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女性健康计划”终结激素替代疗法百年争论

2011-5-03 08:57 来源: 科学时报
510 收藏到BLOG

  激素替代治疗是指通过补充外源性雌性激素,治疗绝经期女性出现的各种症状并预防由此导致的疾病。有关激素治疗与女性健康的利弊之争长达100多年。如今,美国“女性健康计划”的一个研究小组在近日出版的《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上报告指出,只服用雌性激素的女性患乳腺癌和心脏病的风险显著下降,新结果出人意料。对此,《纽约时报》发表评述文章,回顾女性健康的研究历程。

  一个多世纪的争论

  1898年,一名年轻女性在卵巢切除后出现严重的潮热,德国的医生们让她服用新鲜的奶牛卵巢。这成为女性医学上的一个里程碑,开启了用原始激素并最终用商业预备药物缓解绝经期症状的时代。从而也开始了一场似乎没有止境的争论:用药物治疗绝经期女性的安全性和必要性。

  到了20世纪60年代,尽管科学家和女性健康主义者强调需要更多的研究以评估药物风险,甚至警告说绝经期不需要像对待一种疾病一样服药或治疗,但制药公司和医生们仍然积极推动用激素让女性永葆青春。

  1991年,当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迎来历史上第一位女院长伯纳丁·希利(Bernadine Healy)博士时,人们认为这场女性健康与激素之间的争论有望结束。希利决定开展一项针对中年女性健康的大型研究项目——“女性健康计划”。该计划耗资6.25亿美元,主要研究更年期激素、钙、维生素D补充剂和低脂饮食治疗的风险利弊。

  “女性健康计划”于1993年启动。这项里程碑式的研究征集了16万名女性参加,其中2.6万人参加了激素研究。科学家们希望能得到预期结果,比如激素能预防女性慢性疾病,如心脏病等。但激素项目的结果出人意料,颠覆了传统观点。随机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尽管雌性激素和黄体酮的混合使用可减少绝经后女性罹患某些疾病的风险,但这种治疗增加了她们患乳腺癌和心脏疾病的风险,弊大于利。2002年7月,NIH提前中止了这项研究。

  这一事件震惊世界,相关新闻让女性们急忙放弃治疗。然而,之后的其他数据又推测情况并非如此糟糕,使用激素的风险取决于女性的年龄。来自这一计划的更多报告认为,雌性激素增加了中风的风险,与雌性激素和黄体酮混合使用相关的癌症最具致命性。

  最新的激素替代治疗研究则发现,单一的雌性激素治疗与某种乳腺癌的更低风险率有关。《纽约时报》的文章认为,虽然这一发现不太可能改变医学实践,但给接受这种治疗方式的女性以信心。

  研究让真相更近

  不同的小组对混合激素和单一雌性激素治疗的研究结果有很大差异,在女性中引起混淆,目前更大的挑战则是如何解释这些数据。一位读者在《纽约时报》的博客上写道:“我对女性雌性激素替代治疗的研究彻底失望。”

  参加“女性健康计划”的研究人员指出,在多年有关激素的坏消息后,认为雌性激素对特定女性有益的最新结论只是证明了科学研究的价值。这篇《美国医学会期刊》论文的作者、西雅图弗莱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流行病学教授安德里亚·Z·拉克鲁瓦说:“我认为这是做大规模随机试验的特性。你可能会得到你不期望的结果。”

  《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毫无疑问,在这项研究计划之后,科学家们对中年女性健康有了更多的认识。而且,他们还发现,停经多年后的老年女性接受激素治疗以预防慢性疾病会有风险,这将大大增加罹患心脏病、乳腺癌和其他综合征的风险,这在今天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医生们会给所有年龄段的女性以处方激素。

  乳腺癌研究员苏珊·娜吾长期从事女性健康活动,她说:“女性健康计划挽救了许多生命,我认为我们应该庆祝这样一个事实:我们最终对女性健康进行了研究,这是我们一直为之艰苦奋斗的事业。事实上,因为我们对生物学和科学的认识至今仍不清楚,所以研究结果并不总是清晰的,但这些研究让我们离真相更近了。”

  现在大家已经清楚,混合使用雌性激素和黄体酮的女性与只服用雌性激素的女性相比,她们承受的风险并不相同。医生会为仍然拥有子宫的女性开两种激素混合使用的处方,因为黄体酮会钝化雌性激素对子宫的有害影响,但对切除子宫的女性,医生则只会开一种激素。

  混合激素治疗与乳腺癌的高风险有关,因此,这也是医生为什么说女性在选用缓解潮热症状的药物时,应选择最低剂量、并在最短的时间内使用,今天,这些药物上已经标注了癌症风险的警告。

  这项新研究还有其他令人惊异的结果,对钙和维生素D的研究并没有显示出它们的重要效益,对低脂饮食的研究也没有发现它能降低乳腺癌或心脏病的发生。拉克鲁瓦博士说,这些矛盾的结果让女性感到沮丧,她们对制药业也产生了怀疑。

  《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新研究带给我们的最重要一课是:科学总是值得等待。患者应该坚持要求医生给出基于科学证据的建议,而不要允许制药公司或市场的狂轰滥炸来支配患者的健康选择。

  乔安 ·麦森博士是“女性健康计划”的研究员、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预防医学部主任,目前她正在实施一项更大规模的维生素D随机对比试验,她说: “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热情不能超越证据。我们要等待这些随机对比试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