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和滥种中发展壮大的转基因作物

2014-4-03 13:37 来源: 基因农业
收藏到BLOG

      自从1996年美国开发出第一种转基因作物大豆,这18年来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已经达到全球“滥种”的地步。到现在全世界转基因作物栽种总面积达25亿亩,占全球耕地总面积的12.5%,超过我国耕地总面积18亿亩40%,种植国家总数达60多个国家,转基因食品“泛滥”到全世界无处不吃,已成鲸吞全球非转基因作物的“燎原之势”(firespread,国外评论用语)。

  印度转基因棉的“非法滥种”导致印度棉花生产大革命

  2002年,孟山都转基因棉遭到中国独立开发的转基因棉阻击折戟中原后,转战印度,意图占领印度的棉花市场。但在孟山都移师印度前,印度棉农看到转基因棉抗虫效能极强,已经非法进口了孟山都的转基因棉种子。早在2001年,通过印度的NavBharat种子公司,孟山都的转Cry1Ac基因抗虫棉花已经在Gujarat邦非法偷种了6万亩,印度政府的遗传工程审批委员会(GEAC,相当于中国农业部的转基因作物安委会)下达销毁这6万亩非法栽植的转基因棉花的严厉指令(有点像最近海南要销毁转基因棉,被一众反转控欢呼的事件)。但是所有农民起来反对印度转基因作物安委会不让种植优良棉种的这个反科学指令,不仅让这个指令失效,而且让GEAC不得不放弃对NavBharat种子公司的起诉。结果是以后几年,这个“非法滥种”的孟山都转基因抗虫棉种子在黑市上改名换姓,用不同的名称在印度多个邦栽种,迅速扩大种植面积,到2005年“非法滥种”的转基因棉栽植面积达到1200万亩(增加了600倍。 2002年,孟山都正式攻陷印度棉花市场,从此印度的棉花市场由孟山都占领,现在印度的棉花种植总面积中转基因棉占90%以上。种植转基因抗虫棉后,印度的棉花单产增加了几乎80%(见下图),给印度的棉花产业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

  无独有偶,印度12年前“非法滥种”转BT基因抗虫棉的历史,现在(2013年)在印度再度重演,但印度的这次“非法滥种”不是转BT基因抗虫棉,而是孟山都新开发的抗草甘膦除草剂的棉花RoundupReadyFlex(RRF)。现在印度已经有3个邦(Gujarat,Punjab及 Maharashtra)的农民已经在“非法滥种”RRF。吸取了12年前的经验教训,印度的遗传工程审批委员会GEAC这次没有鲁莽行事,而是引导这种 “非法滥种”转基因作物的印度棉农走上正当轨道。上星期,印度政府的遗传工程审批委员会批准11个转基因品种做田间试验——这一次印度“非法滥种”的转基因作物有可能走上科学的发展道路。

  巴西走私、“非法滥种”转基因大豆导致该国成为世界第三大转基因大豆生产国

  巴西2013年大豆总产量是8800万吨,出口到中国的转基因大豆是3200万吨,赚中国170亿美元。但读者或许不知道,在1998年时,转基因大豆在巴西种植是非法的,但巴西邻国阿根廷已经开始种植转基因大豆,获得很好的增产效果和经济效益,面对这么好的转基因大豆,巴西农民开始走私,从阿根廷偷运转基因大豆到巴西栽种。由于这种走私进入巴西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在巴西表现非常之好,给农民带来很大的经济效益,“非法滥种”的转基因大豆很快就在巴西到处栽种,巴西政府看到阻挡不了这种趋势,于是在12年前取消了对种植转基因大豆的禁令,批准孟山都正式进入巴西大豆种业。然后巴西转基因大豆的发展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巴西的转基因大豆种植面积达到3.92亿亩,占全国大豆种植总面积的90%以上,2013年的大豆总产量为8800万吨,出口到中国的大豆价值170亿美元,其中3.4亿美元交给孟山都作为专利使用费。

  我举上面上面两个转基因作物“非法滥种”的事例,想说明的是:

  第一,别随便对科学上已经证实、商业上已经大量销售的转基因作物随便扣一个“非法滥种”的帽子。这些转基因作物经过18年的科学和商业考验,有坚实的科学依据,那种视其为洪水猛兽的人们是否应该反思一下,他们有什么科学依据来反对这些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没有,一个证据都没有,他们能够拿出来的证据 100%都是那些在自己国家都没有被国家食品安全审批权威机构认可的洋垃圾。我们的媒体这么多年来被洋垃圾指挥棒指挥得晕头转向,乱发议论,给我们国家的转基因种业带来重大损失,这种局面要改变一下了。

  第二,对于转BT基因的作物,现在没有一例证明其不安全的科学例证,我国有关领导部门应该放松对转BT基因作物的审批手续,加快审批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