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包装究竟在展现国人的聪明还是愚蠢

2011-6-21 00:00 来源: 人民日报
621 收藏到BLOG

  产品包装是人类的发明与创造。

  聪明的动物可能只知道储藏食物或设法将食物保存得长久些,而人却知道除此之外,还可把它们包裹得更精致、装饰得更漂亮。这并不是因为动物不够聪明,而是因为食物之于动物仅有果腹充饥之用途,而无交换、买卖之功能。

  本来,对食品、饮品、用品而言,包装最直接的功能是延长其保质期,或使之便于运输、携带且不受污染、损害。除了这些实用功能外,被包装物的商品属性还催生了包装的非实用性功能:以包装增加产品的吸引力,使之好卖并能卖出好价钱。于是便有了过度包装

  中国古代有个“买椟还珠”的故事:“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羽。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尽管卖珠者很沮丧,但买椟者却很欣然。这个故事既讽刺了喧宾夺主的卖珠者,也讽刺了舍本逐末的买椟者。

  现代人可比古人“聪明”多了。倘若遇到如此这般“买椟还珠”的傻子,如今的厂商绝对不会沮丧,高兴还来不及呢——靠豪华包装不仅卖了好价钱,真货还被留下了,岂不是天大的好事?!消费者也绝不会买椟还珠后还欣然——对那精美华丽的“椟”让自己花了多少冤枉钱,他们心里清楚得很,只不过有些人为了某种虚荣心或实用目的,咬牙、狠心、花血本也得买。当然,对那些花的本来就不是自己的钱(“公家”的或别人的)的买者来说,货色好包装又漂亮,还是会很欣然的。

  过度包装在当今中国可以说已经到了疯狂程度。这种疯狂在近些年的中秋月饼市场上不停上演,近两年又在端午节的粽子市场上被复制。除食品包装外,茶叶、酒、化妆品、保健品、图书特别是儿童图书等同样是“重灾区”。隆重、豪华、奢侈,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目前许多产品包装,不仅不过分,前面恐怕还要加个“太”字。

  包装的过度乃至无度所带来的直接祸害是:产品成本上升,消费者负担加重;包装垃圾急剧增加,有限资源浪费惊人。以月饼为例:一块简装月饼可能售价几元、十几元,经过度包装的月饼就可能卖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今年的粽子市场也已呈此态势。为求利益的最大化,生产厂家使出浑身解数,让产品看上去很大、很美、很好。如今的包装材料,不仅限于纸张、塑料,更有绸缎、木材、金属、有机玻璃甚至水晶……

  其实,在这表面的疯狂中,精明的消费者并未完全丧失理性:送礼买豪华包装的,自己用买简装的。但这种“内外有别”对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而言,已然是灾难性的。最近有媒体披露出如下数据:目前,我国城市生活垃圾里有1/3都是包装性垃圾,而这些包装性垃圾中一半以上属于豪华包装;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豪华包装情况最严重的国家,包装废弃物体积占固体废弃物的一半,每年废弃价值达4000亿元。这个数字,可以用来建造105个国家大剧院;据环境保护部提供的数据,全国每年要生产1亿多盒月饼,耗费大量木质材料,相当于仅仅一个中秋节全国人民就要“吃掉”一片面积很大的森林;有专家指出,目前我国50%以上的商品都存在过度包装问题。还有专家算过一笔账:目前我国一年约生产12亿件衬衫,其中8亿件是盒装,8亿只包装盒需要用纸24万吨,如果以直径10厘米的大树为标准计算,每7棵树可以制1吨纸,8亿只包装盒就相当于要砍伐168万棵大树。

  如此包装,究竟在展现国人的聪明还是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