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波尔四年任期将满 对气候谈判前景保持乐观

2010-6-28 11:25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720 收藏到BLOG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伊福・德波尔(Yvo de Boer)四年来一直在试图说服近200个国家放弃化石燃料,这过程中他面临了重重挑战。虽然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最终未能通过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但他的外交技巧和承诺缓解全球变暖威胁的行动力仍然赢得了广泛赞誉。

  德波尔即将于6月底卸任。但他表示,不会因为减排谈判进程缓慢而气馁。在近日接受耶鲁环境360网站采访时,他说,国际社会现在正面承认了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威胁,《哥本哈根协议》也得到了与会的127个国家支持,很多国家都提出了自愿减排目标。“各国政府已经开始转变他们的政策。”他说,“世界开始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了。”

  德波尔说,相比2006年上任之时,如今的他更为乐观。延缓全球变暖的斗争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但他仍然相信,国际社会有一天会实现化石燃料向可再生能源过渡的经济和环境效益。

  以下为专访的部分内容。

  耶鲁环境360: 在你看来,推动气候谈判进程需要采取什么措施?

  德波尔: 我当然希望我们不会等到灾难来临。有时候国际气候政策让我想起了“温水中的青蛙”。如果事情失控,我们已经面临气候变化的极端影响,那就真的太晚了。

  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事态发展的方向。出于多种原因,包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增多,各国政府的政策已经开始转变了。现在的挑战是要通过谈判订立一个规范框架,使他们能够在这条道路上平衡地、有组织地前进。

  耶鲁环境360: (最近)你说你没有看到能为未来10年提供足够减排目标的谈判进程。如果等到2020年以后,将会有何后果?

  德波尔: 我想解释的是,工业化国家在哥本哈根大会之后提出的目标并不能让我们实现25%到40%的减排,而IPCC(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说这一减排量可以使我们有一半的机会避免气温升幅超过2摄氏度。所有国家会后承诺的目标和行动也不足以让全球排放在未来10年达到高峰。因此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我们的减排目标必须有大幅提高,才能达到科学告诉我们的必需的程度。我认为,到(12月)墨西哥(气候会谈)之前,承诺目标显著增加的可能性较小。

  耶鲁环境360: 科学告诉我们,即使在最理想的情形下,我们也只有50%的机会令气温升幅保持在2摄氏度以下。那么您认为目前的胜算有多大?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说“2摄氏度”的大门已经关闭?

  德波尔: 我认为,要尽快控制事态,关键在于马上开始行动。

  对我来说,巴厘岛(气候会谈)的最大收益就是,我们认识到《京都议定书》只规定工业化国家的减排目标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全球的广泛响应。我认为需要“实践出真知”,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以此来证明气候政策可以同经济增长相融合。如果发展中国家相信有足够的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他们,那么他们将会愿意向前迈进。

  (谈判)陷入僵局的部分原因在于,到目前为止,工业化国家所做的努力,不论是减排还是给予经济支持,并没有给发展中国家留下特别印象。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正被要求承担越来越多的义务,而他们却不能肯定必要的基础设施会提供给他们。

  耶鲁环境360: 你认为当前什么才是现实的稳定性目标?

  德波尔: 我认为现实目标是朝着(大气二氧化碳)浓度450ppm(百万分之450)的前景努力,这样的话,气温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一半机会才能增大。

  耶鲁环境360: 哥本哈根大会之后,人们开始议论说整个联合国的进程太不实用,基本上你没法让190多个国家达成一致。我们需要设法找到新的途径前进。对此你作何回应?

  德波尔: 我想民主最大的缺点之一是它需要付出时间和努力。要在所有这一切(工业化国家、发展中国家、岛国的减排和经济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是很难的。将20个最大排放国聚拢在桌前说“让我们处理排放相关的问题”,这会相对容易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已经解决了100多个发展中国家关注的问题,他们对气候变化没有任何“贡献”,却将承受大部分后果。

  耶鲁环境360: 这就遇到了一个问题:即从理论上而言,是否存在一个既公平又有效的协议?

  德波尔: 我不知道试图将目标强加给主要发展中国家是否真的会促使他们向前迈进并且减排的雄心更大。目前的困境是,一方面紧迫感使你想迅速行动,但另一方面,至少我意识到,这确实需要一个在实践中学习的过程。我们已经踏上了这段漫长的征程,我们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扩展我们的雄心。

  我在哥本哈根大会上参加一个小组就最后协议举行的谈判时,听到每个工业化国家的领导人都愿意承诺到本世纪中叶减排80%。但这个目标如何实现,需要多长时间,每个国家在这80%的减排中所占份额为多少,还需要很多轮谈判才能确定。

  耶鲁环境360: 你给继任者哥斯达黎加的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的建议有哪些可以与我们分享?

  德波尔: 我认为,很明显,在向前迈进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发展中国家的信心问题,他们实际上关注的是长期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在其次。我想,作为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而且是来自一个决定对气候变化采取抗击行动的国家的人,这肯定会让她在理解发展中国家的关切所在并试图找到处理办法时具有优势。

  耶鲁环境360: 同4年前你刚上任时相比,即将离任的你在解决这一问题上的看法是更乐观还是更悲观?

  德波尔: 我更加乐观。我觉得会后认可《哥本哈根协议》的国家的数目就见证了首领们不愿意掉队的事实。因此,我认为,全球政治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一个新局面。

  耶鲁环境360: 你能否谈谈如何定位自己今后的角色?你以后准备做什么?

  德波尔: 很久以前我就说过,虽然政策框架需要由各国政府提供,但结果却取决于私营机构。将来我要做的就是,努力地关注如何制定从商业角度来说合理的国际国内气候变化政策及可持续性的政策。

  耶鲁环境360: 有什么问题是我没问到的吗?

  德波尔: 看看身边,我能看到多种全球趋势,有关于能源价格和能源安全的,有关于气候变化的,也有关于自然资源消耗的。这三种趋势基本上都指向同一个方向。朝这些趋势飞速而来一个后果是,有54亿人口目前生活在每天不足10美元的标准下,而他们也希望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耶鲁环境360: 这些很难协调。

  德波尔: 这是可以协调的,但只能通过一个更可持续的经济模式加以协调。因此,这意味着,即使气候变化的政治纷争往后稍稍拖延,也不会使能源价格、资源消耗或者人口增长的趋势有所减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