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能遭质疑 利害相关难取舍

2010-6-28 11:12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957 收藏到BLOG
  人们常常认为生物质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无污染、可再生,因此倍加青睐。但事实上,并非所有人都支持生物质能,这种能源现在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监管与反对。

  生物质能是太阳能以化学能形式贮存在生物质中,人们主要通过燃烧木材、植物及其他有机材料获得能量。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生物质能占全美生产的所有可再生能源的一半。

  评论家们指出,生物质能之所以会遭到监管与反对,是因为它并不像过去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环保。短期而言,生物质能转换过程中造成的污染超过了其带来的长远利益。

  目前在美国极力寻求能源组合多样化的情况下,反对生物质能无疑威胁了其作为重要可再生能源资源的地位。但这同时也凸现了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在实现清洁能源目标过程中,需要面对的困难以及复杂的选择。

  支持者认为,生物质能发电基于生物自然周期,简单有效、切实可行。虽然燃烧木材及其他有机物质,与燃烧煤炭一样,会向空气中释放二氧化碳,但树木和植物也会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只要避免过度砍伐,可以弥补生物质能使用过程对气候造成的伤害。

  从事能源开发的美国商人马修・沃尔夫(Matthew Wolfe)一直热衷于将树枝木屑类转化为能源,他把自己看成是让马塞诸塞州摆脱化石燃料的坚定拥护者。他说:“如果从生命周期来看,生物质能比煤炭发电强多了。”

  而反对者则称,实现生物质能对环境伤害及弥补之间的平衡几乎不太可能。吸收固定二氧化碳的森林终将被毁坏,用以供给需求量极大的生物质能行业;而该行业却收到了政府不恰当的清洁能源补贴。反对者还表示,所有焚烧过程都会产生污染,而生物质能发电厂也会带来颗粒物质等大气污染

  美国各地意见不一

  美国联邦和地方各州政府当前对于生物质能也举棋不定。今年5月,美国环保署出台了一个管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规划大纲。依据该文件,对生物质能发电厂等依靠生物能源资源产生的排放和污染,环保署将拒绝豁免。此举着实令生物质能发电和林业产品生产行业大失所望。

  与此同时,美国许多地方建立生物质能发电厂的计划也因当地社区反对而搁浅。

  今年4月,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一个家庭医生协会向州监管者提出,生物质能发电厂造成大气污染,可能“增加夭折、哮喘、慢性支气管炎及心脏病等疾病的发病率。”今年3月,佛罗里达州一个投资2.5亿美元建生物质能厂的项目,因当地居民反对而遭摒弃。当地居民抱怨,生物质能发电厂会威胁当地的空气质量。(1美元约合6.83元人民币)

  2009年12月,马修・沃尔夫所在的美国马塞诸塞州西部,当地居民对生物质能发电厂的强烈抗议迫使州政府官员宣布暂停发放生物质能发电厂执照。此外,该州还开展了关于生物质能发电环保资格证书的科学性调查。

  近期该州公布了调查结果:在马塞诸塞州,与现有煤电厂相比,未来几十年内,燃烧木材植物等的生物质能发电厂造成的大气污染很可能更严重。但生物质能发电可以更快盈利。事实上,生物质能发电对环境的影响取决于燃烧材料与方式、如何管理森林以及如何监管整个行业等。

  马塞诸塞州能源与环境事务办公室秘书伊恩・鲍尔斯(Ian A. Bowles)表示,生物质能发电与可持续地森林管理相互联系。调查表明,生物质能发电厂单就发电这一点,不具备享受可再生能源优惠政策的资质。

  而生物质能行业反对称,该调查没有清楚区分两种行为,即专门收集木料燃烧发电与通过燃烧农业、伐木作业过程中产生的废木料和植物废料发电,后者更普遍、更合理。贸易团体生物质能协会(Biomass Power Association)也就调查报告结果发表声明:“从未发现有哪个生物质能厂专门伐一棵树来发电的。”

  马修・沃尔夫也打算建立功率为47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项目,而项目只会使用木质残渣作为原料。他说:“人们(对生物质能)信任的极度缺失带来了巨大障碍,非常令人沮丧。”

  生物质能技术的支持者认为,对发电原料及收集原料的过程进行严格监管,就能克服生物质能的弊端。环保团体科学家关怀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本・拉森(Ben Larson)表示:“关键在于原料的使用频率。我们得考虑利用哪些(生物质能)资源,以及长期而言,这些土地如何照料。”

  在美国,生物质能发电厂燃烧的原料多种多样,如路易斯安那州就采用稻壳、佛罗里达州和夏威夷州则采用甘蔗渣。据生物质能协会数据,约90%的生物质能发电厂使用废木料作为原料;75%的发电厂采用造纸厂纸浆。此外,全美20个州的80多家生物质能发电厂,都与电网相连,生产电量用于向当地出售,或向居民和商业区配送,整个市场规模达10亿美元。

  生物质能污染遭质疑

  批评家认为,生物质能发电的问题在于木料燃烧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超过了煤炭。尽管植树可以抵消部分排放,但该过程不可能一触而就。这意味着,生物质能的低碳属性和其环保效果,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被人慢慢发现。

  所谓“可持续性”生物质能本身就是个矛盾,谁都很难保证生物质废料可以满足生物质能行业的庞大原料需求。如果树木不用于做原料,它们吸收温室气体的贡献可能更大。

  森林监测协会(Massachusetts Forest Watch)创始人克里斯・马特拉(Chris Matera)说:“马塞诸塞州的生物质废料可能发6到7兆瓦的电,而发电厂计划的是发发电200兆瓦。发电燃烧的不仅仅是废木料,还包括树木。”

  生物质能因造成大气污染而遭到越来越多人的抨击。美国肺脏协会(American Lung Association)已经要求美国会在所有新能源法案中,排除对于生物质能的补贴,称其对人体健康有潜在的“严重影响”。

  不过,像沃尔夫这样的生物质能支持者也大有人在。沃尔夫认为,不论从技术上还是经济上,风电和太阳能都无法快速实现大规模运作。相反,生物质能唾手可得,即使不完美,但至少可以帮助减少对于化石燃料的依赖。

  沃尔夫说:“要问(生物质能)究竟是不是碳中和?答案很多。这个问题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我要问的是,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