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显示人类对梦的控制能力正飞速增强

2010-10-23 21:30 来源: 科技日报
收藏到BLOG

  在今年轰动一时的影片《盗梦空间》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梦境世界可由人随意操控。而英国《每日邮报》网络版10月19日发表的一篇报道指出,现实情况正逐渐向这一步迈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清醒梦”的体验,而人类对梦的控制能力正在飞速增强。


“清醒梦”变得常见

  “清醒梦”(lucid dreams)也被称为清晰梦,即所说的“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梦,意指人在睡眠时,大脑中掌管语言和运动的部分处于半清醒状态,甚至拥有清醒时候的思考和记忆能力。

  这种意识清醒时所做的梦,并非常见的“白日梦”。“白日梦”属于冥想或幻想,不进入睡眠状态中;但在“清醒梦”里,梦主自己能控制故事情节发展,或者说,将表层意识中一直念念不忘的愿望在梦中实现,因此多数有过这种体验的调查对象,会因在梦中实现愿望而感到莫大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一项早年间统计显示,能多次且自然经历“清醒梦”的人少之又少,普通人须经由训练——如清醒再入睡(WBTB)法、周期调校技巧(CAT)等才能引导进入“清醒梦”。

  不过最近研究发现,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中做过“清醒梦”的人数增加了10%至40%。到现在,做出一个“清醒梦”已不是什么稀罕之事,约每8个人中就有1个人曾体验过它的奇妙。斯旺西大学梦境实验室教授马克·布拉格罗夫更认为,“人类在做梦时的能力正发生变化”,已越来越擅长控制自己的梦境。

  可惜的是,对于人数增长背后的原因以及是何种因素频繁触发了“清醒梦”,至今不得解。布拉格罗夫表示,现在引导“清醒梦”出现的手段甚至已简单到只需人们读到或听到过有关清醒梦的事情就可以。“有时,我在演讲中谈及清醒梦,次日就有人告诉我他回去后刚好体验了一回。”布拉格罗夫说。


由探索梦到自控梦

  构建了大热荧幕影片《盗梦空间》的概念就是“清醒梦”。主角在自己或他人的梦境中穿越游走,制定匪夷所思的场所,捏造梦的发展情节,甚至“一梦套一梦”以达到影响梦中人潜意识的目的。人的梦乡中竟可有巴黎市区翻转折叠、海边高楼接踵坍塌,人们在震撼之余亦开始探究梦背后的神经元与树突。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目前通过名为“大脑起搏器”的设备植入脑细胞,向大脑具体部位发送电脉冲信号,就能将非常原始的信号注入大脑。该方式中,“大脑起搏器”能以脉冲影响特定的神经元,医学上用于减轻类似帕金森氏症的症状,但至少在现阶段,靠它植入较高指令思想还纯属虚构。

  人们不能轻易进入他人梦乡,但控制自身梦境的过程却与影片描述相似,可以引导梦中的行为,或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观赏梦境的幕布缓缓开启。只不过,现实中的“清醒梦”情形没那么华丽。

  拉夫堡大学睡眠研究中心吉姆·霍恩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梦其实就是“精神的电影”,是保持人们处于睡眠状态的一种古怪“消遣”。而美国哈佛大学给出的结果表明,大脑在做“清醒梦”时正在努力工作,大脑一些区域的活跃程度与清醒时完全类似,正如影片中人可在梦境里按计划完成任务。

  有趣的是,研究还指出,易做“清醒梦”的人拥有类似的性格特征:他们比较富有创造性,同时注重个人责任而不是让社会承担责任。

  其实早在1968年,西利亚·格林所著、世界第一本承认“清醒梦”具科学研究潜质的书就已出版,但至今人们仍对它模棱两可。而不要说“清醒梦”,人们甚至还不十分清楚普通梦的活动。马克·布拉格罗夫的进一步研究认为,做梦可能会有助于记忆,因为梦境涉及到5天至7天内的大量信息。他以噩梦为例,指出这是清醒时一些挂念的反映,5种最为普遍出现的噩梦是:跌落、被追赶、麻痹瘫痪、迟到及所爱之人逝去。而梦见脱发和掉落牙齿的人以女性居多,则有可能反映了女性对容颜衰老的一种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