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背后 抗生素的无限滥用

2010-8-25 10:21 来源: 金陵晚报
702 收藏到BLOG

  NDM-1,又一个超级细菌来了!

  对于这样的超级细菌,许多人感到恐惧,甚至想到了SARS、甲流。

  对此,南京专家表示,对超级细菌过于恐惧没必要,这不过是细菌与抗生素之间的又一场博弈。

  但,不可否认的是,超级细菌产生背后的原因是抗生素的滥用,而现实中的情况是,抗生素滥用已经极其严重。

  又一个超级细菌来了

  超级细菌,这是大多数报道对NDM-1(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的描述,简单的几个字,却全面概括了这种细菌的“威力”,也因此敲击着人们的神经。

  目前国内外的报道是,NDM-1这种超级细菌最初出现在印度等南亚国家,它因此也被命名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有不少英美游客前往这些南亚国家接受价格低廉的整形手术,使其蔓延到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等国家,目前全球已有170人被感染。而中国香港卫生署早在去年10月就于一名66岁的印度裔男病人的尿液样本中发现了含有NDM-1的大肠杆菌,不过该病人已痊愈出院。

  与此同时,据法新社报道,比利时布鲁塞尔一家医院的医生说,一名曾在巴基斯坦出车祸并在那里接受短暂治疗的比利时男子于今年6月死亡。这名医生没有交代死者身份,只说他在巴基斯坦入院治疗时感染含超级抗药基因NDM-1的细菌。医生曾用强力抗生素黏菌素治疗这名患者,但仍无法挽救他的生命。按法新社说法,这名比利时男子是NDM-1致死第一人。

  之所以将NDM-1称为超级病菌,昨日,南京鼓楼医院感染科吴超主任医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因为这种细菌对绝大多数抗生素都“刀枪不入”,甚至医生手中的王牌抗生素——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也对其无可奈何。

  专家称:没必要如临大敌

  超级细菌蔓延全球、10年内将无药可治……此前对NDM-1的种种报道令人们不由得心生恐惧,昨日,有关这一点,吴超表示,这种过于恐慌的心理其实没必要。

  据专家介绍,超级细菌其实是革兰氏阴性菌的一种,在临床上并不罕见,是常见致病菌的一种,但其基因在长期接触广谱抗生素的过程中发生基因突变,产生了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而这种酶能让大多数抗生素失去功效。

  吴超说,从医生的角度来看,产生这种超级细菌是正常现象,“自从人类发明抗生素以来,细菌等微生物与抗生素之间就不断博弈。人类为了对付致病微生物,不断研制出新型抗生素,而细菌等微生物为了生存,会慢慢适应这种药物环境,并不断地产生变异,形成新的更强大的细菌,以此循环往复,抗生素和耐药菌这对矛盾会一直存在”,吴超说,其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万古霉素对NDM-1依然有效,但机制并不明确。

  吴超同时表示,过去人类也曾面临一些超级细菌的威胁,如上世纪60年代,英国曾出现“广耐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接着迅速传遍全球,当时,人们也担心无药可治,但后来还是被科学家击破。

  吴超认为,对于现在新出现的这个超级细菌,科学家应该也会很快找到对策。

  深层次的原因:抗生素滥用

  尽管超级细菌有没有那么厉害尚存争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正是抗生素的滥用,导致了超级细菌的产生,事实上,吴超表示,在此次超级细菌的诞生地印度,其对抗生素的使用和中国类似,“喜欢用高级抗生素,存在滥用抗生素的状况”,吴超认为,这一点必须引起人们的警惕,对抗生素的使用必须节制,否则人类将付出代价。

  而关于抗生素滥用的情况,南京许多专家曾在不同场合呼吁,本报也曾多次报道。

  江苏省人民医院王虹院长曾在今年5月份举行的一次“临床医学高层论坛”上,就抗生素滥用和细菌耐药发表专题演讲,她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细菌的耐药情况已经相当严峻,“任何一种抗生素一旦问世,短则几年,长则几十年,细菌就会产生耐药性”,如果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们将面临没有抗生素可用的状况”。

  而国内一位知名专家前段时间来到南京某三甲医院,给该院的医务人员授课时,更是当众疾呼,“求求你们,别再动不动就给病人用抗生素了!”

  对付超级细菌,用了十几万元

  住院病人,抗生素使用率高达80%

  有统计资料显示,中国的门诊感冒患者约有75%应用抗生素,外科手术则高达95%。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中国住院患者抗生素药物使用率高达80%,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两种以上抗生素的占58%,远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而在一些小医院,情况更加严峻。

  专家指出,导致抗生素滥用的原因很多,一部分医生因为知识结构问题,对疾病判断不够;与此同时,部分医院存在趋利性,医生违反原则开大处方;而一些患者,对抗生素的依赖也加剧了抗生素滥用的状况。

  南京一家大医院曾接诊一个器官移植患者,好不容易等来合适的器官,做了移植手术,结果术后出现严重的感染,因为感染的是超级耐药菌,“医生是‘飞机’、‘大炮’等重型武器都用上了,还是控制不下来”,最后这位患者在ICU花了三四十万元,其中近一半费用都用在抗生素上。

  南京市儿童医院呼吸科赵德育主任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耐药菌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一些患者甚至出现多重耐药的情况,“有个孩子,北京、上海转了一圈后到我们这儿来,结果我们发现其几乎对所有药物都耐药,也就是说,用什么药都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医生虽然最后通过寻求其他手段挽救了孩子的生命,但过程也相当艰辛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