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进行时调查:基本药物走进大医院

2011-6-09 13:40 来源: 健康报网
606 收藏到BLOG

  去年年底以来,基本药物制度向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延伸。江西、吉林、河南、四川、青海等省已经对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基本药物的使用比例作出具体要求。截至目前,基本药物在大医院使用情况如何?制度推行遇到怎样的障碍?记者近日前往山东进行调查——

  医院使用基本药物有指标

  近日,山东省卫生系统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培训班在泰安市举办。100多名来自山东各地卫生行政部门的学员发现,这次培训专门增加了对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基本药物配备使用相关政策的解读。

  就在一个月前,山东省卫生厅下发通知,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都要将基本药物作为首选药物(包括国家基本药物和省增补药物),其中二级综合医院、中医院配备基本药物品种数不低于基本药物品种总数的80%,基本药物销售额占全部药品总销售额的比例不低于35%;三级综合医院、中医院配备基本药物品种数不低于基本药物品种总数的70%,基本药物销售额占全部药品总销售额的比例不低于17%。

  事实上,基本药物向二级以上医疗机构的延伸,在基本药物制度设计之初便已有所规划。《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提出,在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配备和使用国家基本药物的基础上,其他各类医疗机构也要将基本药物作为首选药物,使用要达到一定比例。

  精心测算促达标

  “关键还是基本药物的销售金额比例,这是需要精心测算的。”山东省卫生厅药政处处长马立新说,这对医院影响很大,特别是对于大型三级医院而言,很可能提高几个百分点的比例,就意味着医院总体药品销售金额就会增加数千万元。

  此前,山东省对全省二、三级医院进行了摸底调查。数据显示,三级综合医院配备比例为56.3%,销售比例为16.8%;二级医院配备比例为64.9%,销售比例为32.4%。而根据中国化学制药协会提供的全国22个城市大医院的药品销售金额数据,2008年销售金额排在前200名的药品中,有25个是基本药物,占这200种药品销售总额的16.1%。山东的情况与此大致吻合。

  “从调查结果出发,我们确定的目标没有定得太高,也没有压得很低,而是让医院‘跳一跳’就能够得着。”马立新说。

  县级医院走在前列

  邹城市人民医院便是需要“跳一跳”的典型。这家县级市的二级综合医院,今年1月到5月,基本药物销售额占药品销售总额的比例为29.3%。

  “达标应该没问题。”该院院长孙颖说,为此,医院在药事管理委员会里增加了药师,并且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为基础筛选编撰了医院常用药品目录,规范药品的合理使用。

  该院心内科医生李涛告诉记者,现在在他开的处方里,八九成包含基本药物,其中完全用基本药物的处方占近一半。

  而在邹城的邻县兖州,当地中医院院长孔庆民表示,他们配备使用基本药物的比例早就超过了省里的标准。2010年,兖州中医院药品销售总额为1700多万元,基本药物占45%。

  “从目前来看,基本药物能够满足日常的需要。”孔庆民说,兖州医疗市场竞争激烈,由于中医院规模有限,因此逼迫他们不得不走平价路线,而使用基本药物正好契合这一定位。2010年,这家中医院的人均住院费用为3000元,远低于附近二级医院的平均水平。

  山东省卫生厅药政处负责人告诉记者,从整体上看,二级医院规模较小,并且贴近基层,是基本药物制度未来延伸的重点。在明确配备使用比例的基础上,目前已有一些地区开始酝酿在县级医院实行基本药物零差率销售的试点。

  大医院用药更规范

  在三级医院,基本药物的使用会对医生的用药行为带来更大的影响。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副院长蒋仲敏说,刚开始要求使用基本药物,大家心里都没底,但等到统计数据出来之后,结果还不错。2010年,千佛山医院基本药物销售额占总额的27.7%,相比山东省规定的17%的标准,已是大大超出。(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临床药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千佛山医院药学部主任苏乐群说,临床药师为基本药物的使用提供了技术支持,在临床诊疗的每一个环节,都有药师的指导,特别是临床路径的制定,临床药师参与其中,并坚持大部分药物采用基本药物。

  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则将基本药物的使用和双向转诊结合起来。刚刚出院的方英就住在该院附近,现在她正在社区卫生站进行康复治疗。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大医院带回的处方在社区都能配上药。该院副院长苑广盈介绍说,为了满足双向转诊的需要,他们因此加大了基本药物的使用比例。

  “住院患者病情稳定后,我们会要求医生增加基本药物比例,让用药和未来的社区康复能够衔接。”苑广盈说,为了实现这一要求,医院加强了处方点评,对基本药物处方指标执行情况进行追踪检查和统计分析,并将基本药物合理使用情况与医师定期考核、职称晋升、绩效工资、年终评奖评优等挂钩。

  配套政策有待完善

  基本药物在二级以上医院有没有可能像在基层一样,实行零差率销售?“难度很大。”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院长贾如意说,目前基本药物在大医院依然执行的是顺加15%的政策,如果取消这部分加成,仅是基本药物销售,医院每年就要损失500多万元。

  马立新说,即使是在现行的政策下推行基本药物在大医院配备使用,政府的补偿和保障措施也没有出台。在山东省下发通知要求之后,各地卫生部门只能自己到当地政府争取政策。但她也承认,对公立医院“到底应该补多少,还需要算算账”。

  在大医院推行基本药物,还有一大难题是医生和患者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在有的医院,从院长到医生对优先使用基本药物甚至有抵触情绪。而在另一些医院,有些医保患者也不愿意使用基本药物,甚至会为此投诉医生,这让医院管理者感到为难。

  不过,马立新表示,自己对这一政策的前景有信心。“毕竟,一项新的政策需要有一个各方磨合适应的过程。”她说,“如果大家都不去破冰,谁也不愿意去捅破那层窗户纸,那制度就没法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