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石羊河治理走出我国内陆河流域治理新路子

2011-2-17 10:26 来源: 新华网
636 收藏到BLOG

  在干涸了51年后,2010年,青土湖终于有了3平方公里的水面。作为石羊河的尾闾,青土湖的来水,是国家实施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的效果之一。

  从2006年开始的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经过整个“十一五”的努力后,2010年基本完成了近期治理目标。在治理过程中,甘肃省和武威市将流域治理既作为生态工程,更作为民生工程来实施,将治理与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相结合,既实现了生态好转,又实现了农民增收,为我国内陆河流域治理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子。

  水权让水资源不再滥用

  由于开发利用程度高达172%,消耗量远大于水资源总量,严重超过其承载能力,完全依靠超采地下水维持,位于甘肃河西走廊东段的石羊河流域成为我国内陆河中水资源矛盾极为突出的河流之一,下游的民勤湖区成为我国四个沙尘暴策源地之一。

  石羊河流域生态恶化,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2007年12月,国家制订了《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投资47.49亿元,分近期和远期两个阶段,对石羊河流域实施重点治理,2010年是近期治理目标的完成年。

  “就石羊河流域治理来看,节水是关键。”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说,“最主要的是做好水资源的管理、节水措施的落实和产业结构的调整。”

  记者了解到,在石羊河的治理过程中,武威市首先从管水做起,全面实行水权。

  2007年,武威市开始水权水价制度改革,先定总量,后定生活用水、农业用水、工业用水、生态用水的比例,再将农业用水层层分配到户,颁发水权证书,农户凭水权证到用水者协会购买水票浇地。

  为了管好地下水,武威市在关井的同时,推行“以水定电、以电控水”的管理办法,用水户持地下水水票,向供电部门申请供电,再提取地下水,村民所购水票上的电量指标用完后,自动停水。

  “过去亩用水都在700方左右。”凉州区怀安乡驿城村村主任王维元说,“现在有了水权,亩用水减少了一半以上。”

  采访中,当地的干部群众认为,石羊河流域治理影响最深远的,是完成了初始水权分配改革,千百年来习惯于大水漫灌的农民首次有了水权概念。对一个农业市来说,以水权制度统领的节水型社会建设为武威“三农”工作的长远发展打下了基础。

  由于节水富有成效,2010年,武威市水资源配置总量16.12亿立方米,比2006年实际用水量减少7.14亿立方米,减幅达30.7%。

  保农增收“硬任务”确保治理“硬指标”

  减了水,减了地,农民还要增收。记者了解到,石羊河流域治理过程中,当地政府将治理硬指标与农民增收硬任务结合起来,从2007年开始,大力发展以日光温室为主的设施农业。

  武威市从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做起,首先解决农民建棚的投入问题。“建一个55米长的大棚,至少需要5万元。”民勤县薛百乡张麻村村民赵多成说,“现在是政府每棚补贴1.5万元,其余的资金以项目补助资金作为担保金来贷款,建棚资金就解决了。”

  记者在凉州区看到,农户抢着建大棚。“已经没有成片的地建大棚了,只能在棚间见缝插针建一些小型拱形棚。”发放镇党委书记唐永祯说。

  政府的技术服务同时也到位了。“从育苗到定植,都有农技人员无偿提供服务。”发放镇双桥村村支书齐福生说。凉州区农技中心副主任韩梅介绍,农技部门每年都要对不同作物的生产效益等进行对比,以引导农户种植高效作物。

  为解决蔬菜销售难问题,武威市加大了流通环节的服务力度,目前这里的蔬菜基本都能做到及时销售,远销到了新疆、内蒙古等地,还出口到中亚一些国家。

  政府保农民增收的“硬任务”,确保了治理的“硬指标”的落实。“2010年日光温室收入明显好于上年,亩收入同比增幅在20%以上。”韩梅说。“日光温室收入已经占农户家庭收入的80%。”齐福生说。

  记者了解到,在石羊河流域自身节水的同时,甘肃加大了跨流域调水力度。景电工程管理局副局长贾广钰说,景电灌区2010年向民勤调水8000万立方米,这些水量都是景电灌区节约下来的。

  “蔡旗断面的过水量2010年提前完成。”火荣贵说。2010年10月23日,蔡旗断面过水量首次达到2.5亿立方米,至年底达到2.617亿立方米,民勤地下水开采量也接近治理的近期目标。

  节水的同时,武威市加大了防沙治沙力度。“在巴丹吉林沙漠治理中,逐渐探索出了20余种治沙技术。”民勤县林业局副局长路林平说。记者了解到,自2006年以来,武威市累计完成人工造林34.88万亩,固沙压沙11.5万亩,扩大封育65.8万亩,沿风沙线建成380公里的防风固沙绿色屏障。目前,武威市林地面积达757.96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12.06%。由于防沙治沙和生态治理措施逐步得到落实,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在民勤的合围之势得到初步遏制。

  十年治理措施拟五年实施

  我国的内陆河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由于严重的水资源矛盾,以黑河、石羊河和塔里木河为代表,我国内陆河流域普遍遭遇生态恶化问题。近年来,国家先后投入约200亿元对这三条河流进行综合治理。石羊河在流域治理的过程中,在统筹上下工夫,社会节水、农民增收、防沙治沙协调推进,探索了我国内陆河流域治理新路子。

  记者了解到,按照规划,“十一五”期间石羊河流域治理仅仅是完成了近期目标,而远期则从2011年到2020年,横跨“十二五”和“十三五”。

  采访中,甘肃的干部认为,石羊河流域近期治理,在完成约束性指标的同时,更多的是围绕目标进行了探索,通过政府引导、农民参与、完善利益导向机制等措施,已经为远期治理积累了经验。

  “近期治理中做到了政府引导与农民意愿相结合,为科学实施远期规划任务奠定了群众基础。”火荣贵说,“所以远期十年的治理措施,可以集中到前五年实施。”

  石羊河流域远期治理规划主要提出,平水年份,使民勤蔡旗断面下泄水量由2010年的2.5亿立方米增加到2.9亿立方米以上,民勤盆地地下水开采量减少到0.86亿立方米;实现民勤盆地地下水位持续回升,北部湖区形成一定范围的旱区湿地,民勤生态逐步好转。

  采访中,甘肃省水利部门的一些专家认为,近、远期治理措施和区域生态环境密切相关,治理效果前后关联度强,远期治理措施集中加快实施,可使近、远期治理效果得到集中体现,保证治理目标得以实现。

  目前,远期治理规划确定在2011年后实施的大部分项目前期工作基本完成,部分项目已在2010年启动实施。“这为远期规划的提前实施做好了项目储备。从近期治理各项任务完成情况看,远期治理实施的灌区节水改造、水资源配置、生态移民、水资源管理等各项措施可在5年内完成。”甘肃省水利厅厅长康国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