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五减排答卷需核查 环保任务是如何完成的

2011-3-04 09:0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增GDP易,减COD难。COD为“化学需氧量”的英文缩写,是一个评价水体污染程度的综合性指标。

  我国国家环保局第一任局长、全国人大常委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第一任主任委员曲格平曾说过,他最遗憾的是,过去若干个五年计划中确立的环保目标从来都没有完成过。

  去年年底,各地纷纷交出“十一五”节能减排的答卷。他们上报的数字是否真实?今年元旦刚过,环保部就派出21个减排核查组,给各地的减排大考打分。核查组审核得很细,细到几乎所有污水处理厂的运行情况都要现场核查。

  在迎接检查时,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临沂市市委书记张少军很有底气:因为过去几年,临沂市在完成节能减排指标方面下了大工夫,仅2009年一年,临沂在水污染治理方面的投资就高达48亿元。当地的环境质量确实得到了明显改善,临沂境内的9条较大河流全部实现山东省确立的“恢复鱼类生长”的目标。

  临沂的变化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环保部的数据显示,“十一五”期间,环保工程的建设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全国火电行业的脱硫比例从2005年的12%提高到80%,城市污水处理率也从2005年的52%提高到75%以上,关停淘汰的污染企业超过1万家。

  在“十一五”规划中,节能减排首次被作为必须完成的“约束性指标”提出。根据该规划,到2010年年末,中国单位GDP能耗要比上个5年降低20%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削减10%。

  5年前,2006年3月5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第十一个五年规划(草案)作说明时,特别就其中两个方面的重要目标进行了强调,一个是关于经济增长速度要达到7.5%,另一个就是上述两个节能与减排指标——20%与10%。

  温总理当时说,“尽管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很大,但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完成”、 “我们一定要坚持不懈地努力,为人民群众创造清洁、良好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为子孙后代留下蓝天绿地、碧水青山”。

  今年两会前夕,温家宝总理在与网民进行交流时透露,节能降耗是一件十分繁重的任务,但是经过努力,我们实实在在地完成了19.1%。另据环保部正式发布的消息,主要污染物削减10%的任务也已如期完成。

  中国首次完成了节能减排的五年任务。

  环保首次成为“摘帽子指标”

  回忆过去5年的减排历程,张少军坦言,一开始,确实没把节能减排这两个约束性指标太当回事,没有认识到完成任务的艰巨性。

  事实上,在“十一五”开局第一年,绝大部分地区都没有重视节能减排指标。环保部一位负责减排工作的官员告诉记者,当时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有一个省,在2006年年底就上报环保部说,他们在“十一五”第一年就完成了5年主要污染物削减10%的任务。但据环保部掌握的情况,这个省当年的污染物排放还在以两位数的量级增加。

  这位官员说,这个事例反映了当时很多地方政府的心态,认为节能减排就是一场数字游戏。开局之年,全国没有实现年初确定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4%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2%的目标。

  面对严峻的形势,2007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郑重地指出,节能减排两个约束性指标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不能改变,必须坚定不移地去实现。

  一系列动真格的措施在2007年启动。其中包括,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签订节能减排责任状,并且出台了相关的考核条例,明确节能减排任务由地方政府负责,完成的情况将作为政府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和企业负责人业绩考核的重要内容。未通过年度考核的省级政府部门必须在1个月内向国务院作出书面报告,并限期整改。另外,环保部门还要暂停对这些地区新建项目的审批。也就是说,完不成减排任务的地区,不准再上新项目。

  张少军对山东省省长姜大明的一个说法印象深刻:“什么是‘约束性指标’?‘约束性指标’就是完不成任务摘乌纱帽的指标。”姜大明公开表示,如果山东省完不成减排任务,他将引咎辞职。

  也是在2007年,很多地方政府都第一次把节能减排的完成情况作为官员政绩考核的重要内容,并与官员的升迁直接挂钩。

  张少军说,这几年,临沂市共有5名干部因为减排不力被问责。

  环保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过去几年间,环保部曾对进展较慢、问题突出的8个省份发出减排预警,对14个城市或企业集团实行“区域限批”;还有一些地区的负责人因为减排工作不力被环保部“约谈”。

  减排与政绩挂钩的效果非常明显。2007年年底,全国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首次出现下降势头,并一直保持下来。

  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总结“十一五”减排经验时说,任务层层分解与问责是推动减排的关键所在。

  有专家称,这种依靠行政强力推动的减排是“中国式”减排。

  人会说谎,鱼不会说谎

  虽然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在2007年首次出现下降,但当时也有很多人担心数据是否有水分。全国政协委员王玉庆就曾对本报记者表示:老百姓并不关心指标的变化,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身边的环境质量是否有改变。

  事实上,过去几年,环保部也一直在推动一种理念:在评价地方减排任务完成情况时,环境质量的切实改善是更重要的尺度。因为,数字会说谎,蓝天白云不会说谎。

  张少军介绍说,在山东,省政府考核河流的水质是否改善,就用一个很简单的标准:看河里是否又有了鱼。所以,去年该省的省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全省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的任务时,是这样表述的:“到2010年底,省控59条重点污染河流全部恢复鱼类生长。”上个月,省长向人大代表报告上述目标已经实现时,全场掌声雷动。

  从全国范围来看,截至2009年年底,7大水系“国控”断面好于三类水质的比例也已由2005年的41%提高到57%;地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达到或优于二级标准的天数明显提升,占全年的79.6%。

  一些西方国家通过卫星对我国的减排情况进行观测和分析后也认为,2007年下半年,中国二氧化硫排放量的确出现了“拐点”。

  国家环保部门还希望减排指标的完成能带来一个副产品:今后地方政府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自觉地考虑来自节能减排的压力。

  张少军就有这样的体会。他说,尽管临沂是欠发达地区,有上大项目的发展冲动,但由于有了节能减排这根指挥棒,过去几年,他们不得不放弃了一些收益高,但污染、耗能也高的项目。有的项目可能短期内会带来效益,但从长远来看,将成为减排的难题,必须坚决舍弃。眼前损失一些GDP,但能够为将来赢得一个健康的经济结构,在这个问题上得算大账。

  全国政协委员杨先明一直关注节能减排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两项约束性指标的成绩单还是不错的,但缺憾的是,在2010年下半年,一些地区为了完成节能任务,采取“拉闸限电”等非常规手段。如温总理所说,弄虚作假骗得了一时,骗不了长久,危害人民而无一利处,必须坚决制止、纠正和严肃处理。

  今年会否重现“开局反弹”?

  今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审议“十二五”规划,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十二五”减排指标。

  来自环保部的消息称,国家已经明确,“十二五”期间总量减排还将增加氨氮和氮氧化物两项考核指标,环保部正在研究如何对这两项新指标进行考核。

  在明确“十二五”的减排量后,国务院将再次与各省(区市)签订未来5年的减排任务。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各地政府已经多次进京与有关部门协商“十二五”的减排任务。很多人在叫苦:“十一五”期间已经超常规减排,“十二五”期间已经没有空间。

  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主任熊跃辉说,虽然地方叫苦,但减排仍有空间。首先,我国环保的历史欠账太多,“十一五”期间虽然大规模铺开了污水处理厂和电厂脱硫设施的建设,但其实只考核了两项重点指标和重点行业,离老百姓满意的环境质量要求还差得远。另外,经济还在不断地发展,一些地方的经济增长方式还是靠高污染、高耗能的行业支撑,结构调整远远没有到位,减排还需保持高压态势,不能松懈。

  全国政协委员杨先明说,“十一五”两项约束性指标的完成主要得益于政府的行政手段,“十二五”应该考虑更多地出台经济、法律手段,让节能减排成为企业的内在需求。

  对今年的减排形势,环保部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今年年初,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分析当前减排形势时就告诫说,考虑到“十二五”开局各地的投资冲动高涨,世界经济回暖,以及需要时间部署新增约束性指标,今年的污染减排任务相当艰巨。

  全国人大代表汪纪戎说,她就听到过这样的声音,认为“十一五”节能减排任务完成了,“十二五”就可以加大马力搞经济建设,毕竟发展是硬道理。她本人不赞成这样的观点,在她看来,目前中国的节能减排还处于继续“做减法”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