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吞了三聚氰胺赔偿基金的利息

2011-6-16 08:51 来源: 羊城晚报
收藏到BLOG

  日前,中国乳协通报了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赔偿情况,通报显示,除已赔付的9.2亿元外,将1.92亿元委托给中国人寿代管。自2009年7月31日至2011年4月30日,中国人寿共支付1048万元,基金银行账户余额1.92亿元。但2年后,数额仍为1.92亿元,剩余资金利息去向未明。

  本应该公开、透明的三聚氰胺赔偿基金,经过舆论质疑和回应,留下了一连串问号:7251万元赔偿资金来自哪些企业?2.3万名患儿未获赔偿究竟是什么原因?赔偿方式为何含糊其辞?每个家长到底是按照什么标准领取赔偿金的……如今,我们还要问:赔偿基金的剩余资金利息去向何处?

  让人意外的是,这么一大笔基金,赔偿范围如此之大,似乎只有两个机构在运作,一个是中国乳协来设立基金,一个是中国人寿负责具体赔偿,既缺乏审计监督也缺乏行政监督,也没有为舆论监督提供方便。更让人不能原谅的是,今年5月份媒体就公开批评这个基金成谜,只有中国乳协简单回应,不见监管部门开口说话。

  面对舆论的追问,有关机构一会儿说“不宜对外报道”,一会儿说“这是国家机密”。连这些糊弄三岁小孩的话都说得出口,究竟是没有拿公众的知情权、监督权当回事,还是赔偿基金背后隐藏着更大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值得追问,更值得去反思:这类事故赔偿基金如何监管,谁来监管,制度上又如何来保障?

  事故赔偿基金不同于社会上的公益基金,带有明显的惩罚性。据观察,这类基金监管几乎处于一种无序甚至是放任自流的状态,既没有专门的制度来保障资金安全和透明,而且赔偿资金使用程序和监督方式缺乏应有规范,几乎是资金的实际操作者说了算。

  以三聚氰胺赔偿基金的剩余资金利息去向为例,据估计,1.92亿元2年多时间的利息至少也有上千万元,这些钱对于后续赔偿至关重要。然而,基金银行账户余额为1.92亿元,利息不知所踪。

  显而易见,像这类预付式的赔偿基金必须有独立的第三方来看管。以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事件赔偿基金管理为例,这一基金由美国政府和英国石油公司以外的第三方机构进行管理,掌管人是著名律师肯尼思·范伯格。而三聚氰胺赔偿基金却是由与乳企有着利益关联的中国乳协来监管。

  肯尼思·范伯格律师曾明确表示,基金必须根据“透明规则”来运作。可见,独立的第三方对赔偿基金的管理是多么重要,而反观我们国家,却缺少独立、可信的第三方机构。这不能不让人遗憾,赔偿的公正性也值得怀疑。

  从各种报道来看,仅有卫生部明确涉及三聚氰胺赔偿问题,参与协调的“相关部门”究竟是哪些部门,不得而知。我们以为,有关三聚氰胺赔偿基金所有的疑问,不仅要追问中国乳协和中国人寿,更要追问谁是这笔赔偿基金的直接行政监管责任人,能否举办专场新闻发布会直面媒体提问?

  有关部门要意识到,三聚氰胺赔偿基金的每一分钱,无论是本金还是利息,都是患儿未来健康的保障,三聚氰胺事件已经对我们这个社会造成了严重伤害,难道还想在赔偿问题上再次伤害社会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