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两周内再泄漏 污染事故三疑问待明晰

2010-7-19 08:33 来源: 中国证券报
收藏到BLOG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紫金矿业(601899)全力排查紫金山金铜矿各溶液池安全隐患的当口,7月16日晚22:30左右,刚刚建设的应急中转污水池又发生泄漏,此次污水泄漏约500立方米。

  对于第二次的泄漏原因,紫金矿业公司副总裁刘荣春未明确答复,只是表示,公司正集中力量处理事故,还未排查事故原因。

  人们对此次事故仍有三大疑问:紫金矿业作为国内有色金属的龙头企业,何以连续出现污水泄漏事故及环保问题;紫金山矿区下排污口的污水自动监测设备为何损坏后在两个月内没有得到及时维修;这次污水泄漏事故为何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

  污水泄漏事故为何再现

  根据紫金矿业对外披露的消息,16日晚22:30左右,紫金山金铜矿值班人员巡查发现,3#应急中转污水池发生泄漏,经采取堵截、调度等有效措施,17日7:00基本堵截污水泄漏入汀江。初步估算,此次泄漏污水约500立方米。

  但究竟有没有污水被再次排入汀江,说法并不一致。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紫金矿业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称污水已通过排洪洞流入汀江。中国证券报记者17日上午赴矿区,被厂方以正在吊装设备及领导要来矿区检查为由拒绝进入。

  “现在还不清楚事故原因。”刘荣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再次泄漏的中转池是刚刚临时修建起来的,应该不存在没有铺好防渗膜的可能。而紫金山金铜矿矿长助理陈先生表示,事故发生所在的中转池是公司这几天刚刚抢建出来的,不排除因施工抢建出现疏忽造成二次泄漏的可能。

  依据紫金矿业的说法,据环保部门监测,17日3:00至11:00,金山电站库区金山桥断面水质 PH值为6.86-8.60,总铜含量<0.02mg/L,汀江水质保持Ⅲ类标准。但中国证券报记者17日上午在上杭县环保局看到,17日凌晨2点左右该部门在紫金矿业排污口的取样呈现褐色,水体浑浊不堪。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紫金矿业连续出现污水渗透?时至今日,无论是紫金矿业还是上杭县都没有给出答案。根据此前事件联合调查组给出的结论,第一次泄漏事故是人为非法打通6号集渗观察井与排洪洞造成的。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也搞不懂为何原应不相连通的污水系统和排洪系统在事故中是如何连通的。

  紫金矿业方面称,紫金山金铜矿的总体设计方是拥有甲级资质的原南昌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现中国瑞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而瑞林工程水工所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时紫金山金铜矿的设计者已经离职,但据他所知,事故污水池的设计并非出自他们的设计。对此,兼任紫金矿业高级工程师的刘荣春也无法对中国证券报记者准确说出污水系统的设计单位。换言之,污水泄漏的根源是否在设计之初就已经种下,目前仍无法获知。

  污水检测仪器为何失修

  “紫金山矿区下的那个排污口是我们重点监测的一个点,非常重要。”上杭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口中的这个重要监测点却出现了近两个月的停运。

  紫金山金铜矿废水经矿区同康沟或三清亭排入汀江。但在这个区域,上杭县环保局设置的污水自动监测设备在今年5月就被雷电劈毁,随后申请了停运。此后,上杭县环保局派出1 名工作人员负责这一重要监测点的人工监测工作,直至事故发生的7月3日。

  对此,上杭县环保局的解释是联络设备商维修需要时间及人手不够。上杭县环境监测站共有7-8人负责水系的监测工作,而对汀江流域最应引起重视的污染源――紫金矿业的排污口在自动监测设备损坏后仅安排了1名工作人员做人工监测。

  紫金矿业3日污水泄漏事故发生后不久,原本被雷劈坏的自动监测设备被火速修好,目前已重新启用。停运两个月未被修复的自动检测设备在事发后10天内“复工”,上杭县环保局的解释似乎并不足以为人所采信。

  如今,上杭县环保局在辖区内8个点位做汀江的人工水质抽样,其中5个监测点每小时都要进行一次监测,加密的监测力度从此前的每10公里一个监测点缩短为每5公里一个监测点。

  事故披露为何未出县

  紫金矿业此次污水泄漏事故广受诟病的一点是公司和上杭县政府对事故的披露不及时。

  对此,上杭县政府在 16日凌晨召开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特别做出了解释。上杭县副县长梁八生称,政府向社会发布信息的方式与上市公司向社会披露信息方式不同。事件发生后,上杭县政府通过多种方式向社会发布信息。一是在接报当天(7月4日)下午4时,召开汀江沿线乡镇党政领导及县直有关部门负责人会议,通报了事故的相关情况。二是在接报第二天(7月5日)下午4时30分,在上杭大酒店召开了有县直各党委(工委),部、委、办、局、社(公司),省、市属驻杭单位负责人,临江、临城镇政府主要负责人,村(居)委会负责人,部分离退休老同志参加的“上杭紫金山铜矿废水泄漏事件情况通报会”,通报了事件起因经过、采取的主要处置措施及下一步处置工作,环保部门通报了汀江水质监测情况,卫生部门通报了城区饮用水检测、供应情况。三是将每日汀江水质和自来水水质检测情况通过电视滚动播放、发布公告、制作宣传栏和发放水质检测单等方式,向社会公布汀江水质、饮用水质检测情况,将人饮水、企业外排水、渔业用水三个国家标准(主要是含铜指标)告知群众,加强科普知识宣传工作,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四是7月12日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新闻媒体发布初步查明的事件发生原因及相关信息。从梁八生的解释看,县政府并不认为自己在发布信息方面存在问题。

  但在这一系列的通报中,12日的新闻发布会才是面向社会正式通报。这一点,作为紫金矿业污水泄漏事故的受害方――相邻的永定县似乎更有发言权。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永定采访了解到,永定县就是因为没有及时获得污染事件发生及其原因的通知,才导致永定没有更好地采取补救措施。“确切地说,直到7月12日上杭县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们才知道死鱼现象出现的原因。”永定有关官员在回忆事件的经过时称,7月6日永定县出现个别死鱼浮头情况,9日、10日,县主要领导到受灾乡镇密集调研死鱼情况时还不清楚水质变化的真正原因。

  汀江被污染后,受影响最大的是下游的棉花滩水库,很多渔民在这里靠养鱼为生。水库面积60多平方公里,其中,44平方公里在永定境内。除了死鱼,这一片水域存在的活鱼也卖不出去。从这个角度看,永定的受灾情况更加严重。

  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永定县参照最先出现死鱼现象的上杭,由政府先垫付资金收购已死亡和浮头难存活的网箱鱼,并集中进行无害化填埋。收购综合价格为每斤6元。对于网箱中存在的活鱼,政府也按照这一价格进行收购,并及时放入大库。“这不是政府的赔偿,责任单位肯定要有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