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重金属超标续:非助外烟抢市场

2010-11-01 04:36 来源: 京华时报
收藏到BLOG

13种香烟重金属超标续:研究者否认助外烟抢市场



  10月初举办的第九届亚太烟草或健康会议上,ITC发布一篇论文称:与加拿大标准相比,中国13种卷烟所含的铅、砷、镉等重金属严重超标。

  一个月内,此事持续发酵:一些报道将此称为“烟草界的‘三聚氰胺事件’”;另一些报道则认为,这是外资香烟抢滩中国市场的一个烟雾弹。主管部门称,香烟重金属含量没有国际标准;香烟厂家又称,这只是一个民间调查。

  这份论文如何产生的?“超标”数据意味着什么?背后是否是外烟抢中国市场的烟雾弹?10月24日,本报对话该论文研究小组成员李强,追溯这场争论的起源。

  何谓ITC?

  京华时报:为什么要做中国烟草重金属的研究?

  李强:中国香烟重金属的研究,是ITC在全球20个国家同时开展的香烟研究的一部分。中国香烟的这一篇报告是重金属方面研究的第一篇,我们还在印度、泰国、苏丹、巴西、不丹、德国和爱尔兰、韩国等20个国家同时进行类似的研究。我主要负责这系列研究的中国部分。

  京华时报:ITC是个什么组织?

  李强:ITC的全称是国际烟草控制政策评估项目。这是由20多个国家多所大学、科研中心的100多名科研人员,自发组织起来成立的一个关注烟草控制的健康组织。我们的研究多围绕《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来进行,这份公约内包括的项目我们都尽可能去进行评估。香烟成分披露是公约对各国的要求,所以我们才会做这个重金属研究。

  京华时报:这20个国家多是发展中国家?

  李强:我们最先研究的是美、英、加、澳4个国家,然后才逐步扩展到发展中国家。

  京华时报:那美英加澳是否也有类似的重金属报告?

  李强:这一块的数据我不太清楚,我的领域主要在中国。

  京华时报:拿到这份中国重金属报告后有何感想?

  李强:还是有些吃惊。13种中国香烟的检测结果是,每克香烟平均包含0.82微克(1微克等于一百万分之一克)砷,3.21微克镉,以及2.65微克的铅。

  京华时报:这些数据表明什么?

  李强:这些数据单独来看,让人难以产生具体形象的感觉,所以我们选择加拿大香烟的平均值作为参照组。在1998年时,有机构检测到,中国卷烟的铅含量是美日卷烟含量的5到10倍。所以我们事先有“可能数值会高”这么一个推测,但是当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还是有些吃惊,因为高得有点多。

  研究历时4年

  京华时报:研究何时开始?李强:2005年底筹备研究。2006年开始在北京、上海、广州、郑州、沈阳、银川、长沙等7个城市购买了78种不同品牌香烟。

  京华时报:如何确定香烟的品牌?

  李强:我们先走访当地规模较大的烟店,同时会调查当地800个吸烟者购买喜好,汇集两方面的资料来确定销量较大的香烟,最终确定这78种卷烟。所以我们挑选的这78种卷烟,是2005-2007年期间这7个城市销量最好的香烟。

  京华时报:如何保证过程公正?

  李强:购买香烟时,我们一般是由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和当地疾控中心双方同时在场,后期滑铁卢大学也加入研究后,我们每次都三方一起在现场购买。每次购买我们都会选择在当地较大的烟店,并且保留购买时的发票或收据。中国香烟收集历时一年才完成。

  京华时报:香烟在检测前是否会出现污染?

  李强:我们不是单买一盒,而是成条购买,在不开封的情况下,外面再套一层塑料袋加封。在购买的第二天,我会用快递寄往美国。美国的研究者会将香烟装进带编号的白色箱子,然后储存在一间巨大的冰库里。在检测前,来自中国的香烟都会保存在零下20摄氏度的环境中。

  京华时报:有哪些检测环节?

  李强:我们会对所有的烟先进行理化检测,比如我们会把一支烟拆开,看里面的烟叶有多重,卷烟的过滤嘴多长,过滤孔的密度,烟的总长度、焦油含量等。而香烟中有害物质的分析,也就是最后的重金属检测环节,我们找美国当地的专业实验室进行检测。

  京华时报:都检测了哪些重金属?

  李强:我们要求实验室检测4种重金属,分别是铬、铅、镉和砷。这是香烟中危害较大的4种重金属,也是加拿大卫生部要求报告的4种重金属。

  京华时报:香烟中的这些重金属来自哪里?

  李强:根据我们对卷烟制作工艺的了解,在生产过程中添加重金属对烟草公司是没有意义的。参考我们多年前的研究及查阅参考文献,我们推测,(它们)可能来源于种植和土壤这些环节。

  “助外烟抢市场”一说不实

  京华时报:只拿加拿大一国数据做对比是否合适?

  李强:目前从全球来讲,虽然100多个国家都已加入公约,但实际上真正履行公约内容,披露香烟成分的很少,加拿大的香烟数据是目前唯一相对完整的数据。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检测或披露应该是政府的事情。我们的目的不是做全面的监测,而是做研究,所以也只能抽取一部分进行检测对比。

  京华时报:仅两国数据对比,就称中国香烟重金属“超标”是否合适?

  李强:其实我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从未使用“超标”这个词,我们只会说高过加拿大卷烟水平。但在亚太会上公布结论的那天晚上,我就看到中国媒体标注“超标”这个词。我感觉,用这个词后,引起了各界对香烟重金属的关注。对我们来说,结果是好的。

  京华时报:有3种被检测香烟早已停产?

  李强:首先我们要强调,这13种香烟是随机选取的,没有特殊原因。其次,要同时做20个国家的检测,所以不允许我们把一个国家购买的所有卷烟都做检测。另外,我相信,即使我们再选其他的13种品牌香烟,同样存在退市的可能。因为中国卷烟的品种在近年变化得非常快,有的卷烟会退市,有的会推出新的品种。

  京华时报:烟草总局曾回应,目前中国乃至世界都没有重金属的标准?

  李强:这是事实和现实。但我们感觉,虽然没有标准,但重金属对人体危害这么大,政府应定期监管披露。这些铅、镉等不仅危害吸烟者,还会影响二手烟民、孩子的智力和身体健康。可以肯定的是,与消化道吸收相比,香烟中的重金属经燃烧成为烟雾后,通过呼吸道,更容易被人体吸收。

  京华时报:研究的总资金是多少?是否受烟草公司的资助?

  李强:具体数额我不方便透露,我的研究经费主要来源于美国卫生研究院、加拿大卫生研究院等。这些机构相当于中国卫生部下属的研究机构。

  京华时报:这些研究院的身份是否会影响研究?

  李强:这个研究,只与健康有关。你或许是受到现在一些媒体导向的影响,认为我们帮助外烟抢滩中国市场等等。我只能说,这是一些利益集团的烟雾弹,希望以此来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把对健康的注意,吸引到所谓的贸易战上。这是不明智的一种做法。

  焦油量标注不科学

  京华时报:这份研究报告的反应如何?

  李强:相对于10年前来说,它吸引了更多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但是烟草总局和烟草公司并未与我们直接对话,他们在媒体上的表态也只是“做进一步调查”,但具体怎么查,没有说明。我感觉,这份论文对于烟草总局和烟草公司的影响并不大。

  京华时报:是否还有其他计划?

  李强:现在我们仍在做中国香烟的检测,从未停止。我们想要坚持做下去。2008年时,我们将7个监测城市中的郑州换成昆明,因为昆明是一个更依赖香烟经济的城市。在重金属方面,我们将只检测铅、镉等这4种重金属。我们针对香烟还有很多研究,其实重金属只是香烟众多有害物质之一,焦油和尼古丁等也有更为严重的危害。

  京华时报:这份研究对中国烟民有何意义?

  李强:我们的研究并不是想说中国卷烟超标,或者是中国卷烟差,我们的观点是: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烟它都是有害的。如果其中一种有害物质达到这么高的程度,那么它可能在高危害上再造成额外的伤害。吸烟者有权知道,他们吸的烟里有什么有害物质,这样他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毕竟香烟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合法贩售,并且主要功效就是杀死一半消费者的商品。

  京华时报:你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李强:公约中要求在烟盒上列出有害成分,但不应该列出数字。比方说,我们国家在烟盒上列出焦油这个成分,后面又写出8毫克、2毫克,这个具体数字恰好是卫生组织要求不能披露的。因为这个毫克数是用错误的方法检测到的,容易对公众产生误导,使吸烟者认为低焦油卷烟是安全的。

  京华时报:为什么?

  李强:因为烟草公司采用了一种欺骗性的测量方法。每根香烟的过滤嘴旁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过滤孔,当你吸烟时,空气通过小孔进入香烟,使你吸入的烟会被这些空气所稀释,而烟草公司测量的正是稀释后的焦油和尼古丁值。实际上,人在吸烟时,这些小孔会被你的手指或嘴挡住,令空气无法进入,焦油和尼古丁值会变得更高。曾有一项研究,找来几组吸食不同毫克香烟的烟民,去检测他们尿液中有毒物质的代谢率,结果不同组别之间没有区别。这意味着他们吸入的有毒物质和致癌物是一样的。

  关键词

  香烟重金属超标

  ITC对比研究后发现,中国13种不同品牌的香烟中,砷、镉和铅这3种重金属的含量,高于加拿大香烟重金属平均值的3倍。

  其中,砷是砒霜的主要成分;镉被归为“头等致癌物”;铅会破坏造血系统,并影响儿童智力发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