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汽油之争又起 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如何平衡?

2010-8-16 10:50 来源: 《科技日报》
723 收藏到BLOG
  面对眼前的利益与长久的回报,我们似乎总是在两难之间摇摆。

  在粮食与石油的问题上,如何破解发展与资源,需求与安全之间的矛盾,还需要人们用更长的时间寻找答案。


  近来,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上书国家发改委,呼吁立即叫停国内的玉米制乙醇汽油项目。多年来始终争议不断的“玉米与汽油的故事”,在能源问题日渐突出之时,似乎又将推出新的版本。

  如何破解发展与资源,需求与安全之间矛盾?抛开种种各有道理但却利益纠结的争吵辩论,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粮食与石油的天平上,需要时间去寻找一个平衡。

  为什么是玉米

  多年前,当记者问美国汽车之父亨利・福特:“什么是汽车燃料的未来?”时,福特斩钉截铁地说:“是乙醇!”

  人们无法得知福特凭借什么而做出这番预言,但让汽车喝“酒”而不再喝油已经成为事实,而随着石油这种用之即逝的不可再生能源,导致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发展替代能源对于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意义日益增大。

  据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到2025年,全球石油需求量将达到每天1.21亿桶,可这种每天1.2亿桶的激增需求,是绝对无法完全予以满足的。过去10年,全球每年大约消耗240亿桶石油,但全球每年新发现的石油平均不足100亿桶。其次,即便有这么多石油,成本因素也会使人望而却步。第三,不存在这样的基础设施:能够交付这么多石油而又不会导致价格飙升失控。事实上,全球已没有闲置的开采和炼油产能。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曾警告称,35至50年后,全球可能将会因为“可开采石油”枯竭而爆发“各种资源战”。

  于是,当今世界没有其他一个更引人注目的话题,能超过一个安全、可以承受、清洁的能源解决方案。而在各种替代能源中,以燃料乙醇为主的生物能源得到了世界各国极大的重视。

  作为一种生物转化的太阳能,燃料乙醇是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再生能源,是目前唯一进入市场、应用最广泛、具有较为成熟的技术、可替代石油燃料的大宗可再生生物能源。它能够立竿见影地大幅度节省石油的消耗。按照燃料乙醇和汽油1∶9的混配比例,每使用1020万吨经过混配的车用乙醇汽油,就相当于节省了102万吨汽油,而要提炼出这些汽油至少需要300万吨原油。

  目前,燃料乙醇发展规模在中国前面的两个国家中,巴西是用甘蔗生产燃料乙醇,美国用玉米生产燃料乙醇,由于气候、土壤、生产效率等条件比较适合,两国的甘蔗和玉米产量都能够满足其燃料乙醇生产的原料需求。

  不仅粮食可以生产乙醇,某些纤维质类原料也可以生产乙醇。纤维质原料主要包括草、甘蔗、红薯等作物,还包括秸秆、农作物壳皮、树枝、落叶、林业边脚余料等。相较之下,由于制取成本相对较低和种植的普遍性,玉米成为燃料乙醇的主要原料。

  喂车还是养人

  美国与巴西的经验证明,玉米等制备乙醇能够在相当程度上缓解石油供需的紧张。这对于处在工业化进程日益深化,尤其是汽车工业一日千里的中国社会而言,不啻于一种可资借鉴的经验。

  然而,正所谓摁下葫芦起了瓢。人类所面临的各类危机不光只有能源一项。最基本的吃饭问题,从未得到过全面、彻底地解决。玉米制乙醇所代表的生物质能增加了前者的分量,却翘起了另一端的紧张危机。

  近年来,大量生产谷物乙醇已经引起世界玉米价格急剧上升,带动饲料价格上升,从而造成猪肉等食品和消费品价格上涨。联合国甚至提出了“生产玉米汽油将会和穷人争口粮”的观点――用1公顷土地生产的谷物可以养活10个穷人,而如果生产汽油只能养活1个穷人。

  在中国,为了推进可再生能源与新能源的发展,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有关部委2004年曾联合出台政策,在黑龙江省等省区推广玉米加工车用乙醇汽油的试点项目。后来,随着陈粮的减少,国家明确要求各地不得盲目发展玉米加工乙醇产能。

  而在此次石油委的“上书”行动中,列举了当前国内部分乙醇加工厂为了享受国家补贴及免税政策,大量抢购新上市的玉米制备车用汽油的状况。石油委表示,我国目前仍有1000万吨乙醇汽油制造产能,按每3吨玉米制1吨乙醇汽油的行业生产水平计算,每年需要3000万吨的玉米原料。玉米制油使得养殖业所需要的饲料玉米严重短缺,且价格大幅度上涨。而另一个事实是,今年上半年,我国净进口玉米7800万吨,首次从玉米净出口国变为玉米净进口国,造成这一状况的根本原因是国内玉米价格相对海外来说偏高,仅东北地区玉米价格就同比上涨15.7%。

  “我们国家土地很少,人很多,粮食非常紧缺,我们不可能走美国与巴西的道路,所以我们的切入点在哪里?原则就是,不与人争粮。”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元春表示。

  在粮食与石油孰轻孰重的问题上,政府曾经作出了阶段性的抉择。但如今,问题又一次摆上了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