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关注中国科研新走向

2014-3-12 15:34 来源: 生物通
收藏到BLOG

  上周,中国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Li Keqiang)发布了其上任一年后的第一份预算报告,让中国的科学界了解到了他们取得的一些重大成果。但一些观察人士则谨慎地表示为了鼓励创新,国家应该将更多的支持放到基础研究上来,远离急功近利的做法。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研究与发展(R&D)总经费支出每年以平均23%的比例增长。但由于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以及经济放缓的影响,科学家们担心今年的经费会有所削减。

  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强调了科技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再次向科学界做出保证承诺将继续投入资金。

  今年中央政府的科技支出为436亿美元(2674亿人民币),相比去年增长8.9%,略低于9.3%的整体预算。最大的赢家是转基因作物、核发电厂和月球探索领域16个工程与应用研究“大型项目”,总共将获得高达8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中国基础研究支出的增长幅度一直以来都很低——在2012年和2013年为大约4.8%,相比之下发达国家为10-25%。但是今年,基础研究拨款将增长12.5%,达到66亿美元——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Yang Wei)说他们将得到31亿美元。基金会将提供资助的主要领域包括研究生物多样性、空气污染、超级计算机、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科学设备。

  16个大型项目其中有两个包含大量的基础研究部分:它们都属于药物发现和一些重大传染病领域,包括HIV/AIDS和流感。这些项目的监管部门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刘谦说:“这两项计划总共获得4.88亿美元的预算,将继续增强药物筛查、快速检测病原体以及疫苗开发等方面的能力。”

  科技部将会把81亿总预算其中8%的部分投入到基础研究——对纳米技术、量子物理学、干细胞和蛋白质科学等领域的6个重大科学项目投入2.11亿美元,另外11亿美元投入开发一些关键的技术。

  中国科学院(CAS)的20个“战略优先项目”将得到4.23亿美元的资金,领域范围涵盖神经科学到青藏高原研究。

  尽管这样强有力的支持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包括俄勒冈大学政策研究员Richard Suttmeier在内的一些观察人士担心,如果资金花费机制没有巨大改变,中国的研究文化和体系不发生转变,投入更多的资金未必能带来更多的创新。这是因为中国的研究质量令人严重担忧。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Bai Chunli)说:“尽管中国的出版物和专利产出令人印象深刻,但少有真正的创新。”杨卫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于基础研究政府只给予了适度的支持。并且中国R&D费用的一大部分都来自工业。“2012年,工业提供了76%的R&D资金,但几乎没有将什么钱放在基础科学上,只有3%的资金放在应用科学上。因此,84%的中国R&D总支出都是用于产品开发,例如技术产业化,而在发达经济体中这一比例仅占35–65%。

  甚至研究机构也只将其经费的13%用于基础科学,不到三分之一用于应用科学,其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忙于一些聚焦现实问题的开发项目。清华大学策略研究员苏竣(Su Jun)说,“没有可靠的研究提供坚实的基础,这样的一些项目开发创新经济的价值有限。“

  中国的科学家们也对研究经费严重滥用感到担忧。去年10月中国国家审计署发布的一项报告表明,这一问题非常普遍——有一半的研究经费被滥用。根据新华社的报道,去年12月浙江大学的一名副校长就因“职务犯罪”而被捕,广东省科技厅的50名官员因挪用R&D经费正在接受调查。

  “当研究经费按预期使用之时,中国科学界遭受过多的官僚干预以及急功近利的文化影响,”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Muming Poo)说。官员们往往要求几乎每年都要有产出,如果研究人员完成不了这项任务科研经费会被砍掉50%。

  白春礼说:“政府已经意识到一些问题,体制改革已列入到会议的议事日程中以提高R&D的效率。”会议上的谈论议题包括,到2020年将基础研究在R&D中的比例提高到10%;制定一些政策鼓励基础和应用研究投入;改革资金和评估体系,提高研究经费预算;给予科学家们更多的自由。“这样的改变对于中国科技进入到新的水平至关重要,”白春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