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默飞在中国30年:自我创新 支持客户创新

2012年8月02日 08:59:13 来源: 分析测试百科
收藏到BLOG

  ——访北京师范大学谢孟峡教授

  【导语】赛默飞世尔科技最早进入中国,始于1982年第一次世界银行贷款中标的赛默飞全球领先的产品,屈指算来,今年正值30年。这30年也是中国经济和科技等诸多领域快速腾飞的30年。回顾赛默飞——一个跨国公司巨头在中国耕耘和发展的历程,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用户。日前,我们走访了北京师范大学分析测试中心的谢孟峡教授,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和赛默飞结缘的近30年历程。如果您也有类似的经历,希望以此文激发您类似的感受;如果您是奉献于科学仪器行业的更年轻一代,也希望这段亲历的历史让您有所获有所思……

北京师范大学质谱中心主任谢孟峡教授


第一次世行贷款由此结缘赛默飞

  谈到30年历程的话题,谢教授表示:“我可以说是目睹赛默飞在中国30年发展的一个见证人”。“1986年我从南开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工作,首先接触的是赛默飞的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仪。它们正是1983年通过世行贷款(世界银行贷款)购置的,红外光谱仪当时的品牌名称是Nicolet(尼高力)170SX,赛默飞应该是改革开放后最早进入中国的厂家之一。”

  编者按:赛默飞后来于90年代初成功收购了尼高力和菲尼根。

当时实验中的谢教授

  当时的谢教授与北京师范大学分析测试中心第一台尼高力红外的合影


科学仪器的进步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

  谈到当时那台红外光谱,谢教授还有点“得意”地说:“当时还有一些学校同期买了红外光谱,阴错阳差我们到货得晚一些;结果我们那台的仪器配置就更好一些,这主要体现在计算机技术上。先到货红外光谱的计算机用的是非常大的磁盘机;而我们那套红外的计算机已经有了硬盘和用于存储数据的软盘了。”

北京师范大学第一台质谱——Finnigan 4510(1987年照),图为韩杰老师在仪器上做实验

  关于仪器尺寸的变迁,谢教授边说边给我们比划,“我们最早买的质谱是Finnigan 4510 GC-MS的,由气相、质谱、电脑和打印机四大部分组成,每个部分都占了很大的空间,再加上质谱的循环水制冷系统,整套GC-MS要占实验室一面墙的长度。而随着仪器技术以及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以前庞大的一台仪器功能,后来在一台台式仪器上就可以实现了。”我们也看到该实验室1999年更新换代的TraceMS GC-MS,仍然保留了四大部分,但体积显著减少、功能更强大、使用更方便,冷却系统也只需空气冷却即可。


早期的仪器维修

  如今包括赛默飞在内的各大科学仪器公司,都有一套完整的维修服务体系,而30年前拥有大型精密仪器的单位非常少,对于客户来说,维修自然不太方便,比如早期一些仪器公司在国内还没有建立维修站。公司的维修人员采用定期到客户处巡检的方式。很多时候,客户自己也需要能动手解决问题,因为如果只是等巡检的话,仪器就只能放着,用不上了。

  谢教授回忆说:“那个时候与工程师联系只能通过发传真和写信,如写信的话,来来回回时间很长。而现在只需打个电话,发个邮件,反馈很快、很方便。”

  “当时各个公司都没有什么售后服务体系,所以仪器坏的时候,我们比公司还急。比如我们曾经为了修一台国产的液相色谱,自己租了一辆车,把偌大的仪器运到厂家去修,修好了再运回来;或者一些小的零件出了问题时,我们自己把他们拆下来,放在兜里,自己跑到原厂去修,修好带回来,再装到仪器上。所以当时修仪器是相当费事儿的。”而当时的尼高力和菲尼根公司在北京都有自己的办事处和仪器维修的技术人员。

  从谢教授的话里,我们也可以听出,为什么客户对仪器的稳定性要求很高。在每一位客户的实验室里,科学仪器是生产工具,客户最期望的就是仪器“不坏”,然后是备件可以自己方便更换,然后才是维修及时并可快速修好。以赛默飞为代表的国际仪器公司,很早的时候就售出仪器到国外,很早就经历了全球客户的检验。所以这里,笔者也“呼吁”一下,希望中国的科学仪器制造者都把仪器的稳定可靠性放在首位,不要仅仅看到国外仪器目前占据了中国很大的市场,就想单纯地依靠地域和所谓的价格优势“让中国的客户必须选择国产的仪器。”笔者认为,要令中国的客户自愿选择国产的仪器,首先仪器公司不能只定位于中国的市场,而要力争早日将仪器售出到全球市场,让仪器经历全球客户的检验,建立自己企业更高的全球质量标准,这样对于促进仪器的竞争力才会有更实质性的帮助。相信那时,会有无数的中国客户自愿选择国产的仪器。


质量可靠 Fisher的实验台用到现在还“宝刀未老”

用了12年的实验台

  谢教授的实验室里不仅有赛默飞的科学仪器,也在很早的时候就采购了飞世尔的实验台。谢教授带我们去看了这套用了12年依然完好的实验台。

  他说:“在实验过程中,实验台是很重要的。当时一般的实验台都是木质的,上面涂一层漆,不耐酸,不耐碱,特别容易变形。飞世尔做的实验台也是木的,但是表面贴了一层树脂,耐酸、耐碱。有一次实验台漏水,几乎所有的抽屉都泡了,而且至少是泡了一夜的,一打开抽屉,满满的都是水,要是一般的木材的话,抽屉肯定都是要变形的;而在我们倒空了抽屉里的水后,发现飞世尔的实验台一点儿都没有变形。”我们也现场感受了一下抽屉的滑轨,抽拉时非常轻松自如,12年后的质量依然非常好。


我们再次选择了赛默飞

  谢教授说:“我们第一次用的仪器就是赛默飞的,不管是仪器本身的品质还是服务,他的都是没有问题的,这让我们中心对这家公司非常信赖,再加上跟公司本身的互动又非常良好,在仪器的后期服务上,他们也提供了很多无私的帮助,所以买了赛默飞的仪器后会很省心、很放心。以至于我们后来更新的红外Nexus 670和质谱Trace MS,都还是选择了赛默飞的。”我们也了解到,在谢教授所在的质谱中心,目前还有赛默飞的LTQ型液质联用仪,以及Delta Plus型同位素质谱仪。

更新后的红外Nexus 670

谢老师与毕业生在气相质谱Trace MS前的合影


仪器重要、和客户“接口”的人也非常重要

  关于和公司的互动,谢教授还谈到:“我与赛默飞世尔的感情非常深,我跟早期的主管、销售人员、维修人员都是非常好的,包括吴秋波、肖陈纲、杨健、江罗兰等。到了2001年后,绿绵科技开始代理了赛默飞某些质谱方面的产品,我们和绿绵科技也建立了很好的关系。所以,通过仪器,我们和代表公司的员工和一些代理商,都常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甚至是好朋友的关系。因为他们的服务和我们双方的互相尊重,我们会对公司产生更多的信赖。”

  谢老师还表示:“谈到赛默飞在中国的30年,不得不提杨健,他从赛默飞在中国建立办事处开始,就一直在为客户提供服务,刚刚退休。我认为,他很好地诠释了赛默飞品牌,堪称灵魂人物,是公司销售的一面金牌。杨健非常专业,对仪器的装机和仪器售后的维修都非常了解;而且与用户的关系都非常好,用户都非常信赖他。所以买了他们的仪器就不用担心仪器会不正常工作了。杨健的这种业务熟练、待人诚恳的精神也是现在每一位售后人员需要学习的。”


支持客户创新

  在分析测试中心里,谢教授自己的课题主要涉及分子光谱和色谱质谱,正是因为实验室较早就装备了这些仪器,谢教授的研究工作在这两方面都做得有声有色。在分子光谱方面,谢教授课题组主要开展生物大分子结构方面的研究,并在国际国内发表了诸多文献,同时,谢教授还参与组织两年一届的分子光谱会。 在质谱方面,谢教授从十年前食品安全兽药残留事件刚爆发时,就开始用质谱从事该方面的研究。比如,他是克伦特罗(瘦肉精)在肉类食品中残留量测定标准的方法主要完成人,在氯霉素事件中,他不仅自己参与了GC-MS法测定氯霉素方法的研究,还和当时的绿绵科技及赛默飞一起,组织了全国氯霉素GC-MS测定法的培训班,以后还参与了己烯雌酚、阿莫西林、呋喃唑酮、沙星类药物等多种兽药残留方法的探索。谢教授所在的质谱中心在中国质谱学会的支持下,还发起组织了“质谱论坛”活动,(http://www.antpedia.com/news/02/n-153302.html),在质谱学界有很大的影响力。


客户眼中的赛默飞:不断创新 适应中国发展需求

从作坊式的家族企业发展到如今的专业公司

  当笔者请谢教授谈谈他对赛默飞公司的总体印象时,他谈到两点:

  一、赛默飞高度重视创新,具有不断创新的精神。他说:“赛默飞在中国能够30年不断扩张、发展,主要源于其技术上的不断创新。根据客户和市场的需求,赛默飞不断丰富产品线、完善产品结构,从而保证了业务持续增长。作为上市公司的赛默飞,在年报上不管是总销售额、还是创新力带给人们的信心,多年来都居于榜首。”

  二、赛默飞在中国满足了中国不断发展的需求。谢教授说:“赛默飞品牌传承至今,在中国也获得了高速发展,除了技术不断创新,总公司的运作、管理模式外;产品的质量可靠,并满足国内需求的发展,共同保证了其在中国的业务。首先是满足国内的需求,不满足需求的话,再好的质量也是没有用的,这是赛默飞中国公司致力于满足中国发展不断变化的需求的努力方向。另外,产品质量可靠、技术不断创新,也是其在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都要学习这种创新精神

  谈到赛默飞为中国带来的发展,谢教授还表示:“赛默飞进入中国后,不但为中国的用户提供了高效的科研和应用工具;也促进了国内仪器生产商的快速发展。虽然目前国内很多分析仪器公司还处于仿制阶段,但是我希望这些厂商要勇于创新,把设备做好。

  对于分析测试工作者来说,仪器是帮助达到目标和解决问题的手段,应该学会运用仪器来解决更多分析中的问题,并且还要去做仪器设备功能的开发和创新;对于科研工作的人来说,最主要的是要有新颖性,要有创新,这样才能做出一些有影响的新成果。”