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风靡全球 不炒作背后的中国民间样本

2011-6-24 19:3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522 收藏到BLOG

“花舞人间”位于邻近成都的新津县,这个占地3000亩的低碳旅游项目不仅赢得了国际声誉,其回报预期亦值得看好。

  中新网6月24日电 低碳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哥本哈根峰会后,低碳话题风靡全球,商业领域与之相关的各种概念层出不穷。然而,摇旗呐喊者甚众,以低碳之名行炒作之实者同样不少。在国内,炒作“低碳”牟利的现象并不鲜见:在股市中借低碳概念圈钱,以低碳之名大建新能源产业园,实际却从事低端制造业,甚至有的还“烧着高碳的煤,生产低碳的节能灯”。地方政府以低碳旗号谋政绩的现象也很多,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称,国内目前至少有100个城市喊出“低碳城市”的口号,但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低碳城市。

  不过在这股低碳热潮中,同样有一些企业在认真实践着低碳理念,并享受到其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今年4月,中国最大民营企业希望集团的二级集团华西希望开发的都市农业旅游主题公园“花舞人间”在美国纽约举办的第六届全球人居环境论坛上获得“全球低碳景区最佳范例”称号。项目投资人,希望集团总经理、华西希望集团董事长陈育新获颁“全球人居环境杰出贡献奖”。这个位于成都郊县新津,占地3000亩的低碳项目不但为自己赢得了国际声誉,其回报预期亦值得看好。

  中新网财经频道日前直面陈育新,谈及花舞人间及当下的低碳热,他告诉记者,低碳不是噱头,更不是水中月、镜中花,而是实打实的经济效益。

  低碳是被逼出来的

  “如果不做花舞人间,不知道这块地方会开发成什么样子。”陈育新告诉记者,新津是自己的故乡,在这里做这么一个农业旅游主题公园,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保护水土。

  花舞人间的整体设计与环境保护结合得十分紧密。除大量保留原有野生植被外,人工栽培的植物多选用本地品种,既降低了维护成本,又保护了当地原有的生态系统。整个项目除了必要的人工改造外,基本上“顺势而为”,保留所在地的原貌。

  全低碳化设计是花舞人间的最大特色。园区景点大量应用低碳设计,光相关专利技术就有28项,还有50项专利正在申报过程中。工作人员介绍,低碳化其实是被高成本逼出来的,如果所有景点采用电能,一年将花费29.2万度电。

  这些设计中,有不用电、依靠鱼儿嬉戏流动就能让泉水自动喷出、让塔身自动升降的鱼水塔;有全靠游客手动击鼓来启动的喷泉;有用手摇小转盘来带动的渡船等。这些游玩项目不但能节能,还增强了互动性、趣味性,引得游人纷纷驻足。“比如我们的手摇渡船,几乎每个孩子见了都要占住玩半天,甚至许多大人也喜欢。”陈育新说。

  陈育新亲手设计的“半山运河”广受好评。半山运河依靠山体落差,把山上水库的水资源转换成能量,水从山上往山下一路流动,一路做功,串起30多个景点,大大节省了电能,仅此一项,每年可减排二氧化碳300多万公斤。“全球人居环境理事会的副主席努尔・布朗带队来参观,我告诉他们这是我自己设计的,他们都纷纷鼓掌。”陈育新不无骄傲地说。

  谈及花舞人间的获奖,陈育新坦言,“事实上,当初我们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还没有低碳这一说法。我们主要考虑的还是怎么降低运营成本,在节能的同时保持趣味性,参与性,项目做到今天,更好契合了当下时髦的低碳话题。”

  低碳同样能赚钱

  低碳很时髦,但低碳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还要有耐心等待漫长的回报期,个中不可预料的因素很多。因此尽管不少企业低碳的口号喊得很响,但往往最后只是一个宣传噱头,敢于真正实践的并不多。但陈育新却深信花舞人间这样的低碳项目能赚钱,一投就是3个亿。尽管项目上马之初也遭到不少高层的反对,但陈育新却坚定不移。“有的同事说我‘不务正业’,认为很难赚到钱,网上还有的评论说我是‘花3亿玩一票’,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潮流,更是一个趋势,低碳产业的前景一定会很好。”陈育新说。

  花舞人间走的是农业生产与农业旅游相结合路子,仅培植的杜鹃花种类就达60种,几乎囊括所有杜鹃花品种。每年春天,“花舞人间”以举办“成都市杜鹃花节”的形式吸引游客。仅在2010年,杜鹃花节就为景区吸引了50万人次游客。个中效益不言而喻。

  “花舞人间”还与当地农民合作开展农业种植,农民可以在其农博园内打工、拿工资,也可以从事相关的第三产业,如服务、餐饮等。并在果蔬栽培、收贮、营销等方面对农民提供培训。这种集旅游经营、农业生产和环境保护为一体的农业旅游形式,得到了官方认可。该项目相继被列为成都市城乡协调发展科技专项重点项目和建设新农村省级示范企业。可以说,这张实打实的“低碳”牌,不但打在了游人心坎上,也打在地方政府的心坎上。

  “市场证明我是对的。花舞人间的门票起初卖15块,后来涨到30块,现在已经是50了。可是客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在增加。周末的时候,吃饭都要排起长队,有时我自己都不得不泡面吃。”陈育新说。不过他也坦承,花舞人间离真正的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种项目投入很大,回报期起码要5、6年,一般的企业还真承受不来。”

  对于花舞人间模式的推广,陈育新持乐观态度, “我们在找合适的地方,如果是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有适当的地方,肯定会非常火。毕竟这些大城的消费力、人口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