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思危:绿色经济是当前可持续发展的重点

2010-8-25 15:13 来源: 中国科学院
收藏到BLOG

  日前,中国过程系统工程年会(PSE2010)在青岛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著名经济学家、过程系统工程专业委员会名誉主席成思危应邀作了题为《可持续发展与绿色经济》的报告。他在报告中指出,当前可持续发展的重点是绿色经济。他还对绿色经济的实现和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上世纪80年代,联合国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可持续发展是一种注重长远发展的经济增长模式,指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需求的能力,是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之一。

  “可持续发展,一方面是一个积极的环保概念,就是说要发展,我们不可能退回到原始社会去,但是从另一方面我们一定要用最小的代价来实现发展。对中国这样一个正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对环境,对可持续发展的认识应该提高到一个高度,特别是我们要关注发展的代价。”成思危说,“可持续发展事关人类的存亡。”

  据了解,2003年至2007年,我国GDP增长率依次为:10%、10.1%、10.4%、10.7%和13%,连续5年实现两位数增长,保持经济平稳快速发展,但同时在环境和生态恶化方面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据中国科学院一项调查显示,2005年环境代价相当于GDP的13.5%,而当年GDP增长率为10.4%。成思危分析说:“我们把环境的隐性债务留给我们的子孙了。所以我们必须注意不能够把我们这一代欠的环境债留给子孙后代,而是要为他们创造一个更好的发展条件。”

  成思危指出,绿色经济是当前可持续发展的重点。对中国来说,绿色经济意味着将“三低”——低污染、低排放、低能耗作为当前经济发展的重点。从绿色经济的提法来看,其内涵更为广泛,不仅包括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生态经济等诸多方面。中国首先提出绿色经济,这和低碳经济并不矛盾,但是在重点上是有区别的,要根据中国具体情况来看。

  据悉,目前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当前,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已成为各界共识。

  成思危认为,要在当前中国实现低碳经济,需要做到“四管齐下”:即不排、少排、利用、处理。

  “第一管”是要发展不排放二氧化碳的产业,包括新能源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例如现代的信息业、现代金融业、现代咨询业、现代会展业和现代物流业,同时发展文化产业,文化产业也要保证不排放二氧化碳。

  “第二管”是要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中国现在的能源结构是煤炭占70%,石油和天然气占20%左右,化石能源占90%,非化石能源只占9%多一点,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要尽量减少能源的消耗,提高能源利用率,从而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第三管”是要利用二氧化碳。当前二氧化碳的利用占的比重很小,主要集中在饮料工业和其他一些工业。化学工业是利用二氧化碳很有潜力的一个行业,需要从事更多的研究和开发工作。

  “第四管”是二氧化碳的处理和深埋,在国际上称为CCS,在二氧化碳的普及方面无论是吸附法、吸收法,都有很多新的发展。对于以化石能源为主的中国来说,尽管在短期内作了很多努力,但是不能够很快地改变现状,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提高到约15%,但85%还是要靠化石能源。所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将是中国发展低碳经济的重中之重。

  然而,如何发展绿色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呢?成思危从政治、经济以及技术三个层次上作了阐述。

  成思危提出,在政治层次上,实现绿色经济必须加强各国合作。

  “从哥本哈根会议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然也还存在很多分歧。主要的问题就是要承认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但是有区别的责任,这点是《京都议定书》里面的根本原则。现在中国受到很多指责,但是在中国的问题上,我们应该看到两个方面:第一,中国本身是个发展中国家,我们还要发展;发达国家工业化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服务业发展得快,这不排放二氧化碳。第二,从历史累计排放来看,中国排放量只有9%左右,比例并不是很高。第三,从人均排放量来看,中国的人均排放量只有美国的1/4,从人权角度,每个人应该有排放相同数量二氧化碳的权利。第四,很多发达国家把生产装置转移到中国来,排放二氧化碳并算到我们的头上。但是我们并没有以此为借口来减少努力,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到2020年,我们在2005年的基础上单位能源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40%~45%,非化石能源提高到15%。中国明确实现这个目标,而在‘十一五’期间单位GDP能耗降低20%。”

  成思危认为,在政治上需要世界各国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同时也要积极主动地制定自己的二氧化碳减排计划,而不是跟别的国家比,或者是相互指责。

  经济层次上,要大力支持低碳经济、绿色经济的发展。第一,要计算环境成本。当前,火电排放污染不算环境成本,成思危认为如果算进成本,就应该增收低碳税。第二,政府要给予补贴。“日本和欧洲对太阳能都有补贴,没有补贴发展不起来。所以,现在国内太阳能电池的生产80%~90%是出口,为什么?因为我们自己没有补贴。”第三,利用《京都议定书》规定的清洁发展机制CDM,利用碳交易。最后,政府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上也应该对新能源给予支持,对发展绿色经济给予支持。

  在技术层次上,则要努力突破新能源发展的技术瓶颈。一方面努力坚持自主创新,另一方面也要努力引进,尽快发展新能源产业。

  “当然发展新能源产业不要炒作,现在炒作这个概念特别是在股市上用得比较多,要踏踏实实地去做工作,要把新能源真正提高到国际水平上,使我们在国际领域有话语权或者更有竞争力。”成思危说。

  在报告的最后,成思危提出,发展绿色经济要努力改变个人的生活方式。

  “绿色经济概念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和经济的概念,同时也是一个社会的概念。就是说,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要关心绿色经济的发展,我们不仅要在生产方面实现绿色发展,在生活方式方面也要实现绿色发展。现在有一个流行词叫今天你‘低碳’了吗,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哪怕是节省一度电,节省一点汽油,这对我们发展新能源,对发展绿色经济都是有利的。”成思危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