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门PK开发主体:水电保护与开发的博弈

2010-9-03 08:21 来源: 人民网
1374 收藏到BLOG
  “从修三峡大坝到长江干支流,再到金沙江,要不抢就没了!”

  8月26日,中国水电开发100周年纪念大会。下午,在驱车参观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水电站的路上,各路水电大佬们笑谈。

  从7月金沙江中游金安桥电站“难产”多年,终获国家发改委核准,再到8月25日澜沧江中游小湾四号机组投产,诸多“喜事”,他们没有理由不高兴。

  真正让他们高兴的是,这一系列水电项目上马投产的背后,是中国水电几年后的“解禁”。

  但这辆由组委会安排的有大唐、华电、水利部水电局、国家能源局等相关负责人乘坐的大巴上,却不见唯一的环保部门代表――国家环保部环评司副司长崔书红的身影。

  去年9月,随着金沙江中游鲁地拉和龙开口两电站因未过环评就大江截流,被环保部门叫停,将国家环保部掀起的环保风暴推向了高潮。

  从区域限批到流域限批,再实行集团限批,重拳出击的结果,环保部把自己也推在了火山口上。

  如今,当年的主旗手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已不再分管环评。

  但如果凭此就认为开发压倒环保的声音,那就错了。如果说这是一场博弈,那只能算各有胜负。金沙江中游的关键性工程――虎跳峡筑坝,就面临着建与不建旷日持久的多方论证。

  本报记者连日采访发现,在节能减排的压力下,新一轮水电开发大潮来临,开发企业和以环保部门为代表的保护方,博弈的方式正悄然发生着变化――从激进对立到理性客观,针对实际情况,双方各有进退。

  环保部门的强势与妥协

  上和不上就是一次博弈。

  金沙江,中国水能资源最丰富的河流,其下游已开发完毕。中游,除金安桥刚拿到准生批文后,阿海、鲁地拉、龙开口已过环评大关,等候国家发改委核准,梨园和观音岩电站的环评还没批,也正在努力中。

  “龙盘和两家人电站暂不建设了。”8月18日,云南省环保厅相关人士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

  原因有筑坝对玉龙雪山的影响,对气候的影响,还涉及移民等。“环评一项综合的决策,现在环保部门不仅单纯考虑环境问题,还要考虑社会影响。” 云南省环保厅环评处博士于洋说。

  如果说金沙江中游开发是一盘棋的话,只能说双方各有胜负。

  为了从源头上,或者说是在早期介入整个水电开发,把环境影响降到最低。环保部门还加强了对规划阶段的监管。

  去年8月12日,国务院通过了《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下称条例),要求编制综合性规划,应当根据规划实施后可能对环境造成的影响,编写环境影响篇章或者说明。

  环境影响篇章或者说明应当包括:规划实施对环境可能造成影响的分析、预测和评估;预防或者减轻不良环境影响的对策和措施,还有环境影响评价结论。

  实际上,早在2003年颁布的《环境影响评价法》,对规划环评早有规定。

  “这仍然是一大进步,我认为是环保部门参与宏观决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于洋说,比如审查小组的专家人数不得少于总人数的1/2,否则审查意见无效,以前在《环评法》就没有如此详细的规定。

  条例出台后,现在政府部门要求从源头上规划环境影响环评做了,才对项目批三通一平。三通一平指通水、通电、通路和场地平整。

  有了《条例》这把尚方宝剑,环保部门要求企业和地方政府不光对流域分段做规划,过环评,还要对全流域进行规划环评,比如澜沧江。

  “以前,澜沧江、金沙江,都是分段如中游、下游来开发,现在规划环评在全流域开展,不只是干流,还包括支流,我个人认为这是非常大的一个突破。”有内部人士说。当然,为何先从澜沧江全流域入手,这和其开发主体只有华能一家也大有关系,“金沙江是多个发电巨头开发,协调起来比较困难。”

  “这也是一种妥协。尽管条例出台了 ,但很多东西没有做明确解释。”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也认为,规划环评有比没有好,但要真正起作用,还很有限。

  更大的妥协还在于环评分“两步走”,这也是鲁地拉和龙开口被叫停的制度性缺陷。

  考虑到水电工程的建设周期长,早在2005年,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发改委曾联合发文规定,企业在工程环评报告批准之前,可以先编制“三通一平”工程的环评报告,经当地环保部门批准后,开展“三通一平”的施工前期准备工作,但不得进行大坝、厂房等主体工程的施工。

  但在实际操作中,获得了“三通一平”的路条,开发企业往往得寸进尺,在主体工程环评没有批准前就开始大江截流。

  开发企业的“让步”

  “审批局面不改变,要实现3亿目标很困难。”水电大会上,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总经理晏志勇大声疾呼。按照最新规划,2020年我国水电装机目标为3.8亿千瓦。

  据本报记者了解,大唐集团将2010年的投产发电装机目标定为800万千瓦,其他水电巨头也在纷纷加快建设和报批进度。

  但晏志勇强调:“水电开发的国家战略规划已由充分开发利用改为合理开发利用,电站不能仅追求发电效益的最大化,还要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

  这无疑是新一轮水电开发的基调。

  于是,一边是开发的高歌猛进,一边是对环保力量的“让步”。

  “未批先建以前是普遍现象,现在已经不多见了。”云南省环保厅方处长对本报记者说。金沙江中游水电站观音岩现在正在报环评手续,有关负责人称,一定是先过环评关,再大江截流。

  环保部门人士透露,去年鲁迪拉和龙开口被叫停,连银行工作人员都跑到了云南省环保厅,问停工大概要多久。所以,对开发企业来说,工程被叫停不仅耽误了时间,损失至少是几十亿元。

  更大的变化是开发企业设立环境流域监测中心

  “难道为了几条鱼就放弃开发?”以前,有发电集团的负责人多次问环保部门。但不到一年,金沙江中游流域环境保护监测管理中心就成立了。

  这个中心下属于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公司。8月25日,当本报记者采访该中心时,这里正准备招兵买马。这个由开发企业出资设立的环境监测中心总部设在昆明,下辖的各个电站俱有办公地点。

  由于该流域有不少鱼类是中国濒危动物,金沙江中游流域环境保护监测中心为此研究了多种保护措施,包括各梯级电站布设鱼类增殖放流站,人工模拟鱼类产卵场等。

  更重要的是要加大移民投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史立山副司长表示,过去移民安置费用平均占到总投资的1/3比重,可能以后的移民安置费用比重需要达到一半甚至2/3,水电开发投资企业需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环保部门不能完全站在反对开发的立场上,水电企业也不能完全不顾环保,加快前期工程。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这才是根本原则。”有专家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