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生物科学投资“灰姑娘时代”

2011-9-14 14:23 来源: 医药经济报
693 收藏到BLOG
  大多数风险投资家认为,投资IT通常会带来最好的回报,这也是他们把主要精力和资金投向谷歌、Facebook、LinkedIn、Twitter等网络和信息技术类企业的主要原因。但是,他们的这种观念,被证明至少在过去十年中是有偏见或者错误的。最近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00~2010年的十年间,风险投资在生命科学的投资收益业绩超过了其他所有科技领域。

  这给投资界的有限合伙人、普通合伙人和企业家们带来了新的认识――IT领域并非总是像谷歌那么风光,投资生命科学产业也可以得到很好的长期回报。未来十年,或许生命科学还是投资回报的最优领域。

  生命科学回报最丰

  风险投资曾经有过非常荣耀的辉煌年代。不过,在过去12年间,日子却一直不好过,收益相对低迷,即使是最热心的投资者和有限合伙投资人也有点心灰意散。

  然而,在过去18个月,新的希望像雨后春笋般涌现,投资的主旋律重新回到以往最热门的IT和互联网。但是,繁荣之下,并不能保证会有偏离现实的投资回报。

  IT再度热门之际,往往会有其他行业被冷落,这回似乎又轮到生命科学行业。但从投资总量看,投资者对生命科学领域还是有着浓厚兴趣的。根据普华永道公司PWCMoneyTree和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数据,2010年,在21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金额中,

  生命科学产业投资占据了约30%。

  尽管投资份额不小,但在许多普通合伙人、有限合伙人以及众多企业家之间,比较流行的概念是,生命科学领域的风险投资太有挑战性风险太大,投资回报肯定不如IT和互联网等技术领域。在人们印象中,不仅过去十年如此,未来也将如此继续下去。

  其实,这只是投资界的错觉,离真相很远:生命科技的投资在过去十年不仅业绩遥遥领先,而且比所有行业都胜出一筹。

  在今年7月《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对2000年以来的十年中,风险投资实际回报在技术领域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客观数据进行研究分析。数据来源于业内最详尽的数据库――剑桥协会为美国风险投资协会收集整理的数据库。研究收录了近1300家公司在过去30年的风险资本回报。从公司获得第一笔风险投资算起,主要关注这些公司在过去十年中,投资实现退出的收益。两个极为重要的趋势和结论,足以纠偏VC风险投资生态系统中的资产类有限合伙投资人一直以来的误识。

  其一,生命科学投资收益率(IRR)明显优于IT领域。

  在过去的十年间,生命科学行业实现的平均内部回报率为15.0%。这是所有风险资本投资收益最高的领域。相比之下,风险投资的总体(所有行业)内部回报率只有5.5%,

  IT类IRR只有3.0%,软件类企业IRR 为4.1%。

  事实上,在与IT领域投资相比较,生命科技投资每个单项指标类别的IRR都是IT类的至少2~3倍。

  如果包括未变现的退出(目前活跃的交易价值),那么,生命科技投资和技术类投资的差别会略微缩小,但生命科学领域的风险投资收益和业绩优于其他行业仍然十分明显。

  其二,生命科学投资亏损率低,获得5倍以上投资回报的频率更高。

  过去较为普遍的一种看法是,生命科学涉及很多赔钱买卖。这的确是事实,因为有58%的生命科技投资项目回报小于其投入资本金。但令人惊讶的是,其他行业更糟。统计数据显示,在IT领域中,过去十年失败率更高,大约75%的IT相关投资,在过去十年中的投资回报为零或亏损。此外,在投资回报5倍或更高回报率的项目中,生命科学约占8%,IT领域只占4%。

  投资组合各有春秋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生命科学投资数据都是这么美好,比如生命科学领域投资的IPO。过去4年中,生命科学领域IPO有60%的新股交易低于发行价,而科技股低于发行价的比例只有30%。IT领域首次公开招股后的表现普遍比生命科学领域好。凡是能获准上市的IT类公众公司,往往具有比较成熟的业务收入。相反,生命科学领域大多数公司仍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烧钱亏损。

  首次公开招股发行后的交易表现结果是很重要的风向标。如果某行业股票经常跌破发行价,要么是定价太高,要么可视为这一板块的负面看法较多。

  那么,为什么投资界会对生命科学投资有如此负面的看法?

  首先是复杂性。医疗保健和生物技术本身就很复杂,在这个领域里投资,尤其是在创业阶段,需要专业的科学知识和对医学的深刻理解,投资人需要具备很强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应对跌宕起伏的产品开发和运营风险。通常要等待好长时间,这类公司才能体现并创造价值。如果考虑到FDA的审批门槛、医疗卫生改革的影响,生命科学产业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其次是周期性。10~12年前的IT泡沫期,生命科学产业投资尤其受到轻视。在那个时候,生命科学领域投资低迷,一些创业投资机构甚至高调宣称抛弃生命科学领域投资业务,专注于做IT和网络投资。

  类似的观点又在最近几个月重现,有人认为投资生命科学无法获得100倍的回报,不如投资IT和网络类公司。

  没错,在IT领域,有时可以获得100倍的投资回报,Skype和谷歌都曾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未来Zynga和Facebook投资也极有可能赚到大钱。但是,100倍投资回报的经典案例只是个案,并不代表整个行业。

  “烧钱”则是另一个非常现实的答案。因为有审批门槛和长期试验,医药公司通常需要花费比IT类企业更多的钱去寻找企业发展的答案。

  此外,营销乏术。IT的弟兄们通常有很高明的营销手段,促进得到他们的新投资。在生命科学领域,这种推销很少见。应当承认,大多数生命科学公司不知道如何利用媒体作为自己的公关宣传。

  虽然投资IT和生命科学产业是根本不同的商业游戏,但二者的投资是可以互补的。如果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或基金需要有不同的投资组合,IT和生命科学是很好的多元组合。如此,在不同的时候才能会此起彼落,各显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