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餐盒”何日远离我们的餐桌?

2010-6-25 13:56 来源: 新华社
639 收藏到BLOG

  前不久,国家药监局、工信部、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质检总局联合下发通知,启动对一次性塑料餐盒生产、销售和使用的专项整治。一次性塑料餐盒直接接触食品,其质量直接关乎人体健康。我国每年使用的一次性餐盒超过150亿个,其中有多少属于劣质餐盒甚至“毒餐盒”?这些劣质餐盒是如何从源头流向餐桌的?

  近日,记者在北京周边暗访调查发现,无论是生产环节还是流通使用环节,劣质餐盒仍然有禁不止;无论是监管还是执法查处,力度明显不够。

  企业被列入黑名单 劣质餐盒照样生产

  2010年3月,北京环保餐具联合组织等单位对一次性塑料餐饮具市场调查时发现,市场上销售的大量劣质餐盒,主要来自未获得生产许可证或添加劣质填充料的企业,一些企业用废旧光盘、废旧发泡餐盒或减震包装材料等废塑料,加入工业碳酸钙、荧光增白剂、石蜡以及有毒材料生产一次性餐盒,产品质量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其中天津圣元树塑料包装制品厂、天津云龙环保餐具有限公司、河北永清县刘街宏利塑料厂等10家企业因长期生产加工劣质餐盒,被列入黑名单。

  记者在北京周边对这些企业进行了暗访。天津云龙环保餐具有限公司因加工生产劣质餐盒曾多次被执法部门查处。在天津静海县大丰堆乡李八庄村西头,记者以购买餐盒为由,进入“云龙公司”车间,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塑料味,两名工人正在把一些灰白色颗粒、白色碎片倒入机器,两条生产线不停地加工,10多名工人忙着切割包装,餐盒随意堆在地上,车间外有两辆厢式货车正等待装货。

  记者将从云龙公司带回的餐盒生产料交给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环保专家董金狮进行了检测,确认这些灰白色颗粒为废旧回收塑料和碳酸钙的复合颗粒,白色碎片为餐盒边角料。

  在河北沧县兴济镇北桃杏村某塑料机械厂,总经理张某告诉记者,一种新设计生产的制作一次性饭盒的压塑机十分热销,去年下半年已卖出二三十台,购买企业都是针对北京市场生产饭盒的。“废弃回收塑料颗粒最好的才要5000元/吨,食品级的塑料颗粒要1万元/吨,很多厂家都用回收塑料做饭盒,这样利润丰厚些,半年就能收回投资”。

  北京友谊医院血液科主任王昭介绍,不合格一次性餐盒主要含大量工业碳酸钙、石蜡等有毒物质,有些还使用废旧塑料,长期使用会对人体的代谢系统有影响,容易形成胆结石、肾结石,工业碳酸钙中的重金属对人体危害更大,特别是对儿童的神经系统造成影响。

  劣质餐盒打上了QS标志 冒充合格产品销售

  北京市火车南站附近,一家只有十几平方米的饺子馆里,很多过往的食客点了饺子后,直接用一次性餐盒打包带走。老板娘的收银台旁,码放着一大袋一次性餐盒,餐盒很薄,软塌塌的很容易变形。

  北京城有多少这样使用劣质餐盒的店铺?

  董金狮说:“劣质餐盒保守计算至少占有北京市场近一半,在批发市场上就能买到,如果相关部门查得严了,就转为送货上门销售等更隐蔽的手段,逃避监管。”

  记者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发现,低价劣质餐盒仍在销售,但大部分商户不敢摆在明面上卖,一些商户表示,“怕检查,需要可以随时取货。”更为恶劣的是,一些劣质餐盒打上了QS标志,冒充合格产品销售。

  在新发地厨具调料大厅C区一摊位,摊主从桌下拿出了一种印有QS标志的一次性餐盒,85元一箱,每箱约900个左右,QS标志后,还印有质量监督许可证批号。但记者闻了闻,有一股异味,使劲摩擦后,手上甚至留下了白色粉末,记者问:“这是哪里产的?”摊主说:“天津。”“哪个厂家?”摊主探身在桌子下翻看了半天说:“纸箱上没印!”旁边一个摊主说,要有模具什么标都可以打上去,“QS”等市场准入标志的“识别”功能已经形同虚设。记者询问旁边的优质透明餐盒,摊主称每个要4至6角,“这种卖得很少,价钱贵,你们小饭店用不起!”

  记者购买了一叠QS标志的餐盒带回,经董金狮确认为劣质餐盒。董金狮说:“事实上,优质透明餐盒的批发价也就是两毛多,但劣质餐盒企业利润大,给的回扣多,因此经销商都愿意推销劣质餐盒。”

  监管缺位、执法不力,导致劣质餐盒泛滥

  董金狮告诉记者,目前一次性餐盒的生产领域由质监部门负责,工商部门负责流通领域,但事实上,部门的监管存在漏洞,使得违法生产企业钻了空子。

  今年4月24日,江西省质监局一天查获一次性发泡餐盒720万只,然而5天之后,被查处企业就又开工生产了。“生产商采用‘游击’战术,你查我停产,你走我开工,搞得质监部门也很累。”董金狮无奈地说,“也有一些地方部门以罚代管,对违法生产劣质餐盒的企业,主要处罚方法就是罚款,但罚款数额与巨大的利润相比,微不足道,罚款反而使违法生产合法化了,执法不力造成一次性劣质餐盒泛滥成灾。”

  河北永清县刘街宏利塑料厂总经理叶振平称,我从2003年开始生产一次性餐盒,每年都被相关部门查处和罚款,平均一年要罚款一万多元。记者问:“那你还一直生产?” 叶振平笑答:“混口饭吃呗。”

  另一方面,由于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和鉴定部门,消费者无处投诉或根本无法投诉。“消费者维权太艰难了。”董金狮对此深有感触,“购买了餐盒,如果没有发票,一出门经销商就不认账了,而目前没有专业权威检测中心接受个人送检产品,因此普通消费者如何鉴定餐盒有毒有害也成为难题。”

  全国生物基材料及降解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夏青介绍,现在市场上销售的那些所谓“降解”“环保”餐盒,实际上几乎没有达到新国家标准的。“我国从2009年12月1日起实施了《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要求一次性餐具不能乱标‘可降解’字样,对可降解餐具的规定是其生物降解率须达到60%以上,现在能达到这个规定标准的北京市场上几乎没有。”夏青认为,质量不合格的劣质餐盒对人体的具体危害,需要相关部门进行专门评估,建议地方政府部门规定企业在每个餐盒上打出标识和生产许可证编号,以方便消费者识别和监管部门追溯责任。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餐饮具列为高风险抽检品,成为今年的重点整治项目,相关主管部门关于如何规范餐饮企业采购、使用一次性餐饮具的相关政策将于近期颁布,人们期望一次性餐具无人监管的混乱局面早日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