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多名领导曾供职于当地政府 坐领数十万年薪

2010-7-19 08:3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收藏到BLOG
  公司管理团队有多人曾供职当地政府部门,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当地居民直指严重污染源于地方政府保护

   7月3日的污染事件的阴云还未散去,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在16日晚再次发生泄漏事故。经过8小时紧张作业,泄漏点被基本堵截。

  来自上杭县的消息称,此次污染事件发生后,环保部及福建省政府高度重视。福建省政府在16日通报称,上杭县县长邱河清等相关责任人被停职或撤职。事实上,紫金矿业多年来一直在污染的漩涡中发展壮大。当地居民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指污染问题与地方政府保护有直接关系。

  记者从上杭县财政局了解到,2009年,紫金矿业对上杭全部财政收入贡 献达到近60%,而上杭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去年上杭县财政收入6.85万亿元,比上一年增长 11.7%。

  记者了解到,在紫金矿业崛起之前,上杭县在过去几十年均为福建省的贫困县。随着紫金矿业的兴盛,该县近几年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裕之地。上杭县财政局局长刘实民证实,上杭县财政过度依赖紫金矿业,结构单一,风险很大。他指出,上杭县近几年来的财政总收入一直在增长,这与紫金矿业密不可分。

  上杭县环保局知情人士称,当地官员与紫金矿业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该县政界大部分退休官员,成为紫金矿业的抢夺对象,被委以闲职后,年薪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在紫金矿业上市之初,由于当时黄金价格低廉,上杭县委、县政府曾动用行政手段,要求下属各行政单位购买紫金矿业原始股,当时原始股的推销饱受冷遇。”上杭县一政府职能部门官员称。

  在此次污染事件发生后,面对媒体质疑,似乎只有上杭县政府来面对。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围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负责。(围墙)之外的事情,由政府负责。”

  “从紫金矿业的股权结构我们不难发现政府一直袒护着紫金矿业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来自利益的驱动。”当地一位官员对记者表示。

  紫金矿业200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是代表福建上杭县国资委的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有28.96%股权,该公司董事长陈景河持有0.6%,是最大的个人股东。

  紫金矿业党委宣传部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1982年,陈景河从福州大学地质系毕业后,分配到上杭县闽西地质大队,此后十年间,陈景河的脚步踏遍了紫金山的每一个角落。后担任上杭矿业公司总经理,经过几次改制整合,成立紫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发展不到20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一跃成为国内500强企业,董事长陈景河已经成为黄金业界响当当的人物。

  记者从该资料和紫金矿业网站了解到,紫金矿业在发展扩张过程中,公司管理团队有浓厚的官员背景,多位管理人员曾供职政府部门。其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

  紫金矿业宣传部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副董事长刘晓初曾任福建省经济体制改委员会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副总裁黄晓东曾任福建省计算机技术研究所工程师,福建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处长,处长;副总裁李四德是国家首批黄金投资高级分析师,曾就职于原国家黄金管理局、冶金工业部黄金管理局、国家经贸委黄金管理局,历任副处长、处长,投资部主任、咨询委主任、局副总工程师,2003年至2005年就职于中国黄金集团公司,任总工程师和投资决策、安全和预算考核委员会副主任。

  同时,该公司多位独立董事也拥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独立董事陈毓川曾任地矿部总工程师、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独立董事林永经曾任福建省资产评估中心主任,福建省国有资产管理局局长,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

  陈景河曾对媒体表示:“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紫金能高速发展和当地政府的支持分不开。”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上杭县当地有多位政府官员前往紫金矿业挂职或任职,还有一些官员或多或少通过各种渠道拥有紫金矿业股份。

  紫金矿业宣传部提供的资料显示,紫金矿业监事会主席林水清此前为上杭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去年11月加入该公司;监事林新喜曾任上杭县纪委副书记、常委,于去年11月加入该公司。

  同时在该资料显示,原上杭县人大主任林锦添曾担任紫金矿业的党委副书记,如今改任党委常委;至今仍未退位的县政协主席温文标兼任该公司党委副书记,据知情者透露,温即将从政协退休,在退休之前为自己谋得该职位;原县人大副主任范志喜退休后任该公司党委常委;原县党校校长郭文生任该公司总裁办主任。

  早在去年6月18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郑锦兴因工作变动请辞。而在此几天之前,郑锦兴从董事长陈景河处受让了100万股公司股份,交易价格为 9.15元。也就在去年6月18日,武平县人大常委会任命郑锦兴为武平县副县长。而郑锦兴原本是武平县政府的公务员,后任上杭县副县长。2006年8月,郑锦兴辞职下海,到紫金矿业做监事,在紫金矿业“淘金”近三年后,又回到了官场,并保持级别和职位没有变动。

  “紫金矿业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地方保护主义肯定存在,也容易使其环境风险问题得以掩盖。在环境执法过程中,一些执法行为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走过场。” 上杭县政府一官员对记者称。

  “现在在上杭县,陈景河的实力非同一般,县里的一些与矿产类无关的企业不管与紫金矿业是否有关系,都愿意以‘紫金’命名。有时候省里有官员到了上杭都是直接与陈景河接触,县里的领导只能应陈的约请去陪同。”上述官员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