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污染触目惊心或成“死”海 渔民无鱼可捞

2011-11-14 08:34 来源: 羊城晚报
收藏到BLOG

河北乐亭一处沙滩上的油污 新华社发

  明人袁可立写有这样的诗句:“秉钺来渤海,三载始一逢。”如今火车提速,袁公若再访渤海已用不了三年,但是现在的渤海与袁公四百年前所见的渤海相比,早已是“判若两海”。随着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发生,社会各界纷纷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渤海。掩藏在经济腾飞背后的渤海之殇终于被摆在了公众面前―――渤海正在走向“死海”、“臭海”的边缘。

  海水变“甜”

  姜各庄镇位于河北省乐亭县东部,滦河从镇子北部流入渤海。应了那句老话,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大多数姜各庄人的生活都与海洋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不少人世代经营渔船,近来又有不少人办起了养殖场,但有一点于他们而言是一样的,即这东边的渤海就是他们生活的依靠。

  走过东海渔港锈迹斑斑的铁门,记者看到几十艘渔船正安静地停靠在港边。用于扇贝养殖的浮标在墙角堆成了小山。整个渔港冷冷清清,为数不多的渔民穿着绿色的军大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抽烟聊天。

  当记者向渔民们打听渤海水质情况时,“这五六年差多了”是记者听到最多的回答。姜各庄的渔民老赵说,如今的海水一到四五月份就变成红色,有时候长达两三个月不褪去。赵师傅说他甚至尝过这变红的海水:“那时期的海水已经不咸,而是甜的了,你这就知道它有多毒!”在渤海,赤潮爆发频率逐年上升,就在今年7月中旬,渤海湾溢油事故现场就曾出现了长约2海里的巨大的赤潮带。对于渤海中的生物,无疑是一场巨大灾难。

  渤海“鱼荒”

  靠海吃海,可如今的渤海已经不那么靠得住了。老赵告诉记者,就在五六年前,渔民出海时还能捕到梭子蟹、鲳鱼之类的较为上等的水产,可如今大多数鱼种已经绝迹,皮皮虾成为了他们能捕到的主要水产。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渔民,养殖户的损失更大。周师傅对记者说,他曾经养了14年虾,但是因为渤海水质逐年恶化,像他这样的小规模养殖户越来越难赚到钱,于是索性放弃了养虾,到渔船上打起了工。胡师傅也是姜各庄镇九间房村的扇贝养殖户,他拎着用于扇贝养殖的网笼对记者说,在几年前,像这样一笼的扇贝能有一百元钱的产出,但是如今,一篓扇贝只能卖到50元钱左右,有时候甚至只有三十元钱。在胡师傅所在的九间房村,像他这样从事扇贝养殖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据相关调查,渤海的污染比例已经从2005年的14%上涨到了2010年的22%,今年这个数据还在上升。目前渤海海水中Ⅰ类和Ⅱ类海水只占到55.1%,也就是说,渤海有将近一半的海水已经遭受了污染。伴随着水质的恶化,昔日的渤海渔场已经闹起了“鱼荒”。天津市渤海水产研究所发布的“渤海湾渔业资源与环境生态现状调查与评估”项目报告显示,渤海渔业资源已经从过去的95种减少到目前的75种,野生牙鲆、河豚等鱼类已彻底绝迹。

  海纳百“污”

  渤海污染如此严重,原因来自多方面。有专家指出,渤海目前复合污染十分严重,水体严重富营养化,重金属、石油类污染、持久性有毒污染物交叉作用,从而使渤海一步步迈向了“死”海的边缘。

  来自陆地的污染是渤海污染的主要源头。《渤海环境保护总体规划》编制组组长夏青指出,渤海污染80%源于陆地;水利部副部长胡四一说,2009年入渤海主要河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仅为32.57%;国家海洋局的监测结果表明,2010年渤海陆源入海污染物的化学需氧量入海总量达300万吨以上。

  近几年来,环渤海经济圈的许多地区经济发展十分迅速,乐亭县只是一个缩影。很多工业园区在渤海边拔地而起。这些工业园区在为当地的就业与税收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使渤海成为了“海纳百污”之所,并直接恶化了渤海水质。

  其次,大规模的围海造地、环海公路建设、盐田和养殖池塘修建等开发活动,也使渤海大量的滨海湿地永久丧失了其作为地球之肾的调节功能。据了解,迄今为止,渤海围填海面积已近400平方公里。辽宁双台子湿地的面积已经比上世纪80年代减少三分之二以上。天然湿地以如此速度大面积减少必然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重大影响,渤海近几年生物多样性减少就与其有着直接联系。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局长房建孟指出,大规模的围填海工程不可避免地占用重要的生态岸线。产业发展占用了大面积的海域空间资源,导致物种原生境破坏,重要生态系统完整性遭到破坏。同时,也将进一步加大该地区的海洋环境压力,并可能引发海洋资源竞争加剧、环境风险失控,降低环渤海地区产业发展与海洋资源环境的协调性,最终导致该区域发展的不可持续性。

  再次,渤海沿岸河流入海径流量总体减少,直接导致了渤海盐度升高与河口生态环境改变,从而使渤海逐渐失去了鱼类产卵场的天然优势。有调查指出,渤海在2008年8月的低盐区面积比 2004年同期减少了70%。河流入海径流量的减少,究其根本原因在于最近几年沿河地区经济发展迅速,生产生活用水量与以前相比有了大量提高。

  此外,海水养殖业的大面积开发也加剧了渤海水质的恶化。在记者走访九间房村的过程中,不少养殖户都对记者抱怨说,姜各庄现在大面积发展的海参养殖是这一带海水污染的主要源头。胡师傅告诉记者说,海参养殖过程中需要用到很多药水,这些药水虽然用在海参身上没有问题,但是却比庄稼上用的农药还“毒”。胡师傅还透露,姜各庄的海参养殖户大多并不是本地人,而是来自辽宁大连一带。因为大连等地区目前对于海参养殖用药已经有了较为严格的监管,一部分海参养殖户就转移到了监管相对较为宽松的乐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