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煤制气是旧瓶装新酒

2014-1-24 10:32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收藏到BLOG

  国家能源局全国能源工作会议1月14日在北京闭幕。在诸多指导性决定当中,会议为下一步煤制天然气工作定调,“到2020年煤制气达到500亿立方米以上”的目标格外引人关注。按照这一目标,煤制气将在2020年供应国产天然气的八分之一。

  这一目标让煤制气突进式发展问题进入人们视线。在2013年里,国家发改委为总产能达660亿立方米的15个煤制气项目发出“路条”。而在 2013年之前,中国仅有4个项目获得批准。在2013年,随着中国空气污染问题的日益严峻,煤炭行业感受到了我国东部煤炭消费削减所带来的压力,开始宣传煤炭转化为天然气能成为治霾的法宝。

  这一论调是否经得起推敲呢?笔者认为,在帮助化解雾霾的光鲜“新”旗号下,隐藏的是煤炭行业继续扩张的“老”调。

  笔者认为,煤制气既不是治愈中国空气病的良药,更无法帮助中国优化能源结构。恰恰相反,煤制气的大规模发展将把中国“锁定”在一条过度依赖煤炭的路上。按照能源局500亿立方米的目标,该行业的扩张还将导致一系列更为严重的环境破坏。

  煤制气工艺本身存在着难以解决的碳排放和水资源消耗问题。按照每千立方米煤制气0.6吨二氧化碳排放折算,达到能源局500亿立方米的目标将至少造成每年3亿吨二氧化碳排放。按照煤制气项目40年的生命周期计算,支持500亿立方米年产量的项目将在其运营期间排放多达120亿吨的二氧化碳。这一数字几乎相当于中国2011年全国二氧化碳排放的两倍。

  煤制气的水消耗同样令人忧心。按照评估,生产1立方米煤制气需要耗水6到10升。这意味着达到能源局2020年目标将带来3亿~5亿吨的水资源消耗。在目前批复的19个项目中,有9个项目分布在水资源消费已超出国家分配用水红线的新疆,另8个项目分布在供水形势同样紧张的内蒙古。

  这一目标还有可能在更为深远的维度上影响中国煤炭产业的地域布局和发展轨迹。与500亿立方米目标相对应的,是每年1.6亿~1.8亿吨的原煤供应要求。在消费世界一半煤炭的中国,这一数量乍看上去也许不大,但考虑到目前已批复项目的产能有一半以上来自新疆,这无疑意味着煤化工产业将撬动当地更大的煤炭开采开发。这对于生态更为脆弱的西部地区,无疑是个沉重负担。中国也将与珍贵的能源转型机会失之交臂。(作者系环保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