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一机构向官方申请公开“鲜蘑漂白”信息

2010-12-01 09:48 来源: 新京报
555 收藏到BLOG

  11月30日,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就“鲜蘑被漂白事件”,向北京市工商局申请公开政府信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表示,11月30日下午已经将申请快递到市工商局办公室,“希望市工商局能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给予回复”。

鲜蘑是否漂白属应当告知社会的重要政府信息

  该“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显示:近日该中心从新京报获悉,西城区阜外一小六年级学生张皓,在农大农学院高卫芳博士的指导下做了一个常规实验:在暗室中通过紫外线条件照射观察荧光。结果发现如今市场上的鲜蘑菇超九成都被荧光增白剂污染,长期吃这样的蘑菇将对人体造成多种危害。而北京市工商局相关人士则称,张皓的实验及调查结果“不具科学性”。

  申请人认为,鲜蘑菇是否被漂白,涉及北京市两千万人的食品安全,属于应当告知社会的重要政府信息。北京市工商局应依法公开相应政府信息,解除社会对于该食品安全的忧虑。

“市工商局的行动和态度极不负责任”

  何兵表示,他们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以及第十条的相关规定,特此向北京市工商局申请以下信息公开:北京市工商局近期是否对市场上销售的鲜蘑菇进行过相应的检查和检验?如有检查和检验,申请将相关信息向社会和本中心公开等。

  何兵表示,如果北京市工商局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不予以回复,该中心将向法院起诉北京市工商局。何兵认为,食物是市民最为关心的事情,这在百姓看来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北京市工商局在得知此事后,即没主动找该学生进行核实调查,也没有在市场上封存样品进行调查,“这种行动和态度是极不负责任的表现”。

  据何兵介绍,该中心此前也对几家部委单位发过“信息公开”函,但对北京市政府部门,这还是第一次,“现在很多政府部门信息不公开,我们希望自己的行动能推动政府部门做个‘透明政府’”。

对话
“我只是把实验结果如实反馈出来”
做调查学生张皓称系根据四川地方标准《荧光增白剂检测方法》进行实验

  新京报:你当初是怎么想到做这个调查的?

  张皓:是受妈妈的启发。有一天在餐馆吃饭,妈妈说不让我吃蘑菇,说是在网上看到“成都食用菌添加荧光增白剂被销毁”,我就产生了想调查的想法。

  新京报:做这个调查用了多长时间?

  张皓:我从今年2月份开始进行,大概用了半年时间。先是查资料,然后与辅导老师确定研究方向。

  新京报:这个调查的实验是你自己动手做的吗?

  张皓:中国农业大学微生物实验室高博士指导我如何使用相关专业仪器,我自己动手操作的。

  新京报:实验大概花费了多少资金?

  张皓:一共下来400多元,其中200多元去超市、市场买了做实验的各种菌类,另外100多元买了1公斤荧光增白剂。荧光增白剂在北京买不到,还是我爸爸去南京出差时帮我买的。

  新京报:你做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什么?

  张皓:一是为了验证妈妈说的话对不对,看看蘑菇里是否真的有荧光增白剂,二是想提醒市民对这件事有个警惕性。

  新京报:工商觉得你就是一个小学生,认为你的实验不具有科学性、权威性。

  张皓:我不是科学家,也不是什么科研机构,这只是我作为学生的一个科学探索。我做这个调查参照了四川省公布的地方标准DB51/T907-2009《荧光增白剂检测方法》,是按照规定步骤一步步完成的,我只是把实验结果如实反馈出来。

影响
“过去每天吃现在不敢买”

  家住西城区官园市场附近的李老太看到本报关于“鲜蘑被漂白”的报道后,表示不敢再买蘑菇了,平时她几乎每天都要吃一顿。11月30日,记者走访了部分菜市场和批发市场后了解到,部分菜市场的鲜蘑销售受到了影响,批发市场尚无明显反应。

  “怎么分辨我也不会啊!”李老太称,看完报道后她决定暂停吃蘑菇,她还跟相熟的街坊邻居们“通报”了这个消息,多数人也都表示暂时不买蘑菇了。

  “平时一上午就能卖完的蘑菇,昨天到了下午还有。”西城区福绥源菜市场一名商户承认,因为报纸报道后,鲜蘑的销量受到了一定影响。不过他表示自己从未听说过荧光增白剂,也并不太相信一个小学生的研究成果。

  11月30日下午,新发地批发市场多名经销食用菌类的商户表示,不知道有荧光增白剂。其中一名商户称,他们的货一般走食堂或饭店,11月30日的销售情况尚未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