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质疑过桥米线 云南美食协会列5点反驳

2011-9-11 09:53 来源: 云南网
696 收藏到BLOG

  在方舟子继续在其新浪微博质疑云南过桥米线、云南官员水平甚至又开始提及云南火腿的种种时,9月9日夜,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秘书长杨艾军再次站出对其质疑进行了正面回应,并给出了5大观点。至此,方舟子质疑云南过桥米线事件再次出现高潮。云南省餐美协表示,即日起不会再用宝贵时间来助方斗士炒作。方舟子针对过桥米线的言论,省餐美协将不再回应。部分网友表示,对于方舟子的“挑衅”,大家开始有些“倦怠”了。

1度之差能说明什么?

  杨艾军:方斗士说“昆明海拔1900米,过桥米线汤水沸点是94℃,不可能是95℃”。看来方斗士还真是用了点心。此话也无大错,的确在此海拔上过桥米线汤水的沸点只有94℃至95℃,这也是科普书上的数据,只不过我取了高点95℃,而方斗士取了低点94℃,此1℃能说明什么呢?却惹得方斗士大声咆吠。

温度有汤温+碗温+油温

  杨艾军说,请方斗士注意我说的还不只是95℃,我说过桥米线的汤水是在95℃以上。首先,过桥米线所用的碗都需要放入烤箱,经过200℃至300℃的高温进行烤制;其次,随即在碗中加入涨油(油温可就不止100℃了);最后,还需加入94℃至95℃的汤予以融合。因此,当过桥米线呈现在食客面前时,我们看到汤在碗中翻滚,这就足可证明此汤的温度之高。当然,上桌时温度会有所下降,但是由高温烤制的碗再加上100℃以上的油,再与94℃至95℃的汤水混合而制作的过桥米线汤水,怎么就被方斗士魔术般地降到了70℃至80℃。

“烫”肉片不等同“涮”肉片

  的确,随着肉片及其他配料下汤后,汤的温度是在下降。但请明白,吃过桥米线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烫生肉片,而不是方斗士所说的“涮”。烫是需要沉淀在汤中一段时间的,涮只是过汤而已,方斗士要么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而移花接木,要么是在吃过桥米线时把猪脊肉当做涮羊肉,再有就是直接吃了生肉片。你有一点是对的,在过桥米线销售过程中,要明确告知消费者过桥米线的食用方法(这应该不算误导消费者了吧?),那今天培训的就是你。

“远古”数据差强人意

  杨艾军再次举证,方斗士例举出“1986年云南某地因吃过桥米线而集体感染旋毛虫病的病例”为自己做呼应,展现其科学依据性,不知这本书是哪年出版的?另外,上次答你文中已很明确地回复了近一二十年来,现代化、规模化、集约化的养殖方式以及科学的防疫与检测规避了这种虫病的传播。其实方斗士还可以拿出解放前或远古时期的数据来为自己做证明,不更有力吗?我看方斗士该加强学习现代知识,要与时俱进地例举科学数据。

实地走访方有真知

  杨艾军表示,“食生”是我国部分少数民族的饮食习惯,虽然今天不提倡这种饮食方法,但仍然有其饮食乐趣。“我就是一名白族,青少年时代也吃过生肉,柯岩老师在她的《寻找回来的世界》一书中,也有一位人物对生肉大快朵颐。”现有一位网友也给你发了如下博文:“华夏饮食,千奇百怪。晚辈不才,代表蛮夷之境族人,诚邀先生到鄙地探访民俗饮食。千奇百怪非过桥一种。晚辈不才亦无胆批先生寡闻孤陋,华夏上下,生食或借生食养身者不在奇偶之间,而先生只以过桥之健康生肉批之,晚辈不解。是否因猪肉价上涨而无肉荤所致?诚邀先生食白族生皮、彝族剁生以达行万里路之效!”

请方舟子天天吃过桥米线

  采访中杨艾军表示,鉴于多天的唇枪舌战与各种质疑。他提出,只需两个动作就可以拆了方舟子的招。“一是请方斗士当着公众的面,把用于烫过桥米线生肉的汤喝下去;二是请方斗士天天吃过桥米线,一直吃到感染了旋毛虫病,以做人证。最后,本会声明,不会再用我们宝贵的时间来助方斗士炒作。从今起,方斗士针对过桥米线的言论,我们将不再回应。有人说,狗咬人一嘴,人也要反咬狗一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