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工业园区生态转型之路 呼唤得到政策支持

2013年2月18日 11:38:25 来源: 经济日报
收藏到BLOG

  全国1568家省级以上工业园区,产值占国内工业总产值的60%以上,创造了50%以上的GDP。让工业园区率先实现生态转型,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全球最完整、最具规模的手机研发制造产业链,张家港保税区有世界最大的粮油工业生态生产基地,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资源再生加工示范区,山东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水五用”综合利用模式……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新技术后面,有一个共同的名称――生态工业链。

  在过去几年间,全国已经构建十多个领域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生态工业链。这些生态工业链条,有的是利用废弃物作为原料的静脉产业链,有的是资源反复利用的循环产业链,有的是产业合理布局的综合利用链……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废物的减量与循环利用,使得污染排放降到最低水平。

  全国1568家省级以上工业园区,还有各类功能区、集聚区和工业集中区数千家,产值占国内工业总产值的60%以上,创造了50%以上的GDP。“从各级开发区、工业园区尤其是国家级开发区的生态化建设和改造入手,率先在这些园区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并逐步发挥其示范、辐射作用,这是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破解资源环境瓶颈的重要途径,也是建设生态文明的现实突破口。”国家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赵英民说。

  赵英民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在环保部、商务部、科技部的共同推动下,全国已有66个国家级开发区启动建设,17个园区通过验收。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正逐步对生态文明建设和中国环保新道路起到关键支撑作用。“十二五”期间,我国将着力建设50家特色鲜明、成效显著的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

  转型提升

  传统工业生态化转型是工业园区提升的重要抓手

  划出一定的空间范围作为工业园区,给予特殊政策,集聚各种资源,快速发展经济,这已经被证明为是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

  可以说,工业园区,尤其是国家级开发区,是中国先进生产力的最集中的地方,是工业组织最有效率的地方,是中国资源能源利用率最高的地方,是优秀人才最聚集的地方,也是管理体制机制最灵活高效的地方。

  但经过几十年发展之后,传统的工业园区遇上了瓶颈――工业集中的地方,往往也是资源消耗、污染排放集中的地方,一些工业园区的环境容量已达极限,工业项目的承载空间几乎为零,原有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当前,影响我国可持续发展最突出最强烈的约束就是资源和环境的约束,在工业生产领域这种约束更为突出。”赵英民说,这就要求我们在发展中促转变、在转变中谋发展,下大力气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根本上破解资源环境硬约束,实现生态文明和科学发展的目标。

  传统工业园区需要转型,实现生态化转型是一个重要的抓手。由环保部率先提出的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得到了商务部、科技部的支持,从2007年开始,三部门联合推进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取得了积极进展。

  什么是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

  这在空间上不是一个新的园区,而是由环保部按照生态经济的要求制定相关标准,优先在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区等工业园区合理规划循环经济产业链、培育生态产业网络体系,实现资源共享和产业共生,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和产出率,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园区示范内容既包括具有良好产业基础的园区转型探索,也包括传统制造业基地的优化升级;既包括国民经济重点行业生态工业链的构建,也包括园区层面公共基础设施和循环经济网的形成。

  “不仅园区内各个企业排放要达到国家标准,整个园区的单位GDP能耗、水耗、二氧化碳排放也都要达到相应的要求。”赵英民说,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涉及产业结构调整、基础设施建设、科学技术创新和环境综合整治等多个方面,涉及生产、流通、消费各个环节,是工业园区转型提升的重要抓手。

  环保新路

  创建生态工业园是环保从末端治理走向全过程控制的重要途径

  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不是强制性的,而是由园区自行申请创建。这样一种全新的机制,效果如何呢?

  赵英民介绍说,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有两道门槛,一是同意其创建,这需要满足一定的标准,目前全国已有66个工业园区申请创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二是创建成功,全国已有17个园区通过验收。“各地申请创建的积极性非常高,说明园区本身有转型提升的驱动力。”

  而17家通过验收成功创建的工业园区,则用“一升一降”两组数据说明了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的成效:17个园区在平均3年至4年的建设周期内,平均工业增加值增长率超过50%,COD和SO2排放量下降约20%和40%,远高于国家“十一五”期间COD、SO2分别减排12.49%和14.29%的平均水平。同时,单位工业增加值的COD排放量、SO2排放量、新鲜水用量和固废产生量平均下降幅度均超过20%,有力地支持了区域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

  枯燥的数据背后,是各个生态工业示范园区生动的实践。

  在上海金桥出口加工区建立了完善的废弃物回收、拆解、再应用系统,通过统筹规划、同步实施,在节水、节能、节地与削减污染物总量等方面不断探索,园区单位工业增加值综合能耗、水耗均大大低于上海市和浦东新区平均水平;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外资研发机构30多家,以及各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0多个,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全区工业产值比重超过70%;广州开发区建立了每年100万元的企业清洁生产专项资金,全面激励企业开展清洁生产。

  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并非只是生产领域,而是涉及生产、流通、消费的全过程。赵英民说:“这是环保工作由传统的末端监管向生产、流通和消费全过程延伸的一种探索。”

  不仅如此,这可能还意味着环保工作更高层次的变化――建设美丽中国,从生态文明的高度,环保工作已经成为重大战略,不仅仅是环保部门一家的工作,许多相关的政策都会与环保考核结合起来。

  赵英民透露,环境友好型政策的激励机制正在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建设过程中逐步形成,比如商务部、科技部一系列配套政策,在考核的时候增加生态工业示范园建设考核的权重,在政府采购等消费政策上增加必须是环境友好型产品的规定等。

  “环保工作是综合性工作,相关政策也慢慢会变成综合性政策。”赵英民说,生态文明的要求正在各项政策中体现出来,这是环保新道路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