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做局陷害”中国药企? 受害者再爆内幕

2011-4-25 14:24 来源: 南方日报
714 收藏到BLOG
  在多国行贿唯“中国例外”遭普遍质疑 中国受害者突然现身再爆内幕

  前不久,知名跨国药企强生多国贿赂换取业务合同的丑闻曝光,引发全球哗然。截至目前,强生“多国贿赂门”报道尚未提及中国,但外界对于“中国例外”始终存在质疑。

  近日,随着强生“贿赂门”的曝光,有相关中国药企突然向媒体爆料,点名指控强生曾经“做局陷害,意图打击中国同行”,并称“做局”后的事态发展显露出强生在中国的行贿事实。

  而在全球范围内,强生更是在过去15个月里,召回了18批次产品,涉及超过3亿份成人及儿童药品。这家成立于1886年的百年名企,如今实在是麻烦缠身。

  强生多国行贿遭起诉“中国例外”引发外界质疑

  4月8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的一则消息在全球引发轩然大波。该消息称,美国强生公司因违反了美国《海外反腐败法》而遭起诉,并花费7000万美元与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达成和解。

  据了解,强生此次遭起诉,主要是涉嫌在希腊、波兰、罗马尼亚等国借贿赂、回扣等手段换取签订售药合同,为强生所产药品、医疗器械等“促销”。强生公司用转移贿赂资金,成立虚假公司、签订虚假合同等方式掩盖其海外贿赂行为。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提交21页指控文件,详细列举了强生从1998年以来在全球通过贿赂医生和支付回扣获得业务合同的事实。

  截至目前,强生“贿赂门”中涉及的其他部分依旧成迷。然而,虽然目前公开的资料中并未牵涉到中国,但已有消息称,强生的贿赂行为在三大洲的国家中同时存在。其中,中国和印度是重要市场,美国政府未公开的违法记录部分很有可能涉及中国市场。

  事实上,在去年6月的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落马案中,就有消息称张敬礼“出事”缘于强生等企业向其行贿,以加快拿到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和药品注册号。

  尽管强生回应称,有关的一些市场猜测并不准确,强生也未受到过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但仍有分析指出,从2005年开始,张敬礼正式掌握了国家药监局负责医疗器械项目审批的大权。而此后几年,正是强生在中国发展规模与扩张速度最为迅猛的时期。

  有消息人士称,外资医疗器械在国内控制市场的现象不是个例。如电子血糖仪,在基层的药店根本看不到国产品种,强生和罗氏控制市场超过70%。凭借在心脏药物支架和血糖仪方面的垄断,强生一直享受着高额回报。

  由于去年张敬礼案的影响,此次强生贿赂门中的“中国例外”引发了不少人的质疑。而就在这个时候,强生在血糖仪市场上的一件旧事又突然浮出水面。

  中国血糖仪试纸企业现身控诉强生“下套”陷害同行

  近日,桂林中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中现身深圳医科器械博览会,向媒体痛陈他就是强生“贿赂门”的中国受害者,并称其手中握有“强生设局嫁祸中国同行”的内幕。

  随着李中的现身,已经过去近一年的“中辉血糖仪事件”再次进入公众视线。

  中辉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医用生化检测试剂和设备的企业,2002年2月28日获广西壮族自治区药监局授予注册许可生产血糖试纸。其生产的A型血糖试纸配用于ONETOUCH(一次性使用)系列血糖仪,也是国内唯一能够生产配用于强生血糖仪的血糖试纸企业。

  2010年6月12日,强生举报桂林中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假冒注册商标一案在广西桂林开庭。桂林市公安局经过调查认为,中辉公司生产和销售印有强生“onetouch”商标的血糖试纸产品,涉嫌假冒强生注册商标,因此提起诉讼。

  2005年4月和9月,因所用的试纸可能导致测量数值的错误,美国强生在美国药监局(FDA)强制要求下,先 后 两 次 在 全 球 召 回 标 注 为“OneTouch”系列的血糖仪产品。连续两次的召回不仅让强生相关产品销量大减,声誉也严重受损。

  但2006年10月,强生生产血糖仪的子公司LifeScan又突然在美国宣布,发现大量假冒强生品牌的血糖试纸,并声称正是这些试纸导致了此前强生产品问题频出,才不得不实施召回。强生表示,经调查,这些试纸来自中国中辉公司,假冒了强生的批号、标签等。

  “这起案件是强生公司做局嫁祸。”李中表示,在FDA强制召回后,强生为了挽回声誉,在中国做局,企图把产品缺陷嫁祸给中辉公司撇清自己。“强生的栽赃一箭双雕,即摆脱质量危机,又借刀打击了中国竞争对手。”

  据李中透露,强生血糖仪和试纸出现质量问题的初期,曾有在强生供职9年的前员工亚历山大・维加及其同伙杰克・多普雷斯,通过中辉公司经销商苏志勇购买了数千瓶从中辉购进的半成品血糖试纸。

  其后,苏志勇将中辉的半成品血糖试纸假冒成强生注册商标的试纸出口。维加和多普雷斯则安排这些试纸迅速批发到30多个州的700家药店。随后强生出场,向美国法院申请扣押令,要求FDA发表“美国发现大批假冒强生血糖试纸”的声明。随后又发动美国媒体报道:2005年强生遭到多宗投诉并全球召回的问题试纸是来自中国的假冒产品,使用强生公司产品是安全的,是中国的假冒产品危害病人的声明。

  李中称,维加和多普雷斯向苏志勇购买假冒血糖试纸的价格高于强生原厂试纸2倍多,这一举动十分反常。之后在美国纽约东区法院的庭审上,美国进口方的强生前职员身份引起了他的注意。“从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和双方的往来通信中很容易看出,这个公司可能就是为购买苏志勇的产品而专门成立的,是一个圈套。”

  2007年8月,上海普陀区法院判处苏志勇假冒注册商标罪。在李中提供的判决书中,普陀区法院并未认定中辉公司存在任何不当行为。但同年,强生依旧将中辉举报到了公安部,案件至今悬而未决。

  而据李中透露,中辉公司遭公安部下发红头文件查处,包括法人代表在内7名骨干员工遭抓捕,大批财物被扣押,工厂一度停产、工人生活无着。“在案发地美国,强生是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遵循民事争议、民事诉讼的方式,直接向法院民庭起诉;到了中国,却将之操控变成了‘刑事案件’,强生绝不是简单的‘告状’。”李中说。

  “做局”指控并非孤例“药品召回年”强生麻烦不断

  事实上,“中辉血糖仪”并非强生第一次被中国企业爆料“做局陷害”。2011年初曾喧嚣一时的“夺命小儿退烧药”事件中,强生同样被指为是炒作该事件的“幕后黑手”。

  “尼美舒利用于儿童退热时,对中枢神经及肝脏造成损伤的案例频频出现。根据中国药物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的数据,尼美舒利在中国上市的6年里已出现数千例不良反应事件,甚至有数起死亡病例。”2011年初,这样一则消息在网上疯传,尼美舒利的安全性因此遭到质疑,被冠以“夺命退热药”之名,也给尼美舒利生产商带来了巨大冲击。

  相关资料显示,尼美舒利是康芝药业的“瑞芝清”的主要成分,与强生以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为主要成分的畅销药品儿童退烧药“美林”和“泰诺林”都是国内主要的儿童退热药。由于尼美舒利在同类药物中具有价格低、药效快的药物经济学优势,占据了国内细分市场70%的份额,因此成为对强生威胁最大的竞争产品。

  在该事件中,中国最大的尼美舒利药品生产商康芝药业董事长洪江游曾公开指责美国强生“策划并引导了针对尼美舒利的攻击”。其表示,所谓尼美舒利不良反应的消息最早来自去年底举行的“2010年儿童用药安全国际论坛”,而该论坛的独家赞助方正是上海强生制药有限公司。

  今年三四月间,不少媒体都收到了名为“尼美舒利抵御计划”的内部交流邮件。该未经证实的邮件内容显示,这次针对竞争产品实施的所谓“捍卫战”,背后的主角就是强生。

  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去年11月26日的“2010年儿童用药安全国际论坛”举行前3天,强生宣布召回约400万盒樱桃和葡萄口味的儿童抗过敏药可他敏(Benadryl)以及约80万瓶儿童止痛药美林(Motrin)。而包括泰诺林、美林在内的40多种非处方药在之前的5月份就曾被FDA勒令在美国、加拿大等12个国家和地区召回。

  在被业内戏称为“强生召回年”的2010年,强生较大规模的召回达到15次,召回的产品从药物到医疗器械,从隐形镜到注射剂,几乎涵盖了强生大部分产品领域。而到今年,强生的麻烦还在继续。就在前不久的4月15日,强生宣布因发现药品中有难闻异味,将召回5.7万瓶抗癫痫药妥泰(Topamax)。算下来,在过去15个月中,强生已经召回3亿多份成人及儿童药品。

  尽管这些召回药品尚未对消费者造成危害,但强生的声誉无疑已经受到沉重打击。而在这些召回事件中,中国市场几乎都被其中国子公司以“未在中国销售”的声明一带而过,更是引起了不少国内消费者的不满与担忧。

  此外,前文所述的血糖仪和试纸在2005年大规模召回也并没有就此平安无事。在强生生产血糖仪的子公司LifeScan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到,从2007年到2010年,该公司先后又发生了6次产品召回或产品问题。

  4月20日,中辉公司董事长李中给记者发来邮件,称前晚收到一位网友留言。该网友表示,在LifeScan上看到强生已宣布其血糖仪在两年内退出北美医院市场。“但却还在中国极力将非专业家用市场销售的产品推销到医院,完全无视中国的专业工作者和医院病患对专业产品的需求。”

  “我有理由相信,这家百年老店对自身存在的问题,是早就心知肚明,他们想用栽赃中国中辉公司的阴谋摆脱困境,其实还是砸了自己的脚。”李中这样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