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钢铁业入冬谁来为减排埋单

2011-10-26 08:23 来源: 科学时报
849 收藏到BLOG

  钢铁脱硫市场的“混乱无序”,让承诺减排的政府“脸上无光”。

  目前,大型钢铁企业对脱硫装置投入较大,而广大中小企业则普遍持“应付了事”的态度,甚至根本没有配套脱硫设备。一些地方政府出于发展经济的考虑,也未对钢铁企业的排放严格监管。

  在实际生产中,节能可以降低运营成本,有经济效益,而减排往往只增加成本。这一现实逼迫企业作出令政府难堪的选择。

  我国钢铁业正在经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又一个冬天,而国家节能减排的要求又对钢铁企业形成双重压力。

  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排放占我国总排放的10%左右,是仅次于火力发电的第二大排放源。但记者在日前的采访中却发现,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国内钢铁企业普遍减排动力不足。如果没有强制性政策出台,钢铁行业全面脱硫将面临一定难度。

  据了解,目前我国大型钢铁企业对脱硫装置投入较大,而广大中小企业则普遍持“应付了事”的态度,甚至根本没有配套脱硫设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我国的钢铁脱硫市场“混乱无序”,而很多地方政府出于发展经济的考虑,也并未对钢铁企业的排放严格监管。

  一个利好消息是,9月7日,国务院全文公布《“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其中提出,“钢铁行业全面实施烧结机烟气脱硫,新建烧结机配套安装脱硫脱硝设施”。

  这条消息同时对钢铁行业提出挑战。目前全国共有约1100台烧结机,按产业政策90平方米以下将全部淘汰,90平方米及以上的503台烧结机必须上脱硫设施。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没有能力配套脱硫设备的中小企业“敬请出局”。

  长期以来,我国钢铁业一直面临着产能过剩、兼并重组、结构调整等问题,节能减排可能成为钢铁业提高准入门槛、重新洗牌的又一次机会。

  纠结的马钢

  “我们这套脱硫设备可以说只有社会效益,没有经济效益。”这是本报记者日前在马鞍山钢铁公司(简称马钢)采访烧结脱硫设备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这其中透着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时的无奈与不安。

  马鞍山,因为地形类似马鞍而得名。马钢第二炼铁厂地处马鞍山脚下。

  9月20日,记者在此采访发现,这里既没有喧嚣的噪音,也没有滚滚的烟尘,高耸的烟囱看不到一丝烟气排放,眼前的景象让人甚至怀疑设备是否在运行。

  这一切都有赖于马钢从西门子奥钢联引进的Meros(最大化降低烧结排放)烧结废气净化系统。

  2009年6月,Meros在马钢投产,次年7月通过验收。经过两年多的运行,目前,二氧化硫排放浓度稳定在200mg/Nm3以下,粉尘排放浓度达到10mg/Nm3,年减排二氧化硫3500吨。据马钢有关负责人介绍,这套系统自去年下半年和政府网站联网监测,脱硫系统和烧结机同步运行率稳定在95%左右,脱硫效率在80%左右,综合脱硫效率达到76%,符合国家综合脱硫率须达到70%的要求。

  这套系统也是该技术在欧洲以外国家的首个应用案例。

  因为是首个案例,Meros的进口范围大于常规项目,这套系统耗资1.2亿元,同时每年还需要3000多万元的运行费用。即使是马钢这样的大型钢铁企业,6台烧结机中目前也只有一台试水西门子技术。

  马鞍山钢铁股份公司副总经理丁毅直言:“好是好,但这么高的投入很难普及。”

  据记者了解,Meros虽然价格不菲,却还不是我国最贵的钢铁脱硫设备——采用氨硫酸铵法的武钢烟气脱硫工程总投资达1.38亿元;太钢烧结烟气活性炭脱硫脱硝与制酸一体化项目工程投资超过3亿元。即使是那些较为便宜的设备,仍需几千万元的初始投资。

  节能与减排待遇不一

  由于一直没有采取强制措施,我国很多钢铁企业并未下大力度减排,数据显示,我国配置脱硫设施的烧结机不足15%。即使是配置了脱硫设备,有些也是应付了事——上面来人检查才开设备,平时只是摆摆样子,设备同步利用率极低。

  “虽然要求同政府联网,真正有效的在线同步数据有多少?很多数据是失真的。我只能说到这一步了。”一位业内人士的直言,给人留下无限想象空间。

  据了解,目前国内能实现排放数据真实在线的企业并不多。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节能环保中心的有关报告显示,我国企业中设备同步运行率能达到80%的只是少数。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钢铁行业节能减排压力非常大,很多企业都没有达到国家一、二级排放标准。

  在中央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政策下,节能减排成为企业的重要课题。但在实际生产中,节能和减排却获得了完全不同的待遇——节能措施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有经济效益,企业积极性很高;而减排措施往往只增加成本,较难推广。

  尤其是现在,中国钢铁企业正在经历又一次寒冬。

  我国钢铁行业不同于石油石化等垄断性行业,是个完全市场化的行业,对国际金融危机波动敏感。

  经济危机之前,钢铁工业堪称“印钞机”,利润率在7%以上。但到了2011年,特别是今年前7个月,我国77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3.08%,甚至低于银行利息。

  丁毅向记者分析:“全球性经济萧条导致国外需求下降,同时内需也不足,只有水库和保障性住房建设需求旺盛,其他国内工业性用材需求全下来了,加上原材料价格一路攀升,钢铁企业的日子不好过。”

  一位有多年从业经历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同质化竞争严重,别说一般产品,现在就连高端产品也是微利,“除非有别人生产不了的产品,否则都挣不到什么钱”。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在经济危机之中,谁来为入冬的中国钢铁企业减排埋单?

  亟待补贴政策出台

  “企业投入上亿,国家一毛不拔,显然不合适。”一位钢铁企业的老总这样告诉记者。这也代表了行业内绝大多数人的观点。在近期举行的多次行业内会议上,与会人士多次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出台相关补贴政策。目前业界提出了减免排污费等补贴方式。

  中国钢铁产能占全球的80%,且以排放较大的中低级厂为主,污染物排放量相当可观。但至今并未形成任何激励机制鼓励企业脱硫。

  “我们希望多出些能鼓励企业积极性的政策。”马钢第二炼铁总厂厂长助理吴朝刚告诉本报记者。

  李新创也表示,国家应考虑到目前我国钢铁行业竞争激励、效益不好的困境,在减排方面给予适当优惠政策,鼓励调动企业积极性。

  “不能做与不做一个样,做好与做坏一个样。我希望是引导性、鼓励性的政策。”李新创说。

  林伯强则指出,火电厂补贴来源于国家对电价的限制机制,但我国钢铁市场完全开放,可以通过涨价走出减排困境。

  “竞争行业讲补贴不靠谱。”林伯强说,钢铁企业的竞争力包括环境成本内部化,钢铁厂上脱硫设备可以进入企业成本,可以涨价。

  但是,由于国家对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监管力度不同,没有配套脱硫设备的中小民营钢铁企业反而由于负担轻、成本低,利润不错。一旦脱硫成本进入价格,大型企业将面临进一步增大的成本差距。

  对此,林伯强认为,钢铁业减排应主要抓三块:提高环保标准、强制性减排和严格监管。通过这三项要求使得所有企业在同一标准下减排。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西门子奥钢联炼铁及炼钢设备部总经理翟玉友将矛头直指公平竞争的问题。“企业没在同一个平台公平竞争。”他一再强调,中国在规范烧结脱硫市场时应考虑两个因素,一是选择性能可靠的技术,提高技术门槛;二是严格监管体系,严格执行环保排放标准。

  “钢铁企业减排仅仅依靠自律是不够的。国家有关部门应出台扶持政策规范市场,给投入多、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更公平的待遇。”翟玉友说。

  西门子冶金技术部销售经理晁国量告诉本报记者,欧洲钢铁业减排监管严格、处罚严厉,所有企业都会严格配套减排设备,因此大家的成本差不多;而国内是“有”和“没有”的差别,对利润影响很大。

  “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起跑,就不会有问题。”晁国量说。

  李新创指出,钢铁行业落后产能过多造成环境压力大。“我国钢铁行业中小企业和大企业最突出的差距就表现在污染排放差距太大,达到国家一级、二级排放标准是所有企业的责任,大企业必须做表率,而中小企业更要下力气解决排放问题。”

  某钢厂污水处理作业区内,一名工人在检测设备。新华社供图

  面临减排困境的不仅是钢铁行业。五大电力集团公司二氧化硫总量减排2010年度及“十一五”考核结果虽然达标,但如果“十二五”期间脱硫技术没有取得重大突破,电力行业减排难度将非常大。数据来源/环保部

“十二五”重点推进工业节能减排

  《“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提出,重点推进电力、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石油石化、化工、建材、造纸、纺织、印染、食品加工等行业节能减排,尤其要推动技术进步,强化监督管理。

  发展热电联产,推广分布式能源。开展智能电网试点。推广煤炭清洁利用,提高原煤入洗比例,加快煤层气开发利用。

  实施工业和信息产业能效提升计划。推动信息数据中心、通信机房和基站节能改造。实行电力、钢铁、造纸、印染等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

  新建燃煤机组全部安装脱硫脱硝设施,现役燃煤机组必须安装脱硫设施,不能稳定达标排放的要进行更新改造,烟气脱硫设施要按照规定取消烟气旁路。单机容量30万千瓦及以上燃煤机组全部加装脱硝设施。

  钢铁行业全面实施烧结机烟气脱硫,新建烧结机配套安装脱硫脱硝设施。

  石油石化、有色金属、建材等重点行业实施脱硫改造。

  新型干法水泥窑实施低氮燃烧技术改造,配套建设脱硝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