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罗:控烟不力影响中国竞争力

2011-1-04 07:34 来源: 新华社
612 收藏到BLOG

  在中国履行世卫组织《烟草框架公约》将满5周年之际,本报记者专访了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的无烟行动技术官员沙罗博士。沙罗博士表示,控烟不力,将影响中国的竞争力,中国也将可能因此失去自己的“乔布斯”,失去属于自己的ipod。

  出台无烟国法是关键

  记者:目前,中国卫生部已经带头在系统内开展无烟行动,取得的效果如何?

  沙罗:卫生部和其他卫生行政部门正在携手,立志在今年年底前,实现所有医院无烟化。他们认真对待这一愿景,并且正在坚定地贯彻实施。世卫组织正在帮助监督有关情况,并将针对卫生部门和医院的表现给出反馈。

  记者:截至目前,中国近半数地级以上城市基本实施了本地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据您所知,这些城市的控烟状况如何?

  沙罗:像北京这样已经大力限制公共场所吸烟的城市,公开吸烟的情况似乎应该比之前有所减少。但是,不完全的禁烟是很难执行的。如果一项法规相对比较复杂,公众就很难界定到底哪里是完全禁烟的。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执行100%无烟规则。中国有10亿非吸烟者,他们不应该生活在有毒的烟草烟雾中,这需要实施更多的公众教育和无烟法规。

  记者:各地控烟标准的不统一是否会减缓中国的控烟进程,履行《公约》的关键是什么?

  沙罗:现在需要的是全面的国家立法,在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上全面禁烟,并全面禁止所有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我们也需要更有效地在烟草制品包装上标明警示和戒烟热线电话号码。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如果乔布斯是大烟枪

  记者:烟草企业对利润的追求,是否已成为阻碍控烟立法的主体?

  沙罗:中国是目前世界头号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烟草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这是唯一可以导致1/3到1/2固定长期用户死亡的合法产业,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消费产品有如此危害。烟草业对中国GDP的贡献只是事情的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烟草引发的死亡和疾病给中国造成了医疗负担和人道主义代价,同时它降低中国的生产力,进而影响到中国的竞争力。

  试想一下,如果苹果创始人SteveJobs(乔布斯)是一个大烟枪,15年前正值他42岁时就死于了癌症或心脏病,这对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将会是一个多么重大的打击?中国的工程师、首席执行官和政界领袖们必须戒烟,否则就可能面临烟草危害带来的早逝。中国也会有自己的SteveJobs,但很有可能因为疾病,他们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ipod!这对中国来说,会是一个悲剧。

  相信无烟中国可实现

  记者:《公约》中明确规定“将警示图片印制在烟盒上”,中国的此项工作似乎不尽如人意。

  沙罗:多数国家的健康警示工作由卫生部负责。我们建议中国改进烟草包装上的警示,加入基于证据的、已经测试有效的图形警示。这些图形警示应占据主要显示区域的50%以上,要大,要清晰可见。在图形警示和烟草烟雾保护的政策方面,中国还不及印度。

  记者:目前吸烟人群已呈现年轻化的趋势,世卫组织对此有何举措?

  沙罗:我们一直在和市场上那些迷人的、性感的烟草形象做斗争,告诉年轻人,他们是如何被烟草欺骗的。烟草产业骗取年轻人相信烟草等同于“美丽和快乐”;事实上,他们让青少年成为“致命毒瘾”的奴隶。

  此外,我们所有针对成年人的禁烟措施,同样适用于青少年。到目前为止,防止青少年和成年人吸烟的最好措施就是提高烟草税和价格,这同时可以鼓励吸烟者戒烟。它还可以给政府带来更多收入。所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战略,政府不用投入什么,即可挽救生命。

  记者:中国在世界控烟进程中扮演何种角色?

  沙罗:中国正逐步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许多国家将中国视为成功增长的经济体的典范。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完全有能力改变烟草流行局面。烟草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可预防性疾病。中国完全可以扭转这一势头。

  记者:如果控烟不力,将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沙罗:照现在的趋势,到本世纪末,中国每年将有300万人死于烟草危害。加上因烟草导致的残疾和疾病,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人道主义悲剧。但我们现在完全有能力改变,因此这一局面不应该发生。

  记者:您认为,实现“无烟中国”和“无烟世界”是否有可行性?

  沙罗:当然。172个缔约方和我们一起奋斗在这条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