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业“高效”减排背后:企业拆小建大应付检查

2010-9-28 08:10 来源: 北京商报
678 收藏到BLOG
  钢铁业“高效”减排背后的隐忧 

  “十一五”期间我国计划单位GDP能耗下降20%。然而目前的统计数据显示,2006-2009年,我国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约为15.61%。今年是“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但上半年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这意味着要完成目标,下半年单位GDP能耗需再下降5%左右。作为三高大户,钢铁业减排首当其冲。进入9月以来,被称为史上最猛烈的节能减排风暴向国内钢铁业袭来,连续打出的政策组合拳确实在短期内使节能减排效果显著,但长远来看,临阵磨枪的方式也存在一些隐忧。

  一份看上去不错的成绩单

  8月初,工信部向社会公布18个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并规定相关落后产能必须在今年9月底前关闭。这是工信部首次以公示的形式表明淘汰工作的决心。其中,钢铁行业作为高耗能、高污染大户,多家企业都榜上有名。9月份,多个省市又对钢企进行强制性限电限产。

  据悉,由于铁腕措施的实施,9月底前,炼铁落后产能淘汰3524.6万吨,炼钢落后产能淘汰876.4万吨,炼铁炼钢落后产能总体淘汰4401万吨,占全年总产能的6%左右。

  而在限电措施执行后,第一钢铁重镇河北唐山30家钢厂月均产量减产幅度逼近50%,预计至少减产1350万吨以上。河北省武安市在年底前至少减少产量200万吨以上。河北其他区市的钢厂如果按限电一个月粗略计算,影响产量也将达到150万吨。

  同样,山东预计影响产量200万吨左右。截至9月30日,江苏只在晚上12时到早上8时给钢厂提供普通生活用电,预计影响产量220万吨以上。

  一位业内专家表示,按照当前的形势,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应可完成。

  淘汰产能名单被指“注水”

  然而,在各方为减排倾尽全力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淘汰落后产能中出现了一些取巧的情况。部分在名单中出现的钢铁企业需要淘汰的产能、拆除的高炉,实际上早已废弃了。所以无论是钢企还是地方政府都没有紧迫感。根据“我的钢铁”网调查显示,在工信部公布的名单中,有接近35%-40%的淘汰落后产能已经在今年前就关停了。

  此前,有业内人士透露,以淄博为例,早在今年淘汰名单出台之前的几年,淄博通过差别电价、环保税收等手段,已经让多数落后产能企业无法承受,而此次登上名单的不乏早就停产的企业。业内普遍认为,这种实际上在拆除前已废弃的产能,在此次名单中占比不低。

  唐山宝业集团之下众业不锈钢销售处长武威也说:“有两座210立方米的高炉在这次工信部公布的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名单中。这两座高炉自从今年7月3日停产检修以后就没有开过,现在正准备拆除。”

  “我们还注意到,某工厂搬迁而拆除的高炉,也赫然出现在淘汰落后产能名单中,这样真正淘汰的落后产能和节能减排效果可能被削弱。”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另据了解,与钢铁行业类似的情况在电解铝、铜冶炼等行业也同样存在。对于这种淘汰落后产能名单“注水”一事,工信部产业政策司相关负责人曾回应称,会有这种负面新闻,有些是对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理解不同造成的,有些则是个别地方工作不细致造成的。工信部正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淘汰落后产能的检查考核办法,加强对各地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督促检查。

  企业拆小建大应付检查

  与“注水”的淘汰落后产能名单相比,钢企将产能“以旧换新”、“以小换大”也是行业另一大公开的秘密。

  记者从兰格钢铁网获悉,河北省武安市一家民营钢企今年2月份已将原来两个450立方米高炉拆除,现在又投资2亿元新建了一座1250立方米高炉,比原有年产能多300万吨。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有两座300立方米的小高炉都属淘汰之列,结果公司投入大量资金建设了两座1000立方米的大高炉。

  “以旧换新”、“以小换大”这两大对策让钢企对淘汰落后产能毫无压力。以至于河北省钢铁协会副会长宋继军曾说:“河北省对钢铁业节能减排下了硬指标,超过全省污染负荷50%的30个县以及30家国有大中型企业,实施节能减排省级考核,3年内摘不掉‘黑帽子’,就摘掉‘官帽子’。在工信部发布的2010年炼铁、炼钢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里的河北钢铁企业,9月底前可完成淘汰任务。按时淘汰工信部‘指名道姓’的高炉完全没有问题。”

  然而,河北业内人士也一致认为,河北省钢铁业按时淘汰工信部“指名道姓”的高炉“问题不大”,但要达到预期的效果,还为时尚早。出于政策或监管的漏洞,即使在这一轮调控风暴中,我国钢铁产能依然呈现“以旧换新”、“拆小建大”,钢铁总产能仍然扩大的现象。

  唐山正丰钢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呼吁,民营钢企最大的心声就是打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政府加强引导出路。对于钢铁冶炼行业来说,生产线一旦被拆除,如果无法用其他形式获得重建,等于所有资产付诸东流。要想民营钢企放着一年的钱不赚拆掉小高炉,关键是国家应该有持续性的政策进行引导。

  中国物流技术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牟惟仲则指出,正是由于退出机制不完善,导致今年淘汰落后的标准比往年都高,但钢铁产能依然有增无减。在建立完善淘汰落后产能退出机制的过程中,不仅要使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还必须有效发挥政府调控作用,加强各项政策的协调配合,形成落后产能退出的政策体系。

  他具体解释,一是政府要从整个钢铁产业链发展需求上科学、整体、系统地进行各个环节规划,要把淘汰落后产能与产业升级和产品提档进行对接;二是寻求与大型钢企重组实行钢铁集团化。中小钢企可以通过联合重组,补充大钢企产品转型后在低附加值产品方面留下的空缺,并继承大钢企在低附加值产品上的规模效应,而且还可以适度扩大自身的销售网络,进入大型钢铁企业已有的市场领域;三是帮助那些从落后产能中转移出来的资金寻找到更好的投资领域,引导这些退出资本投向新兴产业、高科技产业和环保产业,使退出资金能够有更好的用武之地。

  限电限产被指“过于极端”

  在节能减排政策组合拳中,9月以来多个省市对钢铁行业限电限产算是最见成效的一招,但也被指有“过于极端”之嫌。此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张来武公开表示,为节能减排,不惜让企业停产,不惜有经济损失。

  “从9月份,钢企面对的两大节能减排政策来看,淘汰落后产能中,虽然有可能出现一些偏差,比如将停产多时的产能上报等,但总体来看,这项政策还是有益于整个钢铁行业发展的。更主要的是,要关注到9月底可能出现的该停没停的产能,国家也应该制定举报措施,让淘汰落后产能更加透明。”冶金工业规划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说。不过他也指出,至于限电限产的政策就有待商榷,这样眉毛胡子一把抓,为了节能减排而去临时突击的方式对行业并无好处。

  “我的钢铁”网分析师认为,从地方政府来说,节能减排的任务是要完成的,但是经济发展大局也不得不兼顾。虽说今年全国GDP增长“保8”无忧,但是对于地区来说,数字也不能太难看。以河北省为例,钢铁相关产业(包括钢铁制造业、采矿业、煤炭产业)在全省经济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利润总额都占据全部产业的半壁江山,钢铁生产企业减产不仅给企业带来较大的经济损失,也势必会对地方经济增长产生巨大影响。

  对于中央政府来说,难题同样存在。由于限电减产引发钢价大幅上涨,对于已然超过3%的警戒线的CPI和PPI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通胀压力加大。“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管理通胀预期是下半年国家经济工作重点,不可偏废。”上述分析师表示。

  限电停产对节能减排产生了立竿见影的作用,然而,这种方式无异于杀鸡取卵。一位业内专家就曾指出,限电确实不是一个好办法。首先,一旦停止限电,高能耗企业还是会回来;其次,限电导致经济成本很高;第三,限电不一定节能,企业不用电,可以用其他能源代替,这与节能减排的初衷是相违背的。

  减排应避免惟数字论

  正是由于政策上的些许漏洞以及行业中存在的少数投机取巧行为,让轰轰烈烈的节能减排工作出现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

  联合金属网分析师胡艳平称,此次节能减排政策风暴首要缺点是不具备可持续性,而是“临时抱佛脚”式作风的典型。按照目前各地政策要求,钢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削减一定产量以确定实现2010年末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但是不难想象,期限一到,各钢厂会迅速复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河北省大部分钢企表示限产时间暂定一周,眼下正是减排高峰期,有督察组进行监督,执行较为严格,当环境稍有放松后,在利润刺激下,部分产能有可能陆续复产。这种行政命令式的减排方法显然缺乏可持续性,反而有导致报复性复产的隐患。

  胡艳平认为,“我们不否认节能减排对钢铁行业乃至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然而,冷静客观看待近来一系列现象发现,排山倒海式节能减排行为存在‘惟数字论’倾向,部分地方政府节能减排采取的手段和方法过于简单和粗暴,甚至可以说是为‘达标’而不惜一切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当前某些实施办法并不符合节能减排的初衷,甚至有悖对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

  节能减排与地方主要领导的政绩挂勾,并采取所谓问责制,为保乌纱帽,一些地方政府可谓费尽心思,隐形的“暴力”减排手段也被应用推广,带有强烈政府色彩的“红头文件”也充分发挥了其作用。诚然,按照当前的形势,单位GDP能耗下降20%可以完成。但是从行业长远发展角度来看,治标难治本。

  发达国家经验以及相关研究均表明,“市场为主、行政为辅”是推进节能减排的最佳思路。要想真正推进减排,更应该借助市场力量,多采用财政、税收等市场化手段,辅以少量行政手段,建立节能减排长效机制。但此次减排风暴只是对钢铁行业阶段性集中整治行为,无法实现节能减排根本目的,即实现行业可持续发展。

  “节能减排还是要顺应行业发展,现在业内有一种看法认为,产能落后与否不能完全以高炉大小来区分,因为有些小型高炉对原料要求低,符合中国国产原料的特点,所以不应盲目关停。而限电限产这种‘一刀切’的方式更有待商榷。”一位钢企相关负责人说。

  总而言之,节能减排不应成为某些地方政府领导的“功绩”借力点,不应成为危害行业健康发展的“美好托词”,而应变成促进行业良性发展的长久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