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规模射电望远镜阵列进入倒计时 中科院专家解读

2011-5-03 13:29 来源: 北京科技报
收藏到BLOG

  在2024年,我们就能更精确地监测外星人了!

  目前,由中国、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全球20个国家的科学家们筹划建造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射电望远镜阵列()已经进入倒计时。

  据悉,SKA项目由3000台直径大约15米的较小天线组成。按照计划,SKA项目工程将于2016年开工,在2020年底前完成第一阶段施工,全部工程将在2024年完成。

寻找外星人成为其重要使命

  “在茫茫宇宙中寻找智慧生命就是SKA项目的一项重要使命。”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说,SKA投入使用后,其灵敏度将比世界上现存最先进的宇宙探测设备高出50倍,分辨率高出100倍,而其搜寻速度将会高出1万倍。因此将来它可以更好地帮助科学家们进行宇宙暗能量的探秘,甚至还有可能对外星人进行监听,人类对于宇宙的探索肯定将会有更多激动人心的发现。

  最近10多年来,全球的科学家经过不断探索,已经在太阳系以外发现了数目众多的恒星系统以及类地行星。

  “虽然截止到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地球以外的智慧生命,也没有收到它们的信号,但是这并不能表明茫茫宇宙中仅仅只有地球上存在生命系统及智慧生命。与之相反的是,目前恒星系统以及类地行星的发现,表明像地球这样条件的星球在宇宙中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地球绝对不应该只是个案。世界上的主流科学家也都认为,宇宙中除了地球以外应该还有智慧生命存在,只是因为探测技术的限制或者方法的偏差导致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彭勃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未来这个巨大的射电望远镜阵将会担当起继续寻找宇宙中智慧生命的重任。

用数学来考试外星人

  “这台巨型望远镜就像人类给地球安装的大眼睛,能帮助我们看到视野更开阔的宇宙。”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告诉记者,它也能获取更高分辨率的数据。

  “而分辨率高,望远镜就会变得更加灵敏,也就有可能捕捉到更微弱的信号。当然,这也包括来自外星系生物体的微弱信号。”王思潮告诉记者,一旦接收到来自外星体的信号,地球上的科学家们就会判断它到底是不是来自外星人。要想判断准确,可就要给外星人出道数学题。“因为宇宙中通用的工具就是数学。比如,我们给外星人发出一道数学题:29×31=?答案是899。我们会通过望远镜监听是否会传来899个脉冲信号。也正是利用这个规律,人类可以辨别其他星体上是否存在生命。如果存在,科学家们就会继续发送友好的信息。

  在王思潮看来,人类抱着探索和友好的心态试图去寻找外星人的踪迹,是为了和更大的世界进行一场交流。“有个大胆的设想,如果我们和外星体的生命建立起联系,他们也许有更先进的技术甚至能源来加快人类文明的发展。”

  彭勃告诉记者,其实,人类寻找外星人也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因为目前人类根本无法判断可能存在的外星人究竟是敌还是友,也许发现的会是我们未来的敌人。

  不过王思潮认为,如果外星人是不友好的,人类也会通过对外星系的监听,来提早进行自我保护和防御。

大型望远镜可以监测太阳辐射,降低其对人们造成的伤害

  “人类建造大型望远镜的目的,也是为了寻找更多的自然规律来造福我们的生活。”王思潮对记者表示,天文观测不仅仅是对宇宙未知的探秘,这就像我们用望远镜去监测太阳的活动一样,现在我们都知道太阳要进入活跃期,它的各种小动作会对地球的电网等通信设施形成一定干扰。为了减少它给人类生活造成的灾难性影响,我们必须有预防意识,才能降低损失,更好地保护人类的生存。

  “在很多人看来,天文研究似乎和人类没有关联。实际上,天文研究对我们今天和明天的生活都有着一定影响。”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王俊杰说,举个例子,我们知道太阳辐射的高峰周期是11年。当高峰期到来时,如果人们去海边,患皮肤癌的几率就会更大。如果我们通过监测,进行及时的预报,就会降低太阳辐射给人类健康带来的伤害。

  “关于未来,灵敏度高的望远镜就像更优质的监视器,还能帮助天文学家监测小行星与地球是否有发生撞击的风险性。就像6500万年前的恐龙灭绝一样,人类也有可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巨型望远镜的建造,可以帮助我们预警来自宇宙的灾难。”王俊杰告诉记者,有专家认为,太阳在50亿年以后就会面临死亡,当它膨胀以后,会将地球吞没。而天文研究的深远意义就是帮助人类找到可以移居的星球,继续生存。

中国为何要参与该计划?

  现在,中国正在贵州兴建目前世界最大、口径达500米的射电望远镜,该望远镜建成以后,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宇宙观测将进入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因此,现在,中国参加SKA项目也让不少人感到十分疑惑:既然中国现在已经开始建造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为何还要参加这一合作项目呢?

  对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表示,长期以来,中国的宇宙探索一直落后于世界一些先进国家,目前所造的太空望远镜设备系统比较落后,不仅口径小,缺乏大型射电望远镜,其设备的灵敏度也比较差。

  “虽然贵州的射电望远镜建成以后,中国的单个望远镜口径能达到世界之最,但其灵敏性如何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此外我国的研究能力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因此中国必须积极参与国际SKA这类大型项目的合作。”韩金林表示。

  另外,彭勃也对记者透露,贵州的射电望远镜建设也是中国在参与SKA项目中酝酿出来的想法,如果中国不参与国际合作,就没有这个项目的诞生。

  记者了解到,SKA项目预计将耗资15亿欧元(约合142亿人民币)。但是参与各国究竟该如何按比例投入,中国会承担多少,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还有将近5年的筹备时间,这其中需要有很多的谈判,中国作为重要的参与国之一,我们会积极行动,要让中国未来在该项目的研究中获得尽可能多的利益和研究权限。”彭勃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