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我们怎样抗议苹果公司?

2011-3-04 08:47 来源: 时代周报
645 收藏到BLOG
  我是一个苹果产品用户,“苹果中毒事件”披露的当天,有个朋友对我说,请把你的苹果手机扔掉!这并非是一句戏言,因为谁也不应该拿工人的健康来开玩笑。于是我不得不认真地面对消费者在此类事件中的责任与担当问题。

  春节刚过,美国苹果公司发布《2011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首度承认其在江苏的供应商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137名工人“健康受到不利影响”。尽管苹果产品以时尚和科技为口号,这些工人中毒的原因却老旧而简单:拭擦手机屏幕所使用的正己烷是有毒液体。别的工厂使用的是酒精或者别的溶液,但是因为正己烷挥发速度更快,可以提高生产效率,这家工厂就用上了。这些工人并没有得到理想的补偿和治疗,不仅忍受着身体的痛苦,对前景也充满了忧虑。

  苹果最大的代工厂深圳富士康说,他们并没有使用正己烷。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不过也让人想到那里发生的更严重的跳楼事件。根据去年10月份两岸三地高校师生联合调查团发布的调查报告,富士康跳楼事件并没有像此前媒体报道的那样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这个庞大的专制帝国仍然在无可争议地盘剥员工的基本权利:超时加班、克扣加班费、滥用学生工、漠视劳动安全等问题一如既往地十分严重,而且集中营似的管理制度让员工投诉无门,精神极度压抑。跳楼事件变少了只是因为他们可以迅速地把精神面临崩溃的员工遣返回家,就像大城市赶走小摊贩和乞丐就觉得自己变得文明了一样。

  深圳的跳楼事件之所以必须再提,是因为江苏的中毒事件让我想过,这的确让人感到愤怒和悲哀,但是否严重到我必须扔掉手机以抗议呢?在十多起人命事故面前,这种行为也应该理解吧。

  苹果中毒事件是苹果公司主动发布的消息,但是不能忘记它是在众多环保组织的压力之下的选择。从2010年4月开始,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等30多家中国民间环保组织,陆续发布《IT品牌供应链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涉及的调研对象包括29家国内外知名IT品牌,其中包括苹果公司。

  国际环保组织经常使用的抗议手段,包括号召消费者拒绝使用不良企业的产品。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类动员在中国并不多见。我们常见的拒吃鱼翅、拒穿皮草等广告只是全球行动的中国环节。而针对中国工人的伤害的抗议行动,理应从中国消费者开始。环保组织的不作为策略,是因为中国消费者的责任心不强,还是因为社会抗议的观念长期淡化?

  我试图为自己辩解,任何抗议行动都有代价的边界。对于苹果公司的抗议,一个普通消费者到底应该付出多少?扔掉手机是否意味着苹果产品用户比非苹果产品用户付出得更多呢?这个辩解显然忽略了问题的另一面,那就是苹果产品用户对苹果公司及其代工厂的支持,也远远大过非苹果产品用户。而消费者的踊跃支持,正是苹果公司傲慢对待代工厂员工劳动环境的重要原因。

  社会抗议活动除了正义冲动之外,其效果也是参与者关心的问题。如果有人进行有效的组织,并让人看到一些通过施压改善工人生存条件的希望,我相信很多苹果用户都会毫不犹豫地加入进来。事实上,长期以来,社会抗议运动的成果在中国乏善可陈,让民众的无力感不断地增加。很多人都觉得,参与抗议多半都是无功而返。

  这并不应该成为大家拒绝行动的理由。社会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应该针对消费者的处境和心态,制定出更多层次的策略。一个苹果产品用户的消费者,除了立即扔掉手机以外,是否还有别的渠道表达他们的抗议?扩而言之,一个非苹果产品用户,在没有手机可扔的情况下,除了呼吁别人扔掉手机之外,是否还有更多的表达愤慨的方式?

  无论如何,每一个苹果产品用户,即便你什么都不做,也应该意识地自己的责任,知道自己所欠缺的担当的道义和力量。只要你随时随地思考这个问题,总有一天你会做出自己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