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海水脱盐争议多 环保供水难两全

2010-7-16 17:04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收藏到BLOG
  据《纽约时报》报道,澳大利亚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之一的海水脱盐工程正在其五大城市推进。该项目耗资132亿美元,每天可从处理数百万升海水,使其脱盐成为饮用水。(1美元约合6.77元人民币)预计两年之后,等到最后一家海水脱盐厂建立运转,澳大利亚主要城市饮用水的30%将来源于海水。

  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近十年来,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出现用水紧张的状况,各国纷纷将海洋看成新的水源。澳大利亚更是深受干旱之苦。

  澳大利亚水资源服务协会(Water Service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执行总监罗斯・扬(Ross Young)表示:“对于气候变化,包括气候变化带来的水供给体系变化,我们(澳大利亚人)把自己看作预警试验品。” 罗斯・扬将五个城市132亿美元的投资描述为“为适应气候变化所花费的代价。”

  然而,海水脱盐提供可饮用水的办法并非尽善尽美。事实上,许多澳大利亚居民对于水费的提高颇为不满;环保人士也对海水脱盐厂对环境造成的影响表示担忧,他们认为脱盐厂将耗费大量能源。批评家也称,只需要实施更为严格的节水措施,如要求使用更为高效的洗衣机等,就可以轻而易举从现有水供给中节约出来。

  此外,海水脱盐项目还给澳洲移民带来一定影响。因为此前欢迎移民的澳洲政府曾预测,澳洲的人口将会从现在的2200万增至2050年的3600万。

  澳洲东北部昆士兰州土根镇(Tugun)的海伦・麦亚(Helen Meyer)认为,海水脱盐项目“是巨大的浪费。需要耗费巨资和大量能源。澳大利亚是个干旱国家。我想我们的饮用水可以满足2200万人的生活。等到这个国家有了3600人口,我们该怎么办呀?”

  海水脱盐项目运行良好

  2009年,土根镇一座耗资10亿美元、占地15英亩的海水脱盐厂投入运行。该脱盐厂建在当地机场和居民区附近,为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和东南部其它地区供水。尽管因技术问题,该脱盐厂最近暂时关闭,但据昆士兰东南部水电网管理局(SEQ Water Grid Manager)主席巴里・德里安(Barry Dennien)介绍,该脱盐厂已经为当地提供了6%的饮用水,而且其供水力可覆盖20%的地区。(1英亩约合4047平方米)

  德里安还介绍,昆士兰东南部地区从2000年至2009年间遭受了旱灾。当地的维文霍(Wivenhoe)水库曾经一度只能提供16%的饮用水。

  除了限制用水及为购买雨水储存箱的家庭提供补贴外,该州还花费近80亿美元,修建了澳大利亚最精密复杂的水供给网络。这一系统将水坝和水管道网络进行了改造,使18个独立供水网络相联系,形成单独的一个供水网络。为防止干旱,政府还修建再造水设施,通过回收废水或将海水脱盐“造”水,用于工业生产。海水脱盐的“造”水量可以通过降雨量适当调整。

  德里安说:“正当这个(供水网络)项目运行即将进行的时候,与往常一样,这里下起了雨。但我们已经掌握了一整套操作供水系统的方法,一旦下次有任何干旱迹象出现,我们只需要再建些这种设施,或是运行现有系统。我们还是能够保证供水充足。”德里安补充道,现在该地区的水供给可以满足20年的需求。

  除了土根镇,澳大利亚其它城市也开始新建海水脱盐厂。珀斯市(Perth)于2006年运行了澳大利亚第一座海水脱盐厂,现在又打算建该市第二座。悉尼的海水脱盐厂于2010年初开始运行。另外,墨尔本和阿德莱德的脱盐厂也在建设中。

  几年前,世界上多数较大规模的海水脱盐厂主要在中东地区,尤其是沙特阿拉伯。随着缺水问题全球化,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在美国坦帕湾(Tampa Bay),过去仅有一座大型脱盐厂。而据国际脱盐协会(IDA)总监汤姆・潘克拉兹(Tom Pankratz)介绍,该区官员正提议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建设新的脱盐项目。中国天津最近也新开了一座脱盐厂。

  海水脱盐解决水缺乏争议颇多

  许多环保人士和经济学家反对海水脱盐厂项目的扩张,因为修建成本耗资巨大,而且对环境造成危害。工厂将海水脱盐消耗的电力支出占了整个成本的一半。而澳大利亚的主要电力来源是由会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的煤炭提供。

  批评人士认为,海水脱盐项目反而会使造成澳洲水匮乏的气候变暖问题恶化。为使海水淡化更合理,澳大利亚的脱盐厂正采用新建风电厂或使用其它高价的清洁能源的做法。据水资源服务协会数据,在那些新建海水脱盐项目的城市中,市民水费支出在未来4年内有可能翻一番。

  批评人士指出,还有比海水脱盐更为廉价的供水办法。他们建议采用节约措施,更好地管理地下水储藏和集水地。悉尼科技大学可持续未来研究所所长斯图亚特・怀特(Stuart White)表示:“几乎每个修建了脱盐厂的城市,都没有到达用尽其储藏水的地步。” 怀特还表示,即使不采取严格措施,这些城市节约出20%的用水也非难事。他认为缺水城市需做好“脱盐准备”,即准备制订脱盐厂修建计划,但只有在遭遇严重旱灾时,才作为“最后一招”修建脱盐厂。

  水资源服务协会执行总监罗斯・扬介绍,澳大利亚为每立方米海水脱盐需要花费1.75美元到2美元,这其中包括了脱盐厂的建设成本、清洁能源和其它成本。国际脱盐协会的潘克拉兹认为,澳大利亚脱盐成本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有些国家的环保标准相对不那么严格,所以成本也没有那么高。潘克拉兹说,当今世界上一般的脱盐厂每脱盐1立方米海水的成本是1美元。

  脱盐反对者表示,回收废水既环保又廉价。昆士兰土根镇的居民大卫(David Mason)就表示:“回收的废水听起来不好。但既然世界上的饮用水有限,而且回收水也是从人体出来后,并在过去的2500万年进行了多次净化,也许它并不像听起来那样糟,至少比脱盐的水好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