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举报联邦内蒙古制药污染 环保部门称没问题

2011-9-05 09:47 来源: 法制日报
654 收藏到BLOG

  “人民群众深受污染之害、苦不堪言,而监测数据喜气洋洋、自说自话。”这是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近日在环保部一次会议上,痛批监测数据与群众感受脱节的一句话。他提出,要避免出现监测数据与群众感受“两张皮”。

  然而,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两张皮”问题令当地百姓苦不堪言。

  当地百姓说,让他们深受污染之苦的就是当地的利税大户——联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邦内蒙古制药)。而经过巴彦淖尔市环保局监测,联邦内蒙古制药的水、气、声、渣均能做到达标排放。巴彦淖尔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坚称,联邦内蒙古制药没有问题。

  偷排废水进入黄河灌渠

  临河区是巴彦淖尔市政府所在区。“为啥叫临河区,顾名思义,就是说巴彦淖尔紧挨着黄河。”临河区的一位蔺姓男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临河区到黄河河套没有多远。

  据介绍,2007年,作为政府的重要招商引资项目,联邦内蒙古制药落户临河区。这家港资企业不仅在内蒙古举足轻重,更是巴彦淖尔市第一利税大户。

  “自打药厂来了以后,我们就生活在恶臭、污水包围的环境中。大夏天,白天地里干活恶臭难耐,晚上炕上睡觉不能开窗户。”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农丰三队村民们说,联邦内蒙古制药的污染问题已经成了他们的心头之患。

  据农丰三队、四队村民反映,联邦内蒙古制药在他们村东面14公里处购买了800多亩地,专门用来掩埋药厂的废渣。最让他们担忧的是,药厂偷排出来的废水通过黄河灌渠直接渗入地下。“这几年,村里有些人莫名其妙地得了怪病。”村民们怀疑是药厂排放的污水渗到地下,污染了水井。

  在农丰村,村民们告诉记者,联邦内蒙古制药的废水通过偷排已经进入乌梁素海,从乌梁素海进入黄河。

  怕报复百姓不敢反映污染问题

  据当地群众反映,巴彦淖尔市德源化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化肥公司)虽然拥有独立法人,但事实上它是联邦内蒙古制药的下属企业。化肥公司利用联邦内蒙古制药的制药废渣生产化肥。

  与化肥公司一条马路之隔就是农民张三兰家的瓜地。在瓜地里,张三兰告诉记者,因为化肥公司排放臭气、臭水,村里几十人曾聚集到化肥厂门口“要跟他们说理,后来,公安局来人了,不让我们进到厂里,还强行把我们驱散”。张三兰特地给《法制日报》记者留了她的手机,并让记者“到村长那可以了解更多情况”。

  一个多小时后,当记者再次联系张三兰要求采访时,她却改了主意。“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吧。”张三兰说。

  在临河区,说起联邦内蒙古制药,没有人不知道它有污染。“环保部门、政府我们都去反映过,但没人管。”在临河区,接受采访的不下十名村民均告诉记者,因为反映联邦内蒙古制药的污染问题,他们都被警告过。“说不怕,那是假话。”他们说。

  市环保局坚称企业没污染

  在巴彦淖尔市环保局,《法制日报》记者见到了分管宣传的一位负责人,他说:“药厂按照国家规定建了污水处理厂,对臭气也进行了处理。企业治污力度很大。”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不久前,他们还专门接待了有关媒体的采访。“他们是拿了环保部副部长潘岳作了指示的举报信来的。我们陪同记者到厂里进行了采访。”他说,记者调查的结果是,药厂不存在污染问题。“环评做了,污水处理厂上了,许多举报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联邦制药(成都)有限公司因为污染曾7次被政府部门处罚。难道联邦内蒙古制药就一点问题没有?”面对巴彦淖尔市环保局坚称联邦内蒙古制药“无问题”,临河区百姓普遍表示质疑。

  事实上,早在2008年,内蒙古及巴彦淖尔市两级环保部门的执法人员曾就当地百姓的举报联合调查过联邦内蒙古制药的污染问题。2008年,临河区政府还下发了《关于对联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恶臭气体进行限期治理的决定》,责令联邦内蒙古制药停产治理。

  “两张皮”问题出自地方保护

  “必须把人民群众对环境的切身感受与监测数据统一起来。环境质量好不好,群众感受说了算;群众信任哪里来,科学数据是关键。要避免出现‘两张皮’,人民群众深受污染之害、苦不堪言,而监测数据喜气洋洋、自说自话。”这段话是周生贤今年8月在全国环保系统对口援疆工作会议上说的。

  周生贤说:“一般来说,发展强度越高,污染排放越大。真正的零排放,我还没有见到。”

  在部长眼里难以实现的零排放,在联邦内蒙古制药却“做到”了。“是部长低估了企业的环保作为吗?显然不是。”中国政法大学一位权威学者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现有国情下,几乎没有哪一家制药企业可以做到没有任何污染。

  他说,之所以出现环境监测数据与群众感受“两张皮”问题,根源就在政府部门与老百姓所处的位置不同。“群众举报的污染企业往往是当地的利税大户,它们通常也是地方政府最不愿意得罪的。而监测部门又是在政府的领导之下,他们得出的监测数据怎么能是政府不愿看到的。”这位权威专家认为,说到底是地方政府为了追求GDP在袒护这些企业。

  “有味,还能咋的,又熏不死人,习惯了不就没事了。”记者在临河区采访时,当地百姓说,他们到政府部门告状时,往往遭到这样的训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