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鹿泉市水泥产业通过产业升级走出新天地

2010-7-15 08:11 来源: 中国质量新闻网
收藏到BLOG

浴火重生

东方鼎鑫水泥现代化的旋窑生产线

集中拆毁机立窑现场

   打开窗户,河北省鹿泉市副市长赵明芳深深吸了一口气。窗外蓝天白云,远远望去,封龙山的青青山脉仿佛触手可及。

   “七八年前,这里满天的水泥粉尘,根本不敢开窗户。当地流传这么一句顺口溜:鹿泉人均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赵明芳幽默地说。

   鹿泉,这里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水泥生产基地,一度空气污染严重,2002年二级以上天数仅为65天;但是在2009年,鹿泉市二级及以上天数达到318天。

   这里是河北省关停“小水泥”力度最大的区域,水泥产业占全市财政收入的比重由1997年的52%下降到2009年的12.5%。

   这里经历了质量提升、产业转型的种种“阵痛”,却最终走上了一条产业升级促进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现实路径。历经10余年水泥产业的不断升级,河北鹿泉市从一个小水泥遍地开花的建材大县发展成了现代化新型建材生产基地,从一个污染的重灾区发展成充满魅力的山水新城。

   产业落后 污染严重

   鹿泉市西倚太行山脉,东临省会石家庄,石灰岩累计探明储量6.5亿吨,从上世纪60年代初建起第一家水泥厂,鹿泉水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发展起来。水泥业的发展,带动了采石、塑编、运输、机械制造等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水泥及相关产业的总税收达1.35亿元,成为当时鹿泉经济的半壁江山。

   但是,由于缺乏必要的引导和限制,“小水泥”遍地开花,“村村点火,处处冒烟”,形成无序发展的混乱局面,一系列令人担忧的问题接踵而来。

   产品质量低下,市场空间萎缩。曾担任石家庄市质监局稽查大队队长的鹿泉市质监局局长王振刚回忆,由于一些小水泥盲目上马,设备工艺落后,生产条件简陋,检测手段不全,产品鱼龙混杂,质量难以保证。“一些小水泥企业目光短浅,以次充好、恶性竞争,甚至冒牌销售、坑害用户,极大地损害了鹿泉水泥的声誉,造成恶劣影响。多家媒体先后公开曝光,消费者到质监部门投诉水泥质量。可以说鹿泉水泥一度声名狼藉,销售价格也大打折扣。”

   资源浪费严重,产品能耗过大。为了降低成本、获取最大效益,一些小水泥企业滥采乱挖,资源利用率很低,1吨小水泥消耗的矿石是大水泥的1.4~1.5倍,并且无法像大水泥一样有效地利用粉煤灰、硫酸渣等工业废弃物。

   环境污染严重,社会反应强烈。当时的水泥企业多为小型机立窑,粉尘污染十分严重。鹿泉天空常年烟尘笼罩,四季灰雾蒙蒙。全市有水泥企业160多家,年排放粉尘20万吨,空气质量常年处在4~5级,2003年二级及以上天数只有75天。由于鹿泉处于省会上风口,不少水泥企业距市区不过二三十公里,排放的大量粉尘,也使石家庄市曾成为唯一一家进入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后十名“黑名单”的省会城市。

   “小水泥的泛滥不仅严重污染了环境,也对鹿泉引进外资和其他产业发展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导致区域经济结构单一,发展活力不足。鹿泉水泥,不治理整顿没有出路。”赵明芳说。

  壮士断腕 谋求新生

  几声连续而沉闷的响声,巨大的水泥立窑轰隆隆地倒塌下来。这是2007年8月23日记者在鹿泉水泥整治启动仪式现场看到的小水泥窑被爆破的震撼场面。

  2010年的6月末,记者故地重访,看到这家当年废墟满地的小水泥厂已经成为无烟工厂,不再自己烧制石灰岩,而是专门从鼎鑫、曲寨等大企业购买熟料进行加工。

  水泥行业发展多年,在鹿泉人心里已生根发芽、根深蒂固,不少人对水泥有着割舍不下的情结。对拆旧建新、拆小建大,很多中小企业老板心情复杂。正如强力水泥厂厂长何文会对记者所说:“我一辈子跟水泥打交道,对水泥厂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亲”。

  但是鹿泉市委、市政府深刻认识到,水泥业要实现新发展,必须脱胎换骨,从高能耗、高污染向低能耗、环保型转变,从小规模、大群体向大企业、集约型转变。

  2007年7月,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涅槃”——鹿泉市第3次水泥产业调整开始了。连续5次集中拆窑行动,彻底摧毁推平75座水泥机立窑,到2009年3月份,提前21个月结束了鹿泉40多年的机立窑发展史,使机立窑彻底退出鹿泉历史舞台。

  在强力推进“关小”的同时,该市集中建设了总投资13.2亿元的燕赵、曲寨、鼎鑫3条日产4000吨新型干法旋窑水泥熟料生产线,全部采用国内领先工艺和设备,并于2009年4月份全部顺利投产。其中燕赵水泥熟料生产线被确定为全国首条新型干法旋窑水泥熟料生产节能减排示范线。同时该市共投资3.5亿元,对5条旋窑进行了窑尾余热发电技术改造,电力自给率约30%。

  这次水泥工业完成调整后,鹿泉仅保留3家大型水泥企业、8条国内工艺和设施领先的节能减排示范生产线。调整后(理论测算)水泥行业年熟料生产能力940万吨,比调整前减少近300万吨,但上缴税收(含退税)却能净增7000万元;吨熟料煤耗100千克,下降33.3%;吨熟料电耗65千瓦时,下降7.1%;削减水泥熟料654.4万吨,削减粉尘6699.6吨,二氧化硫削减3120吨,实现了企业效益和节能减排的互促双赢。

  可以说,鹿泉通过“脱胎换骨”式大调整,既减少了环境污染,推进了节能减排工作深入开展,提高了资源能源利用率,又增强了产业竞争力和生命力,推动鹿泉由水泥大市向水泥强市的转变。

  质量提升 服务贴心

  直径4.8米,82米长的旋窑在高空中缓慢地转动着,烟囱中冒出缕缕白烟,地面上一队工人拿着饭盒去食堂吃饭。不远处的草坪正在洒水,一辆辆水泥罐车和加长拖车正在装车。

  身处东方鼎鑫水泥有限公司,你很难把清洁的厂区跟当地俗话“晴天扬(洋)灰厂,雨天水泥厂”的水泥企业联系起来。

  新型干法旋窑水泥熟料生产线不但打造出花园式企业,而且还利用水泥窑处置工业废弃物和城市污泥,从昔日的污染大户成为治理污染的“排头兵”。据鼎鑫水泥有关负责人表示,仅2009年,该企业就消纳工业废渣289.84万吨,成为石家庄资源综合利用最好的企业。

  “正是通过产业升级换代,鹿泉水泥不仅产品质量得到提升,企业的质量理念也得到了不断的升华。以前我们是追着企业抓质量,现在企业和咱质监部门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王振刚深有感触地讲了一段故事:燕赵水泥的老总高洪波虽只有高中学历,但他每周都到清华听课,学习现代化的管理知识和理念。他还带着企业的管理层到麦当劳、肯德基吃饭,仔细观察里面的服务设施和服务理念。高洪波常说:“我们的水泥质量并不比国外的差,但是服务意识和服务质量还有不小的差距。麦当劳里那些高低不同的桌椅和洗手设备,就值得我们学习,要服务好不同类型的客户。”

  高洪波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有一次,一个客户来厂子拉水泥,结果备胎在厂区附近丢失了。高洪波得知之后,二话不说,给买了一个新的备胎。这让许多来拉水泥的企业都佩服不已,一时间广为流传。

  “我们鼎鑫一直认为,事实胜于雄辩,顾客说好才算是好。几年来,公司一直实行顾客回访制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东方鼎鑫水泥负责人周成耀告诉记者,去年他们接到一起投诉,是外省的铁道施工部门向业务员反映,用于高架桥的水泥颜色似乎有点偏差。

  “我们非常理解,高架桥巨大的水泥桥墩如果颜色深浅不一,那会有多难看。”鼎鑫水泥立即派人到工地取样,拿回集团总部进行重金属分析等各种检测,最终发现,混凝土颜色有偏差并不是鼎鑫水泥本身的问题,而是施工时沙子、添加物的问题导致。

  尽管不是水泥企业的责任,但是作为自己的客户,鼎鑫帮助施工方解决了颜色偏差问题。“这让铁路施工单位非常感动,专门表示,不论走到那里,都要用鼎鑫水泥。”

  过硬的产品,贴心的服务,让鹿泉水泥成了品牌。目前鹿泉水泥有4家旋窑生产企业,拥有5条国内一流的生产线,生产能力达到440万吨。实力雄厚的鼎鑫水泥还收购了燕赵水泥,强强联合,正在朝着世界一流水泥企业迈进;鹿泉市也正在朝着长江以北最大的、高标准、环保型、现代化的旋窑水泥生产基地进军。

  鹿泉市副市长赵明芳表示,水泥是鹿泉的优势,但发展不能局限于水泥。就鹿泉实际看,当前节能减排的“大头”仍在工业。实现鹿泉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目标,根本还是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加快发展资源能源利用率高、科技含量高、市场前景好的替代产业,加快构建资源能源利用高、环境污染少、科技含量高的新兴产业体系。“近年来,我们在下大力搞好水泥工业结构调整的同时,积极发展电子信息、食品加工和旅游服务业,呈现出了‘传统产业调优、新兴产业崛起’的局面。”

  地处晋、冀交通咽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商贾云集之所,鹿泉一度享有“一京、二卫、三通州,赶不上获鹿旱码头”之美誉。这个“旱码头”曾经粉尘满天,如今正重现一方青山、绿水、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