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落后产能会影响发展吗?

2014-3-12 13:42 来源: 中国环境报
489 收藏到BLOG

  今年是淘汰落后产能关键年。“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任务要提前一年,也就是要在今年完成。

  “淘汰钢铁2700万吨、水泥4200万吨、平板玻璃3500万标准箱……做好淘汰落后产能职工安置和再就业工作。”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要决策部署。

  淘汰落后产能意味更好地减排,更好地治霾,但一直也有这样一种担心:这会影响地方经济发展,连带产生社会安置问题。

  淘汰落后产能会不会影响发展?

  “这是上上下下的误解。”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王昌明确反对这一说法,“对地方的经济影响暂时会有一些,但这是发展的过程。”

  近年来,不少地方的发展实践印证了这一观点。几年前就提出“腾笼换鸟”战略的广东省,越来越呈现出“凤凰涅”的趋势;经济增速调低的北京和上海,增长质量和效益越来越好。

  当前,我国不少行业产能过剩现象突出,不仅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的传统产业在盲目扩张,风电、多晶硅等新兴产业也出现重复建设倾向。

  王昌说:“从本质上来看,落后产能就是低水平的产能重复建设造成的,只有把这些落后的产能淘汰掉,让高水平的产能进来,这样的区域经济发展才是有活力的。”

  他的这一观点和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引起热议的“腾笼换鸟、凤凰涅”战略不谋而合。环境和资源的承载力远远不够,这就需要通过淘汰产能,为好的产业腾出空间。

  据悉,河北省提出了“6643”工程,即到2017年,要完成6000万吨钢铁、61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600万重量箱玻璃产能削减任务。

  如此大规模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是否会对地方经济产生一定影响?据王昌介绍,一个区域的发展就是转型升级长期的过程,而河北正好是这么一个时期,不必过于担心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对经济的影响。

  王昌解释说,同样是钢铁,河北生产的大都是碳钢,而高强度的螺纹钢,就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如果碳钢能升级到螺纹钢就不是过剩了。

  市场经济手段如何发挥作用?

  那么,淘汰落后产能除了关停并转,政府还需要怎么做?

  “坚持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鼓励企业兼并重组。对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强化环保、能耗、技术等标准,清理各种优惠政策,消化一批存量,严控新上增量。”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农林科学院副院长王海波认为,要把发挥政府推动作用与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有机结合起来,过剩产能才会退得更加“主动有序”。

  对此,全国政协会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给出了具体意见,他认为“要让经济方式起作用”。逐渐减少关停并转的范围,有效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改革,中国现在有6000万多家企业,海量的市场主体政府无法一一去甄别哪些该淘汰。必须承认关停并转是一种行政色彩浓重的调控方式,只适用少部分企业。

  贾康解释说,海量的企业优胜劣态要靠市场,通过市场调节使那些有能力顺应节能降耗、环境保护的企业可以继续发展,那些不适应的企业自然被淘汰出局。如果只依靠行政手段、一对一的具体处置,这样淘汰落后产能是没有出路的。一定要抓住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在权力改革中间,让政府做好应该做的事,给出环境税、政策性融资支持这类对事不对“人”的标准化的经济参与。

  按照贾康的观点,政府要引导各个企业在优胜劣汰中真正进入升级版状态,淘汰那些落后过剩产能。同时,政府要掌握好改革的力度,让大多数企业在每一轮改革中能够继续发展,少数企业淘汰出局;社会可以承受、企业可以承受。

  他认为,大的趋势无可讳言,以后,电会更贵、水会更贵,垃圾处理也会收费。政府只要适时提高低保标准,让低收入群体实际生活水平不下降,中等收入以上的人群可以承受,同时这些人群会根据价格调整考虑消费行为,大家一起过低碳化的生活,合在一起就是可持续,一起来治理雾霾。

  3月11日上午,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就“金融改革与发展”问题答记者问时也指出,将积极支持产业结构调整,在信贷政策上,对过剩产能采取严格控制的方式。按照绿色信贷的要求,对于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要实行环保“一票否决”制,如果环保不达标的话,银行是不会给贷款的。

  淘汰落后的副作用如何解决?

  今年调结构的任务十分繁重,而让人们更为关注的是,那些被淘汰产能的企业职工的去向问题,多少人要被波及?

  根据“6643”目标,到2017年,河北省仅完成6000万吨钢铁压减任务,就涉及60多万直接间接的就业人员需要妥善安置,每年需支付社保资金200亿元,影响直接间接税收500多亿元。

  中华全国总工会原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委员李滨生认为,淘汰落后产能不仅是钢铁、平板玻璃、水泥等文件中提到的行业,还涉及电力、焦炭、电解铝等其他行业,而且包含多个省份。“十一五”期间,淘汰落后产能涉及200多万职工,这次力度更大。

  对于职工再就业,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冷水江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代富认为,解决产能过剩,不能“剩下”工人。要回答“人往哪里去”,可以大力发展辅助产业,把再就业职工输送到房地产、商品贸易、深加工等行业。

  对此,河北省多位人大代表呼吁,国家要尽快建立一套科学合理的产能退出机制。对化解产能过剩产生的失业、生活困难问题兜底,落实最低生活保障,强化再培训、再教育以及就业指导。在控制债务风险方面,尽快研究退出产能的金融政策,适当给予支持。此外,建议中央财政对退出产能集中的地区给予财政扶持,妥善处理好大规模产能退出期间的地方发展问题。

  而面对艰巨的淘汰落后产能任务,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则回应说,河北省各级政府会积极做好职工再培训、再就业的引导和帮扶,做好职工社保、医保的接续,积极创造就业机会,提供新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