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药企坚持生产“廉价药”

2014-2-14 10:39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收藏到BLOG

  早产儿补钙必须的维生素D价格仅为几毛钱,如今市面极难寻,家长只好动辄花几十上百元一瓶买鱼肝油胶囊;甲亢病人的常用药甲巯咪唑片(又称他巴唑),也闹起了“药荒”;3块多的心血管疾病常用药西地兰“失踪”,一些基层医院医生用廉价常用药治病救人,要“找关系”外借……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利润低,一些药企不愿生产“廉价药”,而生产价格昂贵的替代药。这不仅导致患者的合理用药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加重民众负担,更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专家认为,必须通过政策和行业自律措施确保供应“良心药”,廉价常用药才不会“降价死”。

  常用药“失踪”病人需求难保障

  200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卫计委等9部委发布了《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国家发展改革委制定基本药物全国零售指导价格,在保持生产企业合理盈利的基础上压缩不合理营销费用。这一举措旨在向药品市场上部分价格虚高的药品“开刀”。然而近年来,部分被降价的药品屡屡“玩失踪”,导致部分群众购药需求难保障。

  近期,记者在湖南常德、岳阳一些县级医院了解到,目前,心血管疾病常用药西地兰面临长期“缺货”的尴尬局面。

  一位县级医院心内科专家告诉记者,“对于心衰患者,要注射西地兰注射剂,这种药医院用了很多年,疗效不错,价格3块多一支,价格低廉。然而,由于利润低,厂家不生产,医院很难进得到药。医生有时要找关系,才能拿到少量药品。”

  “这类药利润低,就算进了医院药店,一些有创收任务的医生,也不会开给患者。”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说。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西地兰,作为治疗甲亢的常见药甲巯咪唑片,也闹起了“药荒”。记者走访长沙的部分药店发现,国产甲巯咪唑片已经断货许久,很多甲亢患者“一药难求”。

  业内人士指出,甲巯咪唑片有着多年临床使用经验。由于价格低廉(国产甲巯咪唑片最高零售价为4.9元/瓶),药品生产企业利润微薄,甚至没有利润,生产厂家越来越少,而且产量较小。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儿科主任赵玲玲教授告诉记者,相比成人用药来说,市场上针对6个月以下幼儿的药非常少,廉价药就更少。部分早产儿缺钙需要补充维生素D,但治疗佝偻病的注射剂与口服液经常供货不足。究其原因,是因为生产维生素D利润低,制药厂不愿生产。

  “替代药”价格高病人经济负担重

  “需要的常用药买不到,买到的常用药太贵。”长沙市望城区靖港镇居民高玉梅向记者“吐槽”。

  长沙望城区靖港中心卫生院院长谢泽夫告诉记者,农村糖尿病患者多,需要长期注射诺和灵和诺和锐,二者是外资药,不属于基本药物,注射一针要200多元,糖尿病患者一个月注射两针就要400多元,对于农民来说,经济负担很重。

  记者了解到,我国有9200万糖尿病患者,1.48亿糖尿病前期患者。市场上宣称能根治糖尿病的药品广告随处可见。但治疗糖尿病等不可或缺的高价外资药却成为很多病人不能承受之痛。

  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生产商告诉记者,社会有需要,市场没供给,说明“廉价药”处于严重的“市场失灵”状态。在基本药品限价和药品采购低价中标的现行制度下,企业不愿意生产利润空间小的“廉价药”,取而代之的是生产“廉价药”的高价替代品。

  “有些药换个包装,换个剂型,起个洋名字,价格就翻倍。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一位医生说。

  政策扶持和行业自律才能避免“降价死”

  近日,发改委、工信部、卫计委、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宣布,正联合组织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定点生产试点”,通过招标方式选择企业定点生产一些用量小,但又是临床必需的基本药物,规定统一的医疗机构采购价格,保证定点生产企业合理盈利。

  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药品安全信息中心副主任陈光建建议,对于廉价药,应从定价机制、医保制度、招标采购、税收制度、审评审批等多方面,给予廉价药生产企业政策倾斜,保证企业的合理利润空间,鼓励企业生产供应廉价药。对于高效必需的常用廉价药,应纳入到“国家战略物资储备”的层面,由政府监管或是委托企业生产,保证廉价药的稳定供应。

  还有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经济实力雄厚的大型医药生产集团,也应该自觉担负起社会责任坚持生产廉价常用药。只有业界生产“良心药”成为广泛共识与实际行动,医药生产和销售“唯利是图”的不良行风才能得到净化。

  赵玲玲教授认为,应进一步完善药品定价机制,不能一味追求低价中标,否则难免出现低价药“降价死”的局面,让群众无药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