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盛:科技论文水平决定影响力

2011-4-22 08:43 来源: 科学时报
999 收藏到BLOG

论文引用的频次并不因发表期刊的不同而产生较大差异

  不久前,中科院院士王鼎盛请中科院物理所办公室的同事们作了一项统计。

  在2000年~2004年间,中科院物理所毕业的研究生一共是250人,他们在SCI上共发表了993篇论文。截至2009年,引用300次以上的还没有;引用超100次的有10篇,引用在30~99次之间的78篇。

  “引用超过100次的10篇文章,作者包括8位老师和9位学生。其中一篇发表在《科学》上,一篇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上,其他8篇都发表在其各自专业领域的学术刊物上。”王鼎盛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分析说,因为这些文章都已发表了至少5年,已具备统计上的意义。

  这一结果表明,论文引用的频次并不因发表期刊的不同而产生较大差异。“文章质量是决定引用次数多少的最关键因素。”王鼎盛十分肯定地说。

影响力:科学水平决定
 

  参与《中国物理快报》编辑工作二十多年,王鼎盛当然知道一些科研人员喜欢把论文投到影响因子较高的期刊,尤其是国外的期刊。

  在王鼎盛看来,导致这种状况出现的原因,一方面是作者认为,同样的论文投到影响因子较高的期刊可能受到的重视程度更高;另一方面是国内不少科研机构在评价科研论文的价值时,往往习惯于看其发表在何种期刊、影响因子是多少,甚至据此发奖金、定职称。

  “有些单位曾规定,发表论文就有奖励,而且奖励的额度与期刊影响因子的高低成正比。例如我了解的一个单位是,奖金额度=(1+影响因子)×1000。”王鼎盛说,这个单位有100多位科研人员,每年用于发放奖金的费用为200多万元。

  其实,能否做出科学界公认的重大成果,才是决定论文受重视程度的“撒手锏”。

  没有选择国外的顶级期刊,2008年,中科院院士赵忠贤将自己在超导领域研究上的一流成果,发表在《中国物理快报》上。

  “当时,他的学生是希望把论文投到国外刊物,因为这样可以更顺利的毕业拿到学位。”王鼎盛说,但赵忠贤自己并不追求刊物的影响因子,发表在国内期刊上的优势在于周期短,成果能最及时地呈现在同行面前。

  事实证明了王鼎盛之前对文章质量与引用次数之间关系的判断:截至2010年底,仅两年半的时间,赵忠贤这篇论文的引用次数已接近500次。

  “国产物理论文进入了国际交流圈子,其平均引用率并不高。”王鼎盛统计发现,国产物理论文平均累计引用次数在国际上排名仅居第10位,只有德国、美国等先进国家的1/2,甚至1/3。

  与过去相比,现在我国的科研实力确实提高了很多。但即便如此,我国科学家以第一作者独立发表的物理论文中,引用超过1000次的仍然是零。

  “跟科技强国比的话,差距还是蛮大的。”王鼎盛说,尽管我国物理论文总数已上升为世界第一,但在引用超过300次的论文中,中国只占1%,美国则约占50%。

 
利益:论文外流的隐患

  中国物理研究近年来有了长足进步,每年产出具有相当国际交流价值的论文约2万篇,体量不可谓不大,但是5个主要国内物理学刊物仅刊登了其中的3400余篇,约占18%。

  “也就是说,更多的论文投向国外,大约80%是国外刊物在替我们发表。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恐怕会有些问题。”王鼎盛分析,如果按照目前国际科技期刊出版的发展趋势,论文实现开放获取(Open Access)已为时不远。

  开放获取,意味着论文作者需要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给期刊出版商。

  “据我了解,现在一些开放获取的论文需要作者支付至少1000美元。”王鼎盛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如果按目前中国的物理学界每年生产15000篇SCI论文来计算,未来开放获取,将使我国每年为物理论文发表支付国外出版商超过1亿元人民币!

  而这仅仅只是物理一门学科。

  “这就是为什么目前国外出版商格外重视中国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王鼎盛坦言。

  据国际专业机构统计数据显示,1990年~2000年期间,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学术期刊价格涨幅高达185.9%,科技和医学领域学术期刊价格涨幅分别达178.3%和184.3%。

  国内论文外流至国外刊物,而国外出版商再将其卖回中国,用王鼎盛的话说,“这其中的利益如果算下来,会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中国物理界每年产生数量如此多的论文,有限的国内刊物肯定不能将其完全“消化”。这样一来,论文投向国外似乎不可避免,因为毕竟文章不能没有出口,“从这个意义上讲,刊物还不够”。

  “学术刊物到底是什么?”王鼎盛认为,一是商品,二是原创性创新知识的积累和传递载体。

  对于出版社和出版商来说,看重的是其商品属性,吸引好论文,可以让期刊卖得多、卖得快。而对于科学家来说,则看重的是其知识载体的属性。在他们的理想概念中,科技期刊最好能够免费阅读和获取。

  因此,王鼎盛认为,除了国内的出版社和出版商要考虑此问题外,各个办刊物的单位或组织也要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比如,中国物理学会或中国物理学界的责任,就是要让我国出产的有交流价值的物理论文都有地方发表。”王鼎盛认为,“这应该放在第一位。”

办刊物要目标准确
 

  王鼎盛认为,各个单位和组织办刊物,应该有自己的定位。

  “如果每一个刊物都有准确定位的话,大家就不会嫌刊物太多。”王鼎盛举了个例子,与很多单位动辄要办“国际一流刊物”的口号不同,《中科院研究生院学报》把办刊宗旨定位为:发表未来科学大师的处女作。

  “未来有成就的科学家,很可能他的第一篇论文十分普通。但如果不让他发表第一篇,后面就没有进步的台阶。”王鼎盛表示,这样的办刊理念很实际。“美国物理学会为什么要办刊物?当然不是为了发表中国人的文章,而是要发表本国的。”

  同样,中国物理学会办刊的目的,首先就是要让中国物理学界有交流价值的文章有地方发表。“所以,办刊要考虑量的问题,包括物理学会的会员有多少,每年能够出多少论文,物理学会有责任让它们有地方发表。”

  因此,办科技期刊并不简单。而且,科技期刊办得好,并不等同于科技水平高。

  荷兰等国家自身的科学研究并不多,但出版社和刊物都办得很好。“这没有对提高荷兰的物理水平起到什么贡献。并不因为荷兰的物理刊物办得好,荷兰的物理水平就高,这是两码事。”王鼎盛说。

  对于国内办科技期刊,王鼎盛建议,要让好文章能够在刊物上快速发表,否则对作者没有吸引力。“平均来说,国内刊物作者从投稿到发表,还保持在一年左右。”

  “当然,科学家把文章送到哪里发表,是自己的事情,不能行政施压,应该给他自由。因为他自己最了解在哪里发表效果最好。”王鼎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