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轧钢厂致河水严重污染 村民癌症频发

2010-11-08 11:42 来源: 千龙网
收藏到BLOG

轧钢厂废水致河水严重污染 沿岸村民癌症频发

一脸无奈的冯军

  “黑色鲍邱河”污染之患

  在河北廊坊三河市有这样一条河流,她一年当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处于枯水状态,只在夏末秋初之时,忽地水位暴涨,恰巧这条河的名字就叫鲍邱,这里虽未取暴秋之意,但却有暴秋之实。

  古民谚有云:鲍邱水涨,家破人亡;鲍邱水干,愁死亲娘。这句话真实地体现了两岸村民对鲍邱河又爱又恨地复杂心情。然而,今天的鲍邱河又在用另一方式折磨着鲍邱河两岸的村民。

  2010年11月2日,44岁冯军,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人,第二次为女儿的病,走上大厂县夏垫镇的法庭,对河北大厂金铭精细冷轧板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铭公司)提出诉讼。第一次,是在2009年。

  不同的是,冯军两次在同一间法庭,起诉同一家厂方,却是为了不同的两个女儿。

  “以前为大女儿打官司,我就知道肯定会败诉,果然最后我们败了。这次刚刚开庭,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会败的。”虽然如此,但是倔强的冯军仍然坚持起诉,要求赔偿。

  2010年11月4日,冯军对《新周报・周末版》记者拿出6张癌症死亡人员名单,其中仅夏垫村近几年不完全的癌症死亡数据就接近30人。

  癌症病频发

  2007年6月19日晚11时左右,大厂县夏垫镇16岁的冯亚楠还是被白血病夺走了生命。

  按照当地风俗,死去的亲人必须过“五七”。为了寄托对女儿的哀思,冯军严格遵守这一风俗,在她离开人世的第35天即7月23日进行了祭奠。作为父亲,43岁的冯军打心底里认为自己没有尽到至亲的责任,眼睁睁地看着大女儿走向死亡而无能为力。

  在冯军的眼里,酿成这场“白发人送黑发人”悲剧的罪魁祸首是当地环境污染过于严重。

  为了证明污染属实,他向《新周报・周末版》记者提供了一张死亡名单:在不到10年时间内,夏垫镇夏垫村有30位村民死于癌症。经记者调查,名单中有23人被其亲属或邻居证实因患癌症或白血病死亡,死者年龄大约在55至60岁之间。

  夏垫镇是河北省50个重点小城镇之一。近年来,夏垫镇全面落实“重点抓工业,集中精力上项目”的总体要求,2005年全镇实现工农业总收入25.5亿元,完成财政收入1695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659元,在经济方面取得骄人成绩。

  在村民们眼中,该镇拥有“八个生产小分队”的夏垫村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仅是在经济、生活方面,还包括环境方面。“从来没见过,为什么我们村以前喝的自家井水现在都变成红色呢?”该村一位村民感叹着村子的变化。同时,还有一个奇怪的问题令这位村民不解,每年村中均有不少人患上绝症以致身亡。

  自2007年6月,冯军的女儿冯亚楠被白血病夺走生命后,两年来他一直坚持不懈地进行着鲍邱河沿岸癌症村的相关数据调查。

  冯军开始搜寻各种证据,以期找到导致女儿患病的“元凶”。

  随着调查的深入,冯军发现了附近村庄有更多的家庭,像自己家一样,曾经或正在遭受着家庭成员罹患癌症的不幸。

  “无知,无助,无奈。”这是他两年来调查“癌症村”对当地村民的评价。“有条件的人搬离了村子;村子里的人害怕惹火烧身,不敢说出哪家人得了癌症;甚至还有人嘲笑别人家得了癌症。”当年曾当过3年武警,又做过镇里干部的燕赵汉子,此刻一脸的茫然与无助。

  非完全名单

  在夏垫村,因患各种癌症和白血病死亡的村民并非个例。

  “家里有人患癌症,这是非常不光彩的事情。”癌症患者家属赵兵告诉记者,村民对家人患绝症的事情往往闭口不言,认为是家丑,“只要村里有人死了,八成与癌症、白血病有关。”

  “去年我们队就有6人死于癌症。”夏垫村“八队”的一位老人说。

  为了让社会更加关注污染的严重性,冯军费了不少工夫,搜集了一份夏垫村近10年来因癌症导致死亡的不完全名单,名单上有30人。“这尚不是一份完全名单。”冯军告诉记者,他认为,近10年来,夏垫村死于癌症的人数应在50人以上。

  据夏垫村邻村的南寺头村一位村民介绍,相比较而言,夏垫村死于癌症的人数多于邻村,但和这个村一样守着鲍邱河的其他村也有不少人死于癌症,这其中有南寺头村、马坊、芮屯、赵沟子、诸各庄、韩家府、金庄、后店等村庄。

  “现在已经不是赔钱的问题。”7月25日,冯军向记者表示,他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同时,也不希望其他家庭再重复他的悲剧。

  直指轧钢厂

  对于自己两个女儿患病的缘由,冯军认为是由于位于村里金铭公司的废水渗透进入其自家水井,导致饮用水污染

  为了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冯军在为医治女儿的病倾家荡产后,除了向媒体求助、向社会相关单位争取资助之外,还有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取证女儿患病是基于金铭公司的水污染所致,争取赔偿费。

  据冯军回忆,自从举家搬至村南边大坑新建房屋后不到两年,在他家北边20米左右的原化肥厂卖给天津金铭公司成立冷轧板带厂,经过几年迅速发展后,成为当地规模最大的企业。几年间,金铭公司南侧小区居民因污染问题曾多次上告该工厂,并发生摩擦和冲突,他自己也拒绝金铭公司将废水排向鱼塘或流经鱼塘与西边耕地之间的沟道,并堵塞排污口。最后,金铭公司通过地下管道,从夏垫村地下将废水排向穿村而过的鲍邱河。

  冯军认为,尽管废水排向鲍邱河,但仍存在污染,至少他家的40米深的井水肯定是被污染了。

  “一般来说,在农村,除了几率不大的间接性先天遗传和房屋装潢产生的含有致癌物质的特殊气味之外,患癌症的原因多为与饮用污染严重的地下水有关。”北京市道培医院一位医师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对冯亚楠的患病原因分析让冯军更加坚定自己的看法,女儿患病是喝了被金铭公司污染的井水造成的。

  鉴定出分歧

  2006年3月27日,冯军从自家井底抽出井水样本,送往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监测,按照生活饮用水GB5749-85标准,得出的结果是致癌物质砷和锰的含量均超标3倍。

  由于冯军送去的井水样本是单方面行为,所以并不具备法律效应。2006年12月4日,廊坊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发出关于金铭公司水污染纠纷调查监测报告。监测结果表明,按照GB8978-1996《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表1和表4二级标准要求,金铭冷轧板所排废水中的PH值、化学需氧量、氟化物、挥发性酚、六价铬、锰、砷等各项监测值均符合标准要求,只有石油类超标2.9倍。按照地下水所用标准GB/T14848-1993《地下水质量标准》三级标准,冯军委托监测其自家井水,其中氟化物、砷分别超标0.9倍和0.04倍,其他达标。

  2006年12月13日,大厂县卫生防疫站按照《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规范》对冯军家井水抽样监测得出的结果,水中锰和砷的含量分别超标8倍和1.4倍。

  冯军认为,后两次监测样本已经不是第一现场井水,水质已遭到破坏。去年,金铭公司一期工厂启动,冯军以前经营的大坑及房屋全被征为厂房扩建范围,在施工过程中,包括对其自家井水第一现场破坏。今年5月份,冯军在河北省环保局听到一个说法,“关于饮用水污染,卫生部门的结果具有权威性。”在女儿治疗期间,冯军依此向金铭公司索赔未果。

  “排放已达标”

  5月29日,大厂县环保局监察科人员告诉记者,他们部门没有资质对钢铁类企业做水污染检测,处于夏垫村内的廊坊金华实业有限公司和金铭公司这两家钢铁企业由廊坊市环境监测站直接负责监测。

  廊坊市环保局信访办公室侯姓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市环境监测站曾去做过监测(前文提到2006年12月4日之事),按照相关工业废水排放标准,金铭公司所排放的废水已经达标,环保部门一直在督察该企业减轻对环境造成的污染。

  随后,记者试图联系金铭公司相关负责人,被告知其正在外地出差。据当地知情村民透露,金华公司和金铭公司实为“一家公司”,背后是同一老板在经营。

  5月30日,金华实业公司一位姓何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该公司在污染治理方面下了很大工夫,在2000年,公司就投入500万元左右用于废水处理,现在每月用于废水治理的全部费用也在10万元左右。同时,应夏垫村村民的要求,为方便村民饮水,公司在2001年为村民打了2眼深井,让大家喝上没有受过污染的水。

  在记者问及地表水为何呈红色时,何先生认为是氢氧化铁这种物质造成的。至于氢氧化铁来自何处,他避而不答,只是说,市环保部门每季度做一次检查,工厂废水不可能存在污染。资料显示,氢氧化铁为棕色或红褐色粉末,此物质不溶于水,溶于无机酸和有机酸,可作致癌物质砷的解毒药。

  两次遭殴打

  虽然对于金铭公司的污染情况,几个部门的检测结果相左,但冯军仍然从中看到了些许希望,毕竟有报告检测出了“砷”、“锰”超标。而在冯军看来,只要水中这两项指标超出标准,就必须对孩子患白血病负责。冯军心里非常清楚,无论如何,他的这几份检测报告来之不易,他曾为了拿到这些证据而两次遭遇殴打,险些丧命。

  2006年12月13日下午3点多,冯军和当地卫生防疫站等4人到鱼坑旁自家水井取样,遭到金铭公司4名保安的殴打,这次意外让冯军住了20多天的医院。

  后来,此事由当地派出所出面协调,打人者拿出1万块钱了结。

  “当时还要求我签协议,不要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考虑到当时女儿还在北京看病,我就答应了。”冯军无奈地说,“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给孩子瞧病。”

  事情远没有冯军想象的简单,让他没想到的是,2007年10月6日,他在自己家门口又一次遇险。

  冯军告诉记者,当天旁晚,他独自一人到街上买烟,刚出家门不远就被一辆银色面包车里下来的3个人推搡着摁进车内。“当时我的头被衣服蒙着,上车后感觉有6个人,其中一个一拳打在我的左眼上,眼泪立马就下来了。”冯军说。

  当晚,冯军被这辆银色面包车带到了天津市武清县境内扔在路边。“当时鞋也没有了,我光着脚沿马路走,到一个小商店后,打了110。”冯军说。在当地公安的帮助下,第二天,冯军坐车回到了家中。

  4天后,10号傍晚6点多,冯军接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那个人告诉我,再不老实就弄死我。”从那以后,冯军晚上再也没出门,但告状依然进行着。

  在采访中,冯军不停地重复一句话“多一份关爱,多一份温暖”。

  “我救不了女儿,但是我希望可以通过我的努力,拯救更多的普通老百姓。”这是冯军一直以来的动力来源,用坚持拯救更多的孩子。

  “癌症村”的挣扎

  因为告状,冯军已经成为当地尽人皆知的“名人”,而告状之事并没有得到妻子王月新的赞同,夫妻俩因为告状的严重分歧已分居多时。

  “家里有人患癌症,这在当地人看来是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冯军告诉记者。

  妻子的反对并没有给冯军告状带来压力,他要将官司进行到底,彻底摘掉夏垫“癌症村”的帽子。

  而据当地村民介绍,大厂县夏垫镇患癌症的人并非都来自夏垫村,鲍邱河沿岸的其他村也有不少人死于癌症,这其中南寺头村、马坊、芮屯、赵沟子、诸各庄、韩家府、金庄、后店等村庄都有人死于癌症,只不过夏垫村比较集中。

  针对污染而做出反抗行为的村民也曾不断涌现,早在2001年9月,夏垫村的村民们便开始联名集体向相关部门反映当地环境污染问题,但终因各种原因作罢,像冯军这样将污染企业告上法庭的,在夏垫镇还是第一个。

  一个夏垫村村民向记者讲述,2004年,他所在的生产队有24户村民因污染问题得不到处理,曾堵住金华实业厂门整整一天,最后该企业拿出一笔费用,每户村民获得1000元左右的赔偿费,此事才暂告一段落。

  2005年10月6日,金铭公司南侧生活区10名村民联名,向中央媒体、国家环保总局、河北省环保局反映金铭公司造成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问题。带头上访的村民张连遭到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的报复,他经营的小商店被砸,张连受伤严重,最后不得不搬走。

  在这种压力下,大多夏垫村的村民选择了沉默,他们不再苛求可能的改变。

  “记者来采访管用吗?”夏垫村的左大爷对记者的到访感到疑惑。

  61岁的左大爷2年多前开始负责看护夏垫村的水井,每月有300元的收入。这个300米深的水井养活着夏垫村东街的几百口村民,而这也是当地村民斗争的结果。

  “这是金华公司出资给村里打的井,因为污染严重,80米深的老井水已经没人敢喝了。”左大爷说。

  前几年村里老井的水都变成红色,当地老百姓不停地告状,最终,金华公司为夏垫镇打了2口300米深的水井。

  2007年7月26日,大厂县环保局局长常广利接受有关媒体记者采访时曾承认,夏垫村的环境污染是存在的,尤其是浅层地下水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鲍邱河“它本身就是一条排污河。”

  曾在2006年3至6月对鲍邱河三河段做过区域调查的华北科技学院资源与环境工程系教授马登军认为,三河段鲍邱河基本属于深度污染,对于这条跨流域的河流进行治理,由于涉及管辖区域多,因而变得复杂。

  目前,很多年轻人都已搬出了夏垫村,选择了不远的燕郊作为生活地。

  冯军告诉记者:“有条件的都搬走了,剩下的依然要承受污染和随时可能患病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