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辉:科研有无“格式”

2011-10-10 09:07 来源: 科学时报
744 收藏到BLOG

  每年诺贝尔奖公布前后,国内舆论总要热闹一阵。一方面今日中国经济实力大增,另一方面则是迄今仍未实现诺贝尔奖零的突破,后者甚至还不及一些经济实力不如中国的国家。

  我们缺乏原创性科研成果的原因之一,也可归结为科研人员的思维从项目申请开始,就被种种“格式”框定。

  目前,国内所有科研项目申请书都有官方的标书格式。其中不乏某些难以理解的条款。

  首先,不少标书格式要求作者填写申请的基础科研项目完成后可产生多少万元的产值。那种急功近利的架势,恨不得“今天投资,明天就获利”。

  恩格斯说,只要自然科学在思维着,它的发展形式就是假说。

  设计任何科研方案,总要根据前人或他人已有的成果(所谓的“站在巨人肩上”),以及自己初步研究资料,提出未来待验证的理论或学说(即假说)。

  所谓科研,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可认为是一个不断提出新假说和验证、修正或推翻假说,直至形成新理论的过程。

  因此,提出假说是科研方案设计的中心环节,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提出有价值的假说,还是提出“胡说”、“瞎说”或“他说”,是衡量一份标书科学性的最重要指标之一。任何科研项目申请书或标书的格式中,都不应忽略假说这一环节。

  有意思的是,对比国内外标书格式就会发现,美国的标书格式中很好地遵循了马克思主义学说,将假说列为必不可少的章节。而中国却在标书格式中毫无例外地将“假说”扫地出门。如果有海归学者由于“习惯动作”而在标书中阐述了自己的假说,反而会被视为多此一举而导致形式审查不合格。

  其次,国内所有标书的官方格式都要求详细填写经费预算,即所申请的经费如何花:材料费预算多少,具体需购买什么试剂,多少规格分量,购买什么仪器、什么型号,每一款项什么价格等等。且一旦敲定,将来不可变更,以免“拆东墙补西墙”。据说如此严格要求,是为了“专款专用”,严肃财经纪律。

  有网文痛斥此规的荒谬,可谓一针见血:基础科研的精华是探索未知,而上述规定却要求探索未知之旅前必须先交出一份详细的路线图。项目申请者如何能按部就班地精确“预算”3年后将要用到哪些材料呢?

  既然官方规定逼迫科学家先要交出“详细地图”,才准许“行军”,而未知之旅又不可能先有“详细地图”。那么,最省事的对策自然是亦步亦趋,踩着别人的脚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