最大的理想不是去福州、厦门养老,而是跑到条件更差的矿山里,你觉得怪不怪?”吴敏江说,“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紫金矿业可以开出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年薪,也就成了最好的‘养老院’。”

  而像吴敏江所描述的,从政府部门转投到紫金矿业工作的人并不少。公开资料显示,今年65岁的原上杭县人大主任林锦添曾担任紫金矿业的党委副书记,如今改任党委常委;至今仍未退位的县政协主席温文标兼任该公司党委副书记;原县人大副主任范志喜退休后任该公司党委常委;原县党校校长郭文生任该公司总裁办主任;原县体改办主任、文化局局长黄连池任该公司宣传部长……

  “许多官员在紫金矿业捞得了太多好处。从上到下,就我所知道的,在紫金矿业工作的政府部门官员就有不下50个。”吴敏江称。

  而在这其中,郑锦兴尤为典型。去年6月18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郑锦兴因工作变动请辞。同日,武平县人大常委会任命郑锦兴为武平县副县长。郑原是武平县政府的公务员,后任上杭县副县长。2006年8月,郑辞职下海,到紫金矿业做监事。在紫金矿业“淘金”近3年后,又回到了官场,并保持级别和职位没有变动。

  紫金矿业与政府部门之间究竟有多少人事上的联系?又有着多少利益纠葛?恐怕谁也说不清。不过,对于政府官员至少有50人在紫金矿业任职的情况,当地政府以及紫金矿业方面均讳莫如深。

  在向紫金矿业核实无果之后,记者致电上杭县政府求证。上杭县宣传部门负责人表示“对此类现象并不了解”,后又称“我们只管接待”并挂断了电话。

  发展之惑

  “公司管理层、经营层对紫金的未来依然充满信心,我们一定会把紫金做得越来越好。”7月18日晚,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接受多家媒体集体采访时如是说。

  就在陈景河此番表态前几个小时,远在北方念大学的上杭本地居民郑敏在夕阳下再次来到汀江河边,怅然若失。“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去野炊,汀江清澈见底,我们在河边戏水、煮饭、捉鱼,好不快乐;而现在,污水横流,鱼儿都死光了,连自来水都已经不再敢喝,曾经美丽的汀江,就这样消亡……”面对曾经的美好回忆,郑敏感慨万千。

  但另一方面,郑敏的父母在紫金矿业拥有股份,同时也获得了丰厚回报。凭借这些年的分红,他家里买了车,买了房,自己也如愿考上了好大学,生活条件远比同龄人优越。

  “实际上,很多当地人都处于矛盾之中,这里面也包括紫金矿业和上杭县政府部门的人士。一方面,紫金矿业作为当地仅有的支柱企业,希望其快速发展,为当地财政作出贡献;但另一方面,一味追求速度往往带来环境保护工作的缺失,牺牲了自然环境。”一位上杭当地政府官员表示。

  上杭县同康村因为紫金矿业上市而全村暴富,许多家庭的财产从当初的几千元疯狂地翻了几百倍。而在整个上杭县,紫金矿业占据当地财政收入的比例一度曾高达70%之多。

  作为中国第一大金矿,紫金矿业在福建上杭影响力之大超出了记者的想象。公开资料显示,上杭县国资委为紫金矿业的控股股东,占股权比例为28.96%。在紫金矿业崛起之前,上杭县在过去几十年均为福建地区的贫困县,而在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紫金矿业的兴盛,该县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裕之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上杭采访期间,有当地老干部介绍,对于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大多数普通民众无奈地选择沉默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到县政府和环保局上访、举报,但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小小的一个环保局能够决定什么?”

  面对外界对于紫金矿业与当地政府部门关系过于亲密的质疑,陈景河回答得十分简洁:“媒体上好像说环保部门跟我们合伙穿一条裤子,对我们监管不严,绝对不是这么回事,现在盯得很紧很紧的。”显然,陈景河也面临着紫金矿业和当地政府部门之间的权衡。“围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负责;之外的事情政府负责。这事后来就是政府主导了,就是围墙外面的事情了。”陈景河如是说。

  而紫金矿业的信息披露也备受各方质疑。一种普遍的说法是,长达9天时间未披露也正是因为紫金矿业和地方政府“兄弟”般的关系。

  最新新闻

  泄漏事件再次升温紫金矿业被立案调查

  随着有关部门对紫金矿业“7.3”渗露事件专项核查的深入,投资者对此事的关注也再次升温。紫金矿业 20日公告称,公司19日接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一案正式被立案调查。

  7月3日下午,紫金矿业所属的福建省上杭县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内酸性含铜污水出现泄漏,导致含铜酸性污水进入汀江,水质的污染造成大量鱼类死亡。然而直到12日,紫金矿业才发布公告承认事故发生。14日,公司接到证监会福建监管局《关于对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专项核查的通知》,对此次事故信息披露问题进行专项核查。

  据悉,公司在18日召开过临时董事会议,通过了《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加强环境安全工作的特别决议》,同时发布《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致歉信》,就此次事件作出深刻的检讨。公司表示,在立案调查期间,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福建监管局的调查工作,并严格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有关本次事件造成的直接、间接经济损失,将在事故调查认定及恢复重建方案确定后,给予及时公布。

  分析人士指出,从专项核查到立案调查,充分显示出证监会对此事的重视,对打击此类泄露污染事件将做出一个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