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全病程管理体系 阿尔茨海默病需要更多重视

2020年9月21日 21:33:43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收藏到BLOG

9月21日是国际阿尔茨海默病日,据统计,目前我国约有10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数量居全球之首,预计到2050年患者将突破4000万。

相比庞大的患病人群,公众认知程度低、患者就诊率低、缺少创新且有效的治疗手段、家庭及社会照护成本高等,成为我国阿尔茨海默病的现状。

近日,在以 “积极防治,从容面对”为主题的阿尔茨海默病科学管理研讨会上,中国老年医学学会发起倡议:全社会应建立从预防、筛查、治疗到照护的阿尔茨海默病全病程管理体系,我国应持续加大对阿尔茨海默病的重视与投入。

引导大众科学认知

相关统计显示,年龄越大,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越高,年龄每增长5岁,患病风险就将增加一倍。近年来,阿尔茨海默病已经上升为老龄化社会下的普遍问题。

据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彭丹涛介绍,当下公众针对阿尔茨海默病的认知误区主要表现在两大方面,一方面是公众缺乏对疾病的基本认知,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公众误认为该疾病“不可逆”,缺乏有效的预防、治疗等手段,不少家庭成员被动选择“任疾病自然发展”。

事实上,阿尔茨海默病是可以及时被发现、干预,并且能够在医生指导下获得科学的治疗和照护。

今年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公布了《探索老年痴呆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指出要开展疾病的预防干预服务,从而减缓老年痴呆的发生,提高家庭幸福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记忆障碍诊疗与研究中心主任王华丽说:“阿尔茨海默症是一个全程管理,首要的就是理解疾病,及时诊断。现在痴呆的早识别率非常低,而记忆门诊在这个领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加强科学的诊断,制定科学的个体化的治疗方案,需要大量的专家培训,需要有更多的医疗力量投入。”

中国老年医学学会会长范利指出,国家应重视阿尔茨海默病的预防性科普与教育,发动政府机构、社会组织、社区等机构,积极开展线上、线下多种形式的科普活动,传播阿尔茨海默病基础预防知识,提高大众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科学认知。

早发现、早干预至关重要

预防阿尔茨海默病,早发现、早干预至关重要。“要针对性地面向老年人及其照护者开展健康教育活动,促进老年人形成健康生活方式,提高老年人健康素养。在老龄化社会下,全社会形成‘早预防’阿尔茨海默病的科学认知。” 范利说。

《方案》指出,要开展患者评估筛查和预防干预服务,并提出试点地区到2022年公众对老年痴呆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0%,社区(村)老年人认知功能筛查率达80%。

按照《方案》要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养老机构、医养结合机构定期对老年人开展认知功能评估。各机构要结合老年人健康体检等工作,使用AD8和简明社区痴呆筛查量表等方式,开展老年人认知功能评估,对发现疑似痴呆的老年人,建议其到上级医疗机构就诊。

彭丹涛强调:“要针对一些危险因素进行干预,一旦阿尔茨海默病人群被筛查确诊,通过纠正不良饮食生活习惯,例如酗酒、肥胖、抽烟等,增加脑力、体力锻炼等,有助于延缓阿尔茨海默病的发展。”

针对阿尔茨海默病老年人照护,范利指出,照护阿尔茨海默病老人是一项重大责任,家庭成员个人无法承担,因此建立从居家、社区到专业机构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长期照护服务模式。

“实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在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开展健康评估基础上,制定规范照护标准、支持政策,建立健全照护服务体系,增加从事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护理工作的人员数量,不断提升照护技术水平。” 范利说。

持续性社会投入必不可少

据了解,阿尔茨海默病早在100多年前就被发现,但是在临床方面却缺乏较为有效的治疗手段。调查显示,2015年我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人均每年花费高达13万元,导致的社会经济负担总额约11406亿元。预计到2030年,我国阿尔茨海默病经济负担将达到17万亿元。

那么该如何努力实现 “用得上、用得起”的创新治疗手段,提升患者的生活质量?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徐俊表示,在阿尔茨海默病的临床治疗方面,我国应该大力发展和完善本土原始创新药物研发体系。

中国老年医学学会发起的倡议也指出,国家要为阿尔茨海默病等慢性老年复杂疾病设立专项科研基金,鼓励广大科研人员投身阿尔茨海默病攻坚,提高科研能力,推进治疗临床研究,不断为患者研发更有效的药物和治疗手段。针对百姓急需的阿尔茨海默病领域创新药,建议应进一步完善支持政策,鼓励公立医院扩大采购、加大医保支持力度,保障患者用药与治疗需求。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明确提出,到2022年和2030年,分别实现65-74岁老年人失能发生率有所下降,65岁及以上人群老年期痴呆患病率增速下降。

针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照护和预防,徐俊表示,阿尔茨海默病的重视和投入,不仅仅是医院或者某一个家庭的问题,从国家政策,到财政、民政、社会机构等各方面都应该积极参与各尽其职,把老龄化中国面临的复杂社会问题做到主动提前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