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未来十年都难有艾滋疫苗

2010-11-30 16:18 来源: 广州日报
收藏到BLOG
  接受本报越洋专访透露新疫苗正在试验 “鸡尾酒疗法”费用已降到每人每年300到500美元

  1981 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实验室的迈克尔・哥特利博士向世界报告了第一例艾滋病病毒。而仅仅过了三个月,当时年仅30岁的何大一也发现了这一病毒。何大一始创的“鸡尾酒疗法”,使艾滋病患者的死亡率降低20%,并被评为《时代》周刊 1996 年度风云人物;他是世界上第一个把艾滋病毒从精液里分离出来的人,由此证明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是性行为;他也是全世界第一个证明唾液不会传染艾滋病的人。

  艾滋病新疫苗研究现状如何?“鸡尾酒疗法”费用是否有望降低?昨日,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越洋独家专访。

  关于疫苗

  从识病毒到提供现成抗体

  广州日报:您目前的研究有哪些?新疫苗ibalizumab的进展如何?

  何大一:我们主要进行艾滋病的防控工作,首先是艾滋病疫苗的研究。但是到目前为止,还从未成功过。我们正在努力研发一种新疫苗叫ibalizumab,目前正在试验阶段。

  传统研发疫苗的思路是,疫苗需要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产生反应,然后再形成抗体。而我们研究的疫苗ibalizumab的原理则是直接为人体装配上一套现成的抗体武器,疫苗进入体内,就能动员免疫系统立刻投入战斗。根据实验,这种药物在艾滋病晚期病人身上能清除血液中90%的病毒。

  广州日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预言2007年根治艾滋病的疫苗将研制成功,但最终失败。为什么?

  何大一:主要是因为艾滋病毒的结构变异性特别强。根治艾滋病是个漫长而艰辛的道路,这也是我们尝试另一种思路开发新疫苗的原因。

  关于治疗

  鸡尾酒疗法仍然最有效

  广州日报:你对疫苗防治是否乐观?您可以给出艾滋病疫苗成功的时间表吗?

  何大一:我们已经对HIV病毒了解了很多,找出超过两打的药物可以混合用于治疗艾滋病,艾滋病人的生存率现在已趋于常人,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就。在未来十年,我相信艾滋病研究将有一系列渐进的新发展,帮助我们阻止艾滋病毒传播,尽管预防艾滋病的疫苗仍然无法使用。

  广州日报:我们都知道,您研究的“鸡尾酒疗法”延长了不少艾滋病人的寿命。目前这种疗法的治疗费用有否降低?

  何大一:在美国“鸡尾酒疗法”的通常费用是每人每年一万美元。但是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这个治疗费用已明显下降到每人每年300到500美元。这个价格已不大可能再降低,因为这已经接近了生产三种药物的成本费用。

  广州日报:您认为,鸡尾酒疗法仍是目前控制艾滋病最有效的疗法吗?

  何大一:是的,混合药物治疗,即“鸡尾酒疗法”仍然是今日治疗艾滋病毒的标准疗法。虽然在混合药物治疗中,有些使用的药物已被替换成药效更好的,但混合药物概念还是一样的。

  广州日报:有关艾滋病起源的说法有很多,您的解释如何?

  何大一:这个答案很清晰。遗传学已经证明了,艾滋病毒来源自中非、西非的大猩猩,在80年前传染给了人类。科学家相信,这个病毒起初处于潜伏和缓慢传播状态,直到上世纪70年代。之后,艾滋病毒开始飞快传播,而且病症变得越来越明显,这个原因目前还不是很清楚。1981年,艾滋病在美国男同性恋群体中传播后,才被确认为一种新的病症。

  广州日报:2009年2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在香港召开的一次艾滋病会议上,指出同性性行为可能导致艾滋病流行失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何大一:艾滋病毒在男同性恋群体中增加,是因为在中国目前变换性行为的理念在增加。但现在重要的不是推卸责任,而是进行防治艾滋病教育,让每一个人都能了解艾滋病毒和艾滋病。

  关于防控

  最重要是政策落实

  广州日报:您发现哪些状况急需得到重视?政府最急切要做的是什么?

  何大一:政府的责任在于教育公众,并确保每个人都能清晰了解如何防控艾滋病毒。中国政府的艾滋病防控政策比较开明,我觉得无可非议。但是,我必须指出的是,目前最为紧要的是有关艾滋病防控政策的落实。如果政策没有有力执行或者没有必要的资金支持,那么就形同虚设。

  中国政府最需要做的就是落实政策和在资金方面予以支持。要关注男同性恋群体中艾滋病毒疫情上升趋势,并开始在男同性恋群体中做好预防。要继续减轻经常发生的对艾滋病的侮辱与歧视。一个政府能在防控艾滋病上做的最大改变,就是表达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在这点上,中国政府做得相当不错。个人而言,我觉得应当鼓励领导层继续这样做。一方面要在对抗艾滋病过程中提高警惕,一方面要有所包容。

  不只是防控艾滋病,中国有很多方面需要允许NGO(非政府机构)和社团来作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