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昌黎等地被曝喂羊瘦肉精已多年 羊销往各地

2011-8-16 07:57 来源: 新京报
收藏到BLOG

处方药盐酸克仑特罗片,俗称瘦肉精
  若不出意外,河北昌黎县西刁坨村村民韩立荣家养的220只育肥羊苗两个月就可出栏,会有一两万元的收入。

  今年2月,韩立荣发现,有15只羊“不好好吃草,长得瘦”。

  就在这个时期,一辆白色面包车出现在她家门前。一名男子手提塑料袋,里面装有20袋白色药片,每袋100片。

  之后,韩立荣家的羊吃上了“能吃草、上膘快”的“对症良药”。

  3月22日,昌黎县畜牧局人员对韩立荣家的羊抽检,显示阳性。

  面对检测结果,韩立荣承认,买的药片是盐酸克仑特罗,俗称“瘦肉精”。吃了这种药,对羊的重量影响不大,但能多产出瘦肉。瘦羊肉值钱,肥肉则非常廉价。

  但瘦肉精会有残留。根据媒体报道,人体摄入一定量瘦肉精残留物,会出现心慌、头痛、呕吐等症状。长期食用或可诱发心脏疾病,严重者甚至可致死亡。其中,盐酸克仑特罗作为第一代瘦肉精产品,毒性很大,在动物内脏残留多。

  7月29日,因“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韩立荣被判刑5年,罚金7万元。5年是该刑期的上限。

  韩立荣的丈夫姬庚亮称自己一直在打工,对此不知情。不过他同时又说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判得这么重。2009年,他也曾给羊喂“瘦肉精”,被查到后只是罚了几千元。

  韩立荣之所以没丈夫“幸运”,是因赶上“严打”。

  今年3月双汇“瘦肉精”事件后,河北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开始了为期一年的逐项治理行动。河北省政法系统则要求对涉及食品安全案“从快从重”处理。

  记者在河北昌黎、卢龙县调查发现,当地农民给羊等动物喂食瘦肉精已有多年,面积非常广泛。

  卖药人主动上门

  卖药人能知道谁家养了羊,也能判断哪个老客户家缺药了,他们会主动上门

  韩立荣始终没能说出卖药人是谁。

  她只说卖药人是卢龙县口音。在一份材料中,韩立荣称,这些瘦肉精就是从卢龙县购得的。

  资料显示,昌黎县警方曾根据韩立荣所说的线索前往卢龙走访,未果。而畜牧局未在韩立荣家找到那种白色小药片,追查瘦肉精的线索就此中断。

  在当地养羊户中,开面包车的卖药人并不神秘,还曾是养殖户的熟客。他们卖瘦肉精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昌黎县西张村是较大规模的养羊村,全村一百多户村民,多数家庭都有羊圈,多是一两百只羊的家庭式养殖。

  按照村民张民的讲述,卖药人经常开着面包车主动上门,拎着袋子直接问养羊户买不买瘦肉精。1包100片,售价两块钱。不买,扭头出门,不会多说一句话。

  卖药人和养殖户一般没有联系,不过卖药人能知道谁家养了羊,也能判断哪个老客户家缺药了。

  “不用你找,他们自然会上门。”张民说,他曾记下了几个卖药人的手机号,等打电话购买时,发现都成了空号。张民从未听对方说过来自哪里,他也是从口音判断对方来自卢龙县。

  韩立荣案发后,卖药人便消失了。

  韩立荣和张民提到的卢龙县,是秦皇岛市的一个县,与昌黎县相邻。

  卢龙是养殖大县,其中下辖的蛤泊乡是肉羊集中区。每天都会有河北香河、江苏、上海、河南等地的收羊车聚集。

  8月初,在卢龙当地,肉羊的收购价格已涨到每斤10.5元上下,比去年高出近1元。

  综合媒体报道,今年年初以来,内蒙古、新疆的羊肉供应明显减少,出现了羊肉企业及经销商到养殖源头抢购羊只的现象。河北位列其中。

  根据目前的统计,瘦肉精包括盐酸克仑特罗、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等十多个品种。不过在卢龙当地人口中,盐酸克仑特罗片几乎是瘦肉精的代称。

  调查显示,养殖户投放瘦肉精,在昌黎县和卢龙县已不是秘密。

  给羊喂食瘦肉精的河北农民韩立荣,7月29日被判刑5年。

  记者调查发现,在韩所在的昌黎县及相邻的卢龙县,养殖户给羊、牛等喂食瘦肉精的现象并不罕见。这里的羊销往河南、江苏、上海等地。

  有养羊户称,没喂瘦肉精的羊卖不出去。瘦肉精已让收购者、经纪人、农户及瘦肉精生产商和药贩子,形成链条,相互“绑架”。

  韩立荣案处于河北打击瘦肉精专项行动的风口浪尖。有农民称严打让村民不敢再“喂药”。也有村民说“风声”减弱后,部分农户已恢复喂食。

  当地基层执法部门则在思考,严打之外如何让监管起到长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