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家齐:杰出人才不是靠上课培养的

2010-8-13 09:15 来源: 科学时报
738 收藏到BLOG

  ☆减轻学生负担不但是造就杰出人才的一个途径,而且是造就杰出人才的唯一途径。

  ☆用灌输的办法其实是不能造就人才的;相反地,倒不失为扼杀人才的一种有效办法。

  减轻中学生的学业负担,是一个呐喊了多年的难题。所采取的措施不可谓不多,但是多不见效,不少人几乎把减负看成了虽有必要性但却无可行性的空谈。教育界的有些举措,反而使不少人觉得是更增加了学生的负担,例如今年的高校自主招生。(姜澎《当大学教授见到中学校长——老观念再不改,你就out了!》《文汇报》2010年3月18日)

  那么,中学生到底还要不要减负?高校自主招生的导向,到底是要中学生减负还是增负?按照简单的思维,为了造就更杰出的人才,就必须采用更加艰深的教材,就需要对学生施加更重的学习压力。但是,这是一种十足糊涂的观点,因为第一流的人才从来就不是老师教出来的,而且远不是学生的任何能力都能在老师的指导下培养的。尤其是,不见得提高了教学难度就能提高学生的水平。为了培养杰出人才,学校教育所负担的责任,一是要激发起他们积极进取的学习动力,培养他们自学的能力,二是要提供他们驰骋发展的空间。要想培养第一流的人才,需要探讨的话题当然很多,但是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不给学生预留充分的自我发展空间,杰出人才是不可能脱颖而出的。

  虽然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强调了“要把减负作为教育工作的重要任务”,但是用减轻学生负担的办法来提高学生水平,确实是一个按常规思维不容易理解的问题。事实上,减轻学生负担不但可以造就人才,而且是造就杰出人才的唯一办法。现行的中学课程内容应该大幅度删减,没有理由担心减负会危及学生的培养质量。“中学生是不是应该学习微积分”这类争论其实并未触及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如何通过教学引导学生汲取对于数学的感悟。欲成大器者固然不能不多做习题,但远不是说习题做得越多越好,更不是说任何难题训练都有利于造就优秀人才。感悟是萌发于思想深处的东西,它是一种认识过程中的飞跃。教育工作者要下大力气辨析哪些是课程中的关键性环节,要集中力量把这些环节教好教透,以促成这种认识的飞跃;其他的环节宁可少讲或不讲,也不要偏重于解题技巧的训练。关键不在于学得多,而在于学得扎实学得活,使更多的学生收获对于课程的感悟。

  提高教学的难度是否有助于培养优秀人才?如果看了近年来的高考试卷,很多人会对当下高中生的知识深度发出由衷的赞叹。但是当我们发现大学新生基础知识的贫乏和狭隘的时候,却很难把这一现实与其高考成绩联系起来。可见,应试教育是一场高投入低产出的博弈,它甚至培养了学生一种独特的能力,他们即使面对完全不懂的试题,也不至于完全拿不到分数。如果说培养这种能力对于高考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对于学生的整个人生却是极为有害的。

  杰出人才从根本上说不是靠上课来培养的,而只能靠不上课的那部分空间来哺育。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唯有放手,才能造就杰出人才。要为学生的自我发展预留空间,就好比绘画中有大片的空白;把一张纸涂抹得密密麻麻,必不是一幅好画。一首乐曲如果没有休止符,更不成为音乐。空白不仅是必要的,而且常常是最高境界。杰出的人才一定不能是同一种模式的,养育杰出人才的土壤一定是留有大片空白的;衡量一种教育是不是创新型的,重要的判据是要看这块教育的土壤能不能不拘一格地造就人才。一位对天文学所知甚少的教师,学生在他的熏陶下却可以成为很好的天文学家,其中玄机,不在于他教得多,相反地倒是因为他教得少,从而为学生留下了充分的自由发展空间。要促成大批杰出人才的成长,减轻学业负担是至关重要的措施。

  流行于许多家长中的一个莫大的认识误区是,不但当他们认为自己孩子的学习跟不上的时候,要给孩子请家教,而且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孩子学有余力的时候,更要变本加厉地逼着孩子在课外学更多更艰深的课程,必欲填满学生的全部课余时间而后快,这样就把学生锻造成了完全没有学习主动性的人。大多数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并不懂得,用灌输的办法其实是不能造就人才的;相反地,灌输倒不失为扼杀人才的一种有效办法。

  减轻学生学业负担是存在障碍的,这个障碍首先是高考的指挥棒。这也正是减负的口号呼喊多年而无实际推进的基本原因。但是,在教育的指导思想上错以为唯有增加负担才能提高学生的水平,而不懂得减负能够造就优秀人才的道理,这也是“高考松绑”一直流于空谈的重要原因。自主招生作为改革高校招生的一项举措,却反而被人理解为加重了学生的负担,足见灌输式的教育理念在教育界是何等根深蒂固!事实必将证明,唯有减轻负担才能增加学生在自主招生中的胜券。不应该要求把高材生训练成足以应对各高校自主招生的超级考手,中学的责任是为他们留出充分的自我发展空间。

  减轻学生学业负担也会有副作用,例如,学生的空闲时间多了,沉溺于网络游戏,或接受社会的不良影响怎么办?但这是另外一个问题,需要用另外的办法来解决。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把各种可能发生的副作用作为反对减负的依据。

  减轻学生学业负担,从基本层面来认识是出于重视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考虑。但是仅仅指出这一点,多少还只是消极的。我们必须提高一个层面来认识这个问题。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说,要“为中才制定规则,为天才预留空间”,这是一个精辟的概括,因为它既强调了保证学生培养的基本水平,也回答了造就杰出人才所应该采取的策略。爱因斯坦说过:“现代的教学方法,竟然还没有把研究问题的神圣好奇心完全抹杀掉,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因为这株脆弱的幼苗,除了需要鼓励以外,主要需要自由;如果没有自由,它就不可避免地会夭折。”切实减轻学生学业负担,构建一个有自由度的教学框架,实在是当前教育的一件大事,不可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