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北京每年数万吨废机油流入黑市

2011-11-21 07:58 来源: 新京报
978 收藏到BLOG

昨日,房山,执法人员检查疑似废机油加工点。对于地处赖马庄村的“北京最大废机油黑市”,昌平警方称今日将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彻查。

11月4日,昌平区赖马庄村,废机油回收黑市的大院内,正在从油桶向小桶里倒油。面包车上配置油桶和油泵,是小贩外出收油的专用装备。

收废机油的小贩向暗访记者展示,用一根小钢管插入油桶,检查油质是否含水,这是小贩们常用的辨油方法。

  北京汽车保有量超过500万辆,庞大的硬性消费群体,让汽车维修、保养等行业生意兴隆。润滑油,常说的机油,作为汽车发动机运转的必需品,每满5000公里或3个月就须更换,一辆车每年的保养次数在3到8次。保守估计,北京一年换下来的废润滑油在8000万升,约合6.6万吨。车主在换金黄透亮的新润滑油时,可曾注意到换下的黑糊糊的废弃机油流向哪里?

  经一个月跟踪调查,记者发现,被划为有毒废弃物、严令禁止无资质商户回收处理的废机油,已形成一个巨大的地下交易链。通过黑市“中转”,很多废机油流入北京及周边小炼油厂,被再次提炼成燃料油、“翻新”机油,相当一部分翻新机油,被装入新的名牌包装桶,新桶装劣油,再流回市场。

  10月29日下午,谢华军把车开进朝阳区四元汽配城。

  跑了5010公里,他又该给福克斯做保养了。

  支起车,拧螺帽,黑色废机油从发动机底部泻出一条油线。汽配城张师傅一把拉过油桶,接住废油,“(油)这么黑,跑长途啦?”

  “老张,有油吗?”一个身穿皮裤、皮鞋、两臂戴皮套袖的中年男子走进屋里。

  “有”,张师傅头都不抬。中年男子径直将废油桶拎出屋外,倒进面包车的油桶里。

  “那一小桶(18升)能卖50(元)”。张师傅的话让谢华军疑惑,这人收废机油干啥?

  收废机油的小面包车

  收废机油的男子,人称老左,他的装备是一辆面包车:后座全部被拆掉,两个空油桶取而代之,还有个连着长管子的油泵,车内的地板一层黑色油腻。

  灌完小桶,老左又把塑料管插进一个大油桶底部,“呜……”油泵启动,大桶里的180公斤废机油,流入车里的两个油桶。

  老左从钱包里抽出五六张“红票儿”,塞给还在车底忙活的张师傅。开上京L“小面”,奔向附近另一家汽配厂。

  整个过程,老左和张师傅的对话不超过5句。

  “老左精着呢。”张师傅说,双方合作多年,他一眼就能瞄出(废机)油的好坏和重量。小桶约18升,重16公斤,约合每公斤3.1元。

  张师傅说,大家都是拿钱给油,(老左)运到哪儿,从不多问。

  连续探访十几家小型汽配店,一周内,记者结识六七个收废机油的人,大多是河南口音,都开改装的小面包车,对废机油归向何处都闭口不谈,但嘴里常常出现高丽营这个地名。

  11月4日,在顺义区高丽营镇寻访,行至牤牛河桥,记者偶然发现了老左那辆京L牌照的小面。小面七转八拐,进了赖马庄村。

  昌平区赖马庄村,位于昌平小汤山镇与顺义高丽营镇交界,经老左“引路”,“大场面”出现在眼前。

  堆满油桶的大院

  牤牛河边一个大院,围墙3米高。刚进院门,上千只各色油桶堆积,高度齐墙。

  “你们干嘛的?”一个中年妇女上前,警惕地询问,“跟老左一起来的,要开炼油厂,调油的。”

  调油,多是小型炼油厂来黑市买油,如果不说“行话”,无法取得信任。

  大院纵深有六七排瓦房,每排瓦房被分隔成近十间屋子。每间屋子前都有近六七十平米的空地,地上的泥土已经被废机油染成黑色。粗略估计,整个大院儿的面积约在2000平方米。

  “我家就有油,爸爸今天出去收油还没回来呢。”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指着围墙边的一排大油桶说。

  各家各户的空油桶,都统一在空地上围出一个U字形,U字形中间的空地,竖立着的很多大油桶里,装满了黑机油。

  “兄弟你哪儿的?以前没见过。第一次来调油?”岳德祥(音)深吸了口烟,紧盯着眼前的陌生人。

  “老左介绍的,我们厂子小,刚开的,想调点儿好油。”记者恭敬地递上支黄鹤楼,岳德祥笑了,扔掉了手里的白沙。

  “北京最大的废机油黑市”

  “全国最贵的(废机)油(收购价)在北京,北京最贵的(废机)油(收购价)在我们院。我们这就是黑市。”岳德祥说,与他的说法不谋而合的是,众多收油者说,这里是全北京(规模)最大的废机油黑市。

  今年7月1日,环保部颁布实施《废矿物油回收利用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规定不具有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置、综合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及个人不得私自收集、贮存、处理处置废矿物油。

  岳德祥介绍,这个黑市的前身,在朝阳区沈家村一带,一年前,因为当地拆迁,搬家到赖马庄村。几年前的北京,做废机油生意的人少,又分散,调油的人都是电话联系货源,开着货车四处收。

  收油利润大,很多人把亲戚朋友带到北京,一起做生意。家族式经营,每个家庭都开一个“小店”,“大家在一起互相照应。”岳德祥说,他有7个亲戚都在这个大院里,大院里一共四五十家小店,大多沾亲带故,集聚规模越来越大,形成油源稳定的大黑市。

  收油者的较量

  收油者分散户和承包户,岳德祥就是散户,开车四处转,看到修车厂就谈生意,留电话,“油多了就会打电话叫我去收”。而老左是承包户,有自己专属的地盘。

  在小武基、五方、西郊、城环城等几个汽配城,都有专人收机油,他们都跟老左一样,开着面包游走汽配城内,专收各自地盘的油。

  草桥汇丰汽配城一个保安说,来他们这里收油的,都跟市场“打过招呼”,整个汽配城就不许别的收油人进来,“这是行规。”

  因为“地盘垄断”,散户的收油价比承包户多出好多,有时近一倍。这让“岳德祥们”有点不满。

  油源稳定,利益就源源不断,多次和岳德祥接触,他道出油贩子的生财之路。

  一桶废机油160公斤,收购价950元左右。转手销售给小型炼油厂,售价约在1050元。而炼油厂通常收购的大货车,车斗13米长,能拉200桶油,一车下来就是20多万的货。利润超过2万元。“现在油不好收,一家一天就能收2桶油,稳赚200元。”岳德祥说,每隔三五天,炼油厂的货车就会等在院门口。只要货车来,要多少油,大院的几十家“小店”就会凑齐装车。

  “黑市中也有假。”岳德祥的侄子说,很多汽配厂“耍心眼”,往废机油桶里掺水,所以无论收油还是卖油,都有严格的“检测工序”。浓度高的废机油有浓浓的油香;浓度不高的则带股酸味儿。

  “收油,装车!”和岳德祥接触的几天,不时有河北牌照和北京牌照的大货车进院,整车整车地拉废机油。大院车辆进进出出,俨然一个车水马龙的批发市场。

  黑市收油价是正规军两倍

  目前,北京只有4家被环保部门批准、具有资质的废机油回收处理企业——金隅红树林、中首精滤、鼎泰鹏宇和北京生态岛。

  近日,记者采访了这四家企业其中的两家。一家不愿具名的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徐扬(化名)说,每天,公司10多辆危险品专用车开到北京市各个汽配城和4S店,收废机油。赖马庄村油贩的面包车也在汽配城穿梭,双方展开油源抢夺战。

  “今年也就回收了3000多吨,去年只有1000吨。”作为四家危险废弃物回收处置规模较大的企业,徐扬透露,“公司目前回收价一桶500元,这还是比去年大幅度提高了价格,而油贩子的回收价已经高达一桶950元。”

  另一家公司提供的废油市场调研显示,2010年,汽车维修拆解行业产生的废矿物油超过8万吨,具有经营资质的正规单位年收集、处置量不足5000吨,占废润滑油产生总量的5%,约9成的废润滑油,大部分被小油贩子等非法渠道控制。

  《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不得将危险废弃物提供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经营活动。但废弃物回收往往是价高者得。这让徐扬无奈,企业收购价格低,行业监管无力,就是相对正规的4S店,也不愿意将废油全交给有资质的企业,而是偷偷留给油贩。

  在赖马庄村的废机油黑市大院中,岳德祥向记者引荐了老马。

  老马,河北唐山人,在房山开了一家小炼油厂,岳德祥说,老马经常开着一辆金杯车,在大院里转悠。很多收油人手中,都有老马的手机号。他从黑市购买的,都是成色高的废机油。

  一旦有人盯梢马上停止生产

  “我的厂子在化四(房山化工四厂)对面,想要油可以过来看看。”听说是熟人介绍,他接下记者“想要代理销售润滑油”的生意。

  11月5日,老马在房山区城关镇化四厂门口,接上过来验油的记者。他的厂子,是租下来的两个院子。

  刚进红色铁门,一条一米高的大狗朝着门口狂吠,院子东侧,还有四五个大小不一的油罐,旁边一间简易房,则正冒出阵阵青烟。

  进入院子大门,灌油的塑料桶堆积成山。院子东侧有四五个大小不一的油罐。

  老马的办公室也是他的住处,房间内一张大床。电视机旁,一台电脑宽屏液晶显示器,被分为9个图区,图像正是院子里各个方位的监控画面。

  “一旦发现有人盯梢,就得赶紧停止生产,把设备运走。”老马说,房山不止他们一家炼油,干这个生意,安全第一。

  自称用废机油生产齿轮油

  老马说,他从赖马庄村买废机油,主要用来生产齿轮油。说完,老马出门拿回两个全新的空油桶,一个4升装,一个16升装。桶的外面包装上,标着“燕昆润滑油”、“负重齿轮油”、“柴油机润滑油”等字样。

  老马的“主业”是生产自己的品牌,“燕昆”润滑油,“名牌润滑油我以前也做过,但是风险大,被查着就得进去(坐牢),做杂牌子,现在和北京几个汽配城都是老客户,稳当。”

  “我做不了汽油机油,都是做的柴油机油。”老马说,汽油机油的色度等要求比较高,而柴油机油则无所谓,所以他都是生产柴油机油,然后销往河北、内蒙古等地。因为品牌不知名,他的油基本不在北京市场销售。

  记者通过工商官网查询,并没有“燕昆”这一品牌的润滑油注册资料,一家从事石油勘探类的公司注册此名,不涉及润滑油业务。

  一位长期和老马合作的生意伙伴说,像老马这样的小炼油厂炼油,都是用土办法,废机油经过加温、沉淀、过滤和脱色后,原本黑糊糊的废油,就会变得金黄透亮,看上去与一般机油无异。

  四部门联合执法检查

  记者将此情况,向房山区相关部门举报。

  昨日上午,房山区公安分局内,房山区公安、工商、环保、质监等执法部门召开紧急会,确定联合检查每个环节的细节。此前,房山警方于前晚安排侦查员彻夜蹲守,以防被查者趁夜转移。

  昨日10时30分,30多位执法人员敲开大院铁门。

  “我有执照,我是正规经营。”老板马敬国出示了在工商部门办理的营业执照,执照显示,其注册公司为“北京中石天昆润滑油有限公司”,生产“中山天昆润滑油”,2008年开业,占地300平方米。经营范围之一,写明“分装润滑油”。但当执法人员要求马敬国出示润滑油的分装授权时,他却只拿出一张长春一家公司的“防冻液分装授权”书。

  老板对疑似废机油三改其口

  执法检查中,执法人员看见,院子里散落着数十个颜色各异的破旧油桶,里面装满油脂

  面对执法人员询问,马敬国称,那些油桶内装的是厂家已经调好的成品机油,厂家运来由他负责分装到小桶里。执法人员要其出示油品货单,他称无法提供,“油厂的人直接送来的,没开发票,我也不认识他们。”

  而此前在与暗访记者谈生意时,马敬国说,他从赖马庄村的黑市买废机油。

  执法人员打开这些油桶盖,准备取样检测。打开一桶油中,记者用木棍取出部分样品,发现这些油颜色发黑,和记者此前暗访中遇到的废机油无异,只是天气渐冷,油质变得黏稠,伴有一股刺鼻的酸味。

  见执法人员取样,马敬国马上改口,说这些油不是他的,而是别人放在院内的,让他帮忙看管。

  房山区环保局工作人员现场查看后表示,这些油桶中装的黑褐色油脂,疑似废机油,谨慎起见,需要进一步检测后才能确定。

  昨日下午,记者带着从油桶中取出的样品,走访了草桥汽配城3家修车行,多名修车工看过后肯定,这是用过的变速箱润滑油,就是废机油。

检测大兴一家润滑油分装厂,狭小的厂房内摆放着各种检测、分装设备。图中是润滑油黏度检测器。

分装在分装厂内,还有专用的润滑油罐装设备,将成品油灌入桶内。

查询制假厂家拿出自家的壳牌润滑油的包装,说可以以假乱真,瓶盖上的防伪电话查询显示其为“正品”。

  环保认定含有非法加工设备

  执法人员发现,北侧和东侧的房间里,堆满了大量无标签且未封装的柴油机油桶、防冻液桶和齿轮油桶等。地面上散落着大量设计式样不同的标签,防冻液、齿轮油、液压油、传动油标签用不同的纸箱分装,其中不乏“德国大众汽车专用机油”的标签。

  在院子南侧的一间瓦房里,一个直径约1米的高温加热搅拌机仍在运转,机罐里装满了大量油脂,发出嗡嗡的响声,热浪和刺鼻气味扑面而来。

  在这台加温搅拌机的下方,是一个炉膛,从填煤口可见炉膛内的煤火正旺。

  这间瓦房外,矗立着约8个高近3米的红色大油罐,罐体下部安装有一个阀门,及一根粗长的塑料管,管子通过电泵与另一间房内的管道连接。顺着管道,可见其通往3个大油池,里面的液体油泛着黄褐色油光。在一房间内的灌装设备上,一个塑料油桶已装了一半。

  对于检查人员的询问,马敬国称因为天冷,运来的油脂凝结,加温是方便灌装。

  对于油桶中和高温加热炉中的油脂,房山区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取了样。一名工作人员说,用高温搅拌机对油脂加热,超出了他们分装的经营范围,属于非法加工。另外,盛油的油桶也不允许露天放置。

  多种品牌机油销往河北内蒙古

  在院子北侧的一间房屋内,摆放有运动黏度测定器、开口闪电测定器等4台仪器,仪器内还有正在检测的暗黄色油脂。

  一本“出货账本”平摊在机器上,记录着该处销往外地的产品名称、数量、发货、收款等内容。账本显示,大量齿轮油、润滑油、刹车油被发往内蒙古、河北等地,日销售额高达数千元。

  为了避免疑似违法提炼的产品流入市场,执法人员对院内数百桶机油、防冻液等7大类产品取样后全部封存,执法人员表示待检验结果出来后,再确定如何处理。

  对于赖马庄村内存在的废机油“黑市”,昌平警方已经联合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取证。

  从事多年废机油回收的商贩岳德祥说,废机油,有的被回炼为基础油,有的被炼为柴油等燃料油。还有些品质稍好的油,直接加温炼成所谓的“二线油”,灌装进壳牌、昆仑、长城等名牌油桶中,“假名牌”堂而皇之流向市场。

  小工厂造假名牌油

  张荣星(音),游走于废机油黑市和炼油厂之间的油贩。11月7日,他带记者走进大兴南六环一处小炼油厂,向厂方表示想代理品牌机油。

  “你们干嘛的,怎么找到这儿的,介绍人是谁?”一名男子厉声质问,随即将记者轰了出去。

  大约一个月前,张荣星给这家工厂送来几桶废机油。即便如此,没有特别熟悉的业内人士介绍,仍难以突破壁垒

  几经辗转,记者以岳德祥、老马作为介绍人,称想做品牌机油代理商,结识了常虎(音)。常虎,大兴区南宫村附近一炼油厂老板,人称“虎哥”。面对生人,他十分警惕,“要不是老马一再给我保证,老岳又是熟人,我肯定不见你们,宁可不做生意。”常虎说,现在对假冒油查得挺严。

  11月9日中午,常虎带记者来到南宫村附近一处没有任何标志的厂房前——他的昆仑润滑油车间。厂房约四五百平方米,位置偏僻,很不起眼。

  厂房中央,堆积一人高的空油桶,都标有“昆仑润滑油”的字样。大大小小的管道,从四周的墙壁穿过厂房内,通入一个大搅拌池。

  “从燕山石化等厂批发基础油,然后自己加添加剂调制成润滑油,再灌装出售。我有专业的检测设备,检测油的黏度、凝点、燃点等,保证油质基本达标。”在一间专门开辟的房间内,常虎指着四台润滑油测试仪器,向记者推销说,“你们刚开始做二线油,建议用我的壳牌,假冒的成本低、销路好。”

  常虎说,他与昆仑润滑油厂签了5年的代理分装合同,目前还有3年半到期。11月17日,记者向北京昆仑润滑油厂求证,一名工作人员说,他们从未委托任何其他厂家加工或分装旗下品牌,“更不可能向小厂授权此业务。”

  假壳牌防伪标签为真

  “我做的油也是假油中最好的,油品如人品,不能毁了自己的牌子。”常虎说,他22年前开始做润滑油,经验丰富,特意把厂房设在北京与河北交界带,“北京执法的来了我说归河北管,河北执法来了我说归北京管,一般不会出事。”

  记者一再要求去壳牌厂内参观,被常虎拒绝,“最近风头非常紧,几天前房山抓了2家(炼假油的),大兴端了3家,等咱们生意做起来再去。”

  “我们能订做专门的假桶,然后把调好的油封装,大功告成。”为了向记者展示自己的作假技术,当日,常虎从自己家中取出一桶自己做的假黄壳和红壳,揭开桶盖上的防伪标签,拨打壳牌公司的防伪电话,竟然提示为“正品”。

  “现在什么假造不了?”常虎说,品牌油桶是从专门的公司定做的,如何做出真的防伪标签,他不知道。

  常虎生产的一箱假冒红壳(每箱4桶,每桶4升)售价220元,“主要是向河北等外地供货,不敢在北京多卖,只在西郊有几个代理。”

  壳牌加油站,一桶正品红壳润滑油售价则是每桶125元,是冒牌油的2倍多。

  昨日,记者拿着从常虎处生产的红壳和黄壳来到草桥汽配城,一个润滑油专营店工作人员摸了摸桶,“这个桶明显用过,二次桶”。

  壳牌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红壳瓶盖上的防伪码是唯一的,但造假者的手段极为灵活,有可能是回收的原装桶重新封装而成,封装设备又比较精密,消费者极难发现制假痕迹。“建议消费者从壳牌专营加油站买润滑油。”

  【危害】

  非法炼1吨废机油污染百万吨地下水

  “之所以有资质企业回收价格低,是因为在处理过程中要考虑环境因素,导致处理成本偏高。”作为被环保部门批准、具有资质的废机油回收处理企业之一,金隅生态岛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

  非法炼油可致重金属污染

  “目前处理废矿物油,主要采用分子蒸馏和膜过滤两种技术。分子蒸馏能够把废机油提炼成基础油,有效利用率达90%以上,每吨废油的处理成本1500元,膜过滤成本在每吨800元。上述两种工艺都不会对环境产生二次污染。”该负责人称。

  该项目负责人说,黑炼油厂的土法炼油工艺却极为简单:向废机油加入硫酸后,用大锅蒸熬,形成劣质柴油;或把废机油蒸馏后,加入酸碱洗,再用白土沉降,产出劣质基础油。“上述两种土法炼油,会产生重金属废渣、废水、废气,黑油厂在处置过程中任意填埋、排放,对环境污染极大,炼1吨废机油产生的废水,就能污染100万吨地下水。”

  劣质机油导致发动机折寿

  中国石油大学理学院物理化学专业讲师杨普江分析,小加工作坊采用废机油提炼加工的润滑油,因为提纯技术很难达标,产出的润滑油很难达到汽车发动机的使用标准。“这些油含有各种杂质,不但不能起到润滑作用,反而增加发动机各部件的摩擦系数,产生积碳,缩短发动机的使用寿命,严重的可直接导致发动机爆瓦、爆缸。”

  【名词解释】

  ●基础油

  文中为润滑油基础油,主要分石油中提炼的矿物基础油和化工方法制造的合成基础油两大类。基础油是经过初步炼制的半成品油,在此基础上,根据应用情况加入各种添加剂,使其达到应用要求形成成品。好比茶类饮料中的水一样,添入绿茶浓缩液,就成了绿茶;添入茉莉花茶浓缩液,就成了茉莉花茶。

  ●二线油

  润滑油行业内所说的二线油,一般指提炼出产的质量稍差的非标准润滑油,品质比正品润滑油差,后来对于翻新的润滑油或非正规厂家提炼生产的油品,也称为二线油。

  【法律法规】

  无许可不得私自收集废油

  《废矿物油回收利用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规定,不具有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置、综合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及个人不得私自收集、贮存、处理处置废矿物油。

  《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将危险废物混入非危险废物中贮存的,未经安全性处置,混合收集、贮存、运输、处置具有不相容性质的危险废物的,未采取相应防范措施,造成危险废物扬散、流失、渗漏或者造成其他环境污染的,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将危险废物提供或者委托给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经营活动的,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同时,无经营许可证或者不按照经营许可证规定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由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三倍以下的罚款。

  【他山之石】

  立法支持废油再生工业

  美国制定法律支持废润滑油再生工业,增加了丢弃废润滑油的费用和法律约束;免去再生润滑油每加仑6美分的税,增加对再生润滑油厂的信贷,使其在经济上增加竞争能力。

  德国德国在1968年通过的“德意志联邦废油法”中规定,废油是毒物,禁止抛弃,违者罚款。

  同时对交通方面的润滑油加征附加税,产生废油的用户无偿交出废油,废油回收的负责者无偿将废油运走,用于废油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