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新冠病毒能在92˚C高温下生存 但还有个难题...

2020年4月20日 10:50:54 来源: 科研大匠
收藏到BLOG

  法国科学家团队的最新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可以在高温环境下生存,在接近沸点的92˚C高温下,要15分钟才能完全灭活。之前常用病毒灭活方案:60˚C--1小时,56˚C--30分钟 均不能完全杀死新冠病毒。

  之前,有研究表明,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中,病毒的传播速度会大大减弱。很多人甚至寄希望于夏天的高温高湿环境阻断新冠病毒的传播。

  但是,3月30日,一项来自中国研究团队的,在线发表在的JAMA Network Open上,题为Possible Transmiss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in a Public Bath Center in Huai’an, Jiangsu Province, China的 研究中,研究人员在剖析1月中下旬发生在江苏淮安的一个公共浴场,1位有武汉接触史的新冠患者在高温高湿环境下传染了8人的传播案例后发现:新冠病毒可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下存活并传播,且可传播性并不会减弱。

1.jpg

可怕!JAMA子刊:江苏淮安一浴场聚集案例表明,新冠病毒或可在高温高湿环境下传播

  还有更可怕的,4月11日,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 (Aix-Marseille University)的Rémi N. Charrel 教授 团队在预印本 bioRxiv 上(未经同行评议)发表了一篇题为“: Evaluation of heating and chemical protocols for inactivating SARS-CoV-2”的研究,研究团队在测试了包括10种用于病毒灭活的方案后发现:新冠病毒可以在高温环境下生存,在接近沸点的92˚C高温下,要15分钟才能完全灭活。

  研究还发现之前通常灭活病毒的方案 60˚C--1小时,56˚C--30分钟 并不能完全灭活新冠病毒。

  研究人员特别提醒,在即将到来的大规模抗体检测中,处理新冠病毒的医务和实验室人员一定要注意感染风险。

1.jpg

  说起这个研究的目的,研究团队表示,尽管之前已经出现了SARS和MERS-CoV ,但针对病毒灭活方案的研究很少,该研究测试了10种病毒灭活的方案(3种裂解缓冲液和6种热灭活方案),并加以对比,寻求最优方案,以便减轻医务人员和实验室人员的暴露风险。

  裂解缓冲液:使用 Qiagen(德国希尔登)生产的三种裂解缓冲液,每种缓冲液的大概组成如下:ATL(25-50%硫氰酸胍[GITC]和1-10%十二烷基硫酸钠[SDS]),VXL(25-50%GITC,2.5-10%Triton-X-100)和AVL(50-70% GITC)

  Rémi N. Charrel 教授 研究团队将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猴肾脏细胞置于无菌和脏乱(“脏”管中含有动物蛋白污染物,产生类似于现实世界的环境)两种不同类型的试管中,来模拟现实生活中暴露于清洁和肮脏的环境。

  然后缓慢加热一个小时,达到60摄氏度的温度。

  结果发现:在无菌环境下的新冠病毒确实全部被杀死了,但在脏乱试管环境中,新冠病毒居然还可以继续生存并复制。

  随后,研究人员将温度上升为92˚C,约15分钟后,病毒才开始逐渐全部死亡!

1.jpg

  我们都知道,COVID-19的预防措施就是提前检测,检测,检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应检尽检。

  目前,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全球范围正在大规模对COVID-19感染进行检测。

  其中一些测试是在生物安全性较低的实验室中进行的。因此,处理临床样品的实验室工作人员可能会感染传染性SARS-CoV-2病毒。

  目前,SARS-CoV-2的诊断是基于RT-qPCR的RNA检测。核酸提取方法使用缓冲液,而缓冲液是用来获得高质量的核酸,并不是用来灭活病毒。生物安全柜要求只能装载非传染性样本,所以核酸的自动提取只能在生物安全柜外进行,装柜前必须在适当的生物安全条件下提前进行病毒灭活。

  以前的研究已经解决了核酸提取的初始步骤中添加到样品中的裂解缓冲液作为几种病原性病毒(包括冠状病毒)的灭活剂的能力。但是,使用不同方法观察到的结果不一致,导致结论有争议。

1.jpg

  使用源自欧洲标准EN 14885的法国规范NF EN 14476 + A2。为了模拟“肮脏”条件,灭活前添加了3 g / L BSA(表1)。每个样品在室温下与裂解缓冲液一式两份孵育10分钟;然后用Vivaspin 500色谱柱(Sartorius,Göttingen,Germany)通过超滤处理将裂解缓冲液弃去;柱子用500μLPBS洗涤3次,并用20μLPBS洗脱;将0.1mL接种到Vero-E6单层上(70%汇合)。对照组由未接种的Vero-E6细胞,接种有测试的裂解液(细胞毒性)的Vero-E6细胞和仅接种SARS-CoV-2的Vero-E6细胞组成。将细胞在5%CO 2下于37°C孵育5天。读数是在第5天通过RT-qPCR检测到CPE以及SARS-CoV-2 RNA的存在。在第5天没有CPE的情况下,在5天后(第10天)以相同的读数传代100μL上清液。

1.jpg

  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家开始使用抗体测试来确定人们是否已被感染,未来将更多。而抗体测试将需要使用血液样本,从安全考虑,也意味着必须首先完成完全的病毒灭活。

  虽然研究人员发现,在92摄氏度,15分钟的环境下,可以彻底灭活新冠病毒,但同时,因为高温,会使病毒RNA会断裂,而这将导致检测假阴性的数量增加,样本将不能用于随后的SARS-CoV-2 RT-qPCR检测。

  所以,作者表示,更好的方法是将更多扩展的低热方案与化学灭活相结合,以提高实验室安全性,同时保留最佳的病毒检测效率。

  研究人员建议将缓冲液与十二烷基硫酸钠和Triton-X100一起使用,以使感染病毒的载量完全灭活。即使有大量病毒,这也相当于病毒载量下降了至少6个数量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