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市强力限产冲刺降耗目标 一刀切换漂亮数据

2010-9-09 07:39 来源: 经济参考报
618 收藏到BLOG
  多个省市强力限产冲刺降耗目标

  有企业认为,“大运动”式的限产不解决根本问题,应建长效机制

  一直以来负责给武安很多钢厂送货的老王失业了。他给自己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一个亲戚打了个电话,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钢厂咋了?是不是都倒闭?”

  他不知道的是,9月3日下午,武安市政府“一纸禁令”就下达到了武安市18家钢厂手中,根据规定,钢厂要在5日凌晨全部关停所有生产设备。

  用很多当地人的话说,“政策来得太快了”。记者在河北调研时了解到,为了督导效果,市长也曾亲自牵头成立小组,抽查各个钢厂的“停产”落实情况。而当地乡镇政府也随时会派督导组去查看钢厂情况。而河北省只是“节能减排冲刺大军”中的一员。2010年是中央政府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的最后一年。根据规划,要完成“十一五”降耗20%的目标,今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还要下降5.2%。

  正是这样艰巨的任务,让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运动式的限产,在全国各个省份相继上演。

  决战

  节能减排“雷霆行动”

  和往常车水马龙相比,邯郸去往武安的国道显得有些冷清,天空下着小雨,“这里以前总是堵好几个小时的车。”当地的司机师傅指着前面的路说。原本需要40分钟的车程,不到半个小时就顺利到达了。

  昔日的高炉已经停止了。一路走来,和阴霾的天气一样,钢铁重镇武安显得非常冷清。很难想象,就在上周这里的钢厂还都是加足马力生产,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3号下午开的会,我们厂晚上就召开部署会议,4号就按照市里要求全部停了。”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销售处处长陈玉龙说。见到记者时他刚巧送走了两个代理商,他告诉记者,今天他自己正在准备明天开会的事项,为了落实政策要求,工厂里的工人都没有放假,而是在检修、学习。

  “没人不知道赚钱是舒服的,这个大的形势,你也是不能抗拒的,”他用这句话回答了记者种种疑问。

  决战四季度,是河北省面对“十一五节能减排大考”的真实写照。因为不仅是在武安,河北各个省份,都对“两高行业”掀起了大规模的限产限电运动。9月开始武安市宣布18家钢厂停产后,5日下午紧急召开了全市节能减排大会。而就在当天,唐山30多家钢厂和26家焦化企业就接到了市政府办公厅文件,要求后四个月限产近50%,第二天下午在河北国丰钢厂召开了动员大会。另一边的河北衡水市安平县,为完成节能降耗指标,对全县分3批实施限电,每批限电22小时。限电期间,不仅居民家停电停水,医院和红绿灯也遭停电。每供电50小时停电22小时。

  “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生产?”这是小杨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他是武安当地钢厂的一位工人,他和他的工友们这几天讨论最多的也是这个事情。有人说是20天,有人说是一个月,还有人说,可能就这样关下去了……

  他告诉记者,像文丰钢厂的工人没有放假还算幸运,这里其他很多钢厂都因为停产而让工人放了假。每人每天发20元基本生活费,一个月600元,如果正常开工,他们可以拿到1000至2000元。

  拉闸、停产和限产,对于钢厂来说,不仅仅是一张“紧急通知”那么简单。武安市一个钢厂内部人士向记者坦言,按照目前钢厂产能规模,一关一停,每天消耗的钱大概应该在200万元左右。一个月下来,亏损就是6000万元。

  “我们现在订单非常充足,但是因为政策,只能退后发货了。”上述人士坦言,再加上九月份是传统的旺季,一般而言一个月的利润应该是在8000万到1亿元。如果加上损失的利润,相当于整体亏损了1亿6千万。唐山市迁安一个民营钢厂董事长在接到《经济参考报》记者电话时也表示,目前企业产量被削减了近6成,严重影响了后期销售,经济损失不可估算。

  最令人担心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新武安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钢铁企业是一个高耗能产业,资金链非常重要,一般而言,在钢厂正常运行的情况下,都是采取原料“先送后付钱”,成品“先交钱后给货”的方式。而如果长期停产,上游原料供应会要求付款,而下游客户也不会再交任何订货款,同时企业在停产时也会产生大量的各项费用,必然会造成资金链的紧张。“短期还行,但是时间一长,拖个1至2个月,就非常危险了。”上述人士说。

  现实

  任务严峻

  实际上,河北并不是特例,全国性的“限电冲刺十一五”正在愈演愈烈。9月开始,广西、广东、江苏、浙江等省份对不符合能耗标准的钢铁生产企业,实施了强制性拉闸限电或提高供电价格。广西不仅对落后产能实行限电,一些节能水平较高的钢厂也准备部分停产。从9月2日起,柳钢已陆续停产多条生产线,停产计划为时一个月,影响产量30万吨左右。广东珠三角地区焦炭等11个行业的淘汰类和限制类企业被纳入差别电价的范围,9月1日起其用电价格将提高,至此广东实行差别电价的行业达到19个,覆盖了主要的高耗能和高污染行业。

  政府“雷霆行动”的背后,是今年节能减排任务艰巨的现实。记者了解到,“十一五”规划提出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 D P)能耗降低20%左右的目标。今年下半年,必须完成降耗4.48%的目标。但上半年全国单位G D P能耗同比升0.09%,有7个地方单位G D P能耗上升,形势相对严峻。目前,仅北京、天津完成“十一五”节能目标。而在河北省《关于落实国务院节能减排工作部署的汇报》文件中显示,上半年全省万元G D P能耗同比下降1.35%,高于全国1.44个百分点。

  河北省工信厅一位官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同时年内停批和停建高耗能项目,对前期高耗能行业电价优惠进行清理,并实行差别电价和惩罚性电价,对于未完成指标的市县领导要追究责任等。

  “大家都想不到,可能是真的急了。这次和以前不同,以前是拉闸限电,但是现在,是守着电不能用,可见政策确实是下了狠心了。”新武安集团一个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一直以来,因为高耗能行业同时也是纳税大户,并承担着解决人员就业等任务,当地政府并不愿意对这些支柱行业实行过分严厉的“调控”。

  “但是目前的矛盾越来越大了。一方面是地方政府要依赖高耗能支柱产业拉动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则要完成上级的指标。”河北省发改委一位内部人士坦言,眼看大限将至,而且政府已明确将节能减排的完成情况与地方官员的考核挂钩,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恐怕就是直接拉闸限电,更有甚者是直接通知停产。

  争论

  是要好看的数字,还是推进转型?

  “我不知道这次是关一阵子,还是要全关了。”面对呼啸而来的政策风暴,武安市的不少钢厂都感到摸不到头脑,政府用“一刀切”的方法换得漂亮的数据,这让不少企业无法理解。

  “这样做有失公平。”出现在限产名单上的唐山迁安一家钢厂董事长告诉记者,地方政府的“铁腕”调控是突然到来的,并在实施后不断完成力度的强化、范围的扩大。由此一来,完全打破了企业的经营周期,对其调配原材料、铁路等运能造成重大影响。

  “即使是高耗能行业也有优劣之分,有的企业环保好能耗低,有的企业环保不好能耗高,那么政府出台限电限产政策的时候,是否应该也有一个具体标准来进行参考,而不是把所有企业都一刀切。”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记者从当地政府部门多方得到证实,目前各个地方进行的限电停产,并没有出台相应的标准。

  “我的钢铁”网咨询总监徐向春坦言,各地政府短期突击作业的做法,实际上就暴露出对于节能减排工作,缺乏一种长效可行的运行机制。“节能减排是需要一个长效机制,而不是短期的突击,光是行政性的限电限产,现在数字好看了,但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他表示,“因为很可能不限电了,企业又会开始开工,G D P单位能耗又会上去了。”与此同时,徐向春说,短期限产也会造成钢材、焦炭等原材料价格上涨,最终对下游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关于节能减排指标,很多都是各个企业自己计算并上报的,“我们都是自己报能耗数据,那么必然会有企业注水,本来能耗高的报低。”河北省一位钢厂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坦言。他表示,这对一些响应节能减排,进行技术投入和改造的企业而言也是非常不公平的。

  但是,不容忽视的是,对于节能减排,这次从国家到地方自上而下采取一系列迅猛的动作,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在这种类似“短跑”式的限电停产背后,是国家对于经济结构调整的决心。

  “这次的停产,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后期节能减排的要求和压力会更大。”邯郸市发改局环资处一位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地方政府对于节能减排的重视将成为常态,而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必然越来越严格。

  “完成指标不是目的,真正把节能减排作为结构调整重要抓手,下决心让一些应该淘汰的小企业出局,并进一步推动企业转型才是根本目的。”上述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