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水有多深 公关信就有多厚

2010-7-26 09:53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前往福建上杭县采访紫金矿业污染事故的多家媒体记者今天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在采访期间均遭遇了紫金矿业的公关。

  对“封口费”公众并不陌生。2008年9月20日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发生一名矿工死亡事故。山西干河矿难发生之后,记者争先恐后地赶到出事煤矿――不是为了采访报道,而是去领取煤矿发放的“封口费”,少则上千,多则几万。煤矿方面称,领取“封口费”的记者有四五十人,这其中不乏很多“假记者”,而且“封口费”的发放持续了数日。“封口费”没能“封”住事件真相,却让“封口费”一词从此流行,而且引发了人们对舆论监督公信力的焦虑与反思。 大凡在舆论事件中肯拿出“封口费”试图摆平媒体的单位,都是因为家里藏着“死耗子”,否则不会白搞“感情投资”的。那么,除了已经曝光的污染事实与官员背景外,紫金矿业还有什么要拜托记者“口下留情”的呢?就在昨日紫金矿业引用福建省有关部门的说法,称日前媒体关于由于紫金矿业污水泄漏,导致汀江流域广东段检测出致癌物质六价铬超标的报道“严重失实”,并称公司泄漏的污水中并不含有六价铬这一物质。鉴于紫金矿业污染事件陷入重重迷雾之中,公关“信封”能否成为“举报信”,促使事件真相及早公诸于众?

  拒绝“信封公关”的记者是好样的!有人说,媒体是社会良知的代表;记者,是公平正义的守望者。的确如此,如果在一起轰动的新闻事件中,当事一方竭力掩盖事实真相,竭尽阻挠之能事,以减轻或免除自己的罪责;而出于某种利益捆绑,当地政府立足“家丑不可外扬”,讳莫如深;相关职能部门更是“有难同当”、“一致对外”,那么,媒体的声音就显得弥足珍贵而至关重要,成为诉求公正的最后通道。倘若媒体也在利诱之下出卖自己的话语权,这最后一道防线就全崩溃了,二万斤大米可就守全了!因此说,在此次“信封公关”中,多家媒体毫不犹豫,坚决拒绝“门缝里塞进来”饱鼓鼓的信封,这就是媒体良知与职业道德的所在,这就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希望所在。只要还有守望者,社会正义的大厦就不会坍塌。

  但是,话又说回来,先后到上杭县采访紫金矿业污染事故的媒体有20多家,到底有多少记者被“公关”,目前尚无证据证实,其中是否有记者收了“信封”未退回,也不好妄加猜测。就是说,有记者拒绝,也有可能有记者“笑纳”。“封口费”之所以屡试不爽,就是因为它的功效并没有因大部分记者坚守规则与道德底线而就此完全失灵,也并不是像有人说的那样,信息的多元化和控制方缺乏必要的能量,“封口费”封不住真相的溢出就会退出历史舞台。“封口费”仍然在特殊时期、特殊情形下发挥化解危机之效正是有的记者见利忘义,“吃”了人家的东西嘴软,在曝光的时间上、内容上、力度上,甚至是采访主题的选择,报道基调的确定上完全向有利于对方的方向发力,所谓“随得主家意,玩得好把戏”!在紫金矿业的信封公关中到底有多少记者“被俘虏”,这是一个可能被揭晓的答案,还是一个永远尘封的谜底?

  腐烂的臭肉总是要隆重欢迎苍蝇的到来。一家海外杂志驻闽记者要让紫金矿业在世界最顶级的企业家杂志上“亮亮相”;有一些网站曾主动打电话给紫金矿业,表示可以花钱删帖。在紫金矿业宣传部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某报社开出的15万元的广告发票。人们也许不会忘记,曾经在发生矿难的山西忻州,出现了好几个“记者村”。一些城乡无业人员冒充记者,向煤矿诈钱,屡屡得逞。甚至当地政府部门为不被曝光,常常会命令煤矿摆平这些“记者”。那么,对紫金矿业“投其所好”的“记者村”折射出怎样的利益链条?丑陋的交易又将为新闻监督公信力涂上多少污点?他们精心策划的“广告”又将有多大的回天之力?固然,他们不能将紫金矿业直接“漂白”,但乐于支付“广告费”的主人与“后台老板”笃信媒体的“妙笔生花”必将带来凤凰涅磐般的转机。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紫金矿业宣传部负责人信誓旦旦:“信封公关”一说“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又斩钉截铁地表示“如果真的有人给记者送钱,我们坚决开除”。开除送钱的人?这岂不是在向城管学习,开除打人惹事的“临时工”?岂不是外科医生治箭伤,剪断外面的箭柄了事?至于钱的主人与为何要送钱,就随着送钱者的被开除而划上句号吧!?

  “信封”公关就是一面多棱镜,折射出了社会百态。它的出现让紫金矿业这起污染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人们不禁要问,紫金矿业的水到底有多深?!所幸的是,还有不为“封口费”折腰的记者在,让人们对紫金矿业层层包裹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